鴨嘴大夫部落格

凡上網每第5000名網友,鴨嘴大夫要贈送鴨嘴大夫親筆簽名的鉅作「醫師私房話---醫師如何面對醫療糾紛」或「醫療糾紛與醫師風險管理」乙本,二選一。幸運網友請列印首頁並註明尊姓大名,來函或親自到鴨嘴大夫診所領取拍照留念,謝謝捧場,請大家告訴大家!

鴨嘴大夫
婦女健康醫療網
達特高
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
(醫師會員專屬)
鴨嘴大夫
醫事法學保險網
設為首頁
請問鴨嘴大夫
訂閱電子報

本站內容簡介

您是第位訪客 Since 1996

fire.gif (10528 bytes)
(Since 1996)

一.網主的話     二.What's Hot

三.即時醫訊     四.診療室手記

站內搜尋:
Loading

一.網主的話(歷史回顧請到「網主語錄」

一.  20166 18 日(星期六)下午13:20,台灣醫事法律學會與國泰綜合醫院合作,駕國泰人壽大樓B133會議室舉辦台灣醫事法律學會2016年年會暨第二屆台灣醫法保險論壇,論壇主題是「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除鴨嘴大夫理事長發表引言外,請到高等法院法官黃麟倫發表「醫療行為法律責任之限制」之法官見解外,以及請到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陳豐年發表「醫療行為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可行性」之檢察官見解,引起與會會員熱烈回應及討論,多年未見。

二.  身為理事長,鴨嘴大夫並抱病致歡迎詞,首先解釋理事長為什麼會帶頸圈及撐拐杖來主持論壇,以免會員誤會作了二年理事長就鞠躬盡瘁,連帶下屆理事長難產沒有人敢接任,並感謝國泰醫院的合作提供場地與慷慨解囊。告訴會員:「請會員不要被理事長的外表嚇到,理事長不是車禍,也不是擔任兩年理事長積勞成疾而殘廢,而是52日才因頸椎C4~C6壓迫,脊髓差點折斷,在榮總神經外科開了六小時的刀,現仍復健療養中,行動不便,請大家多多包涵。」,鴨嘴大夫接著洋洋灑灑站著說了一大堆感謝的話,竟忘了自己的四肢殘障及中氣無力

三.  「感謝國泰醫院院長李發焜慷慨同意提供這麼高級的場地,以及豐盛的咖啡點心,讓我們台灣醫事法律學會年會及論壇順利舉行,更感謝國泰醫院團體會員代表李豐鯤副院長的大力奔走促成合作。學會無以為報,秀才人情紙一張,只能以國泰醫院醫師可以免學分費取得六學分法律繼續教育學分回報。今後可比照這個模式,在我們團體會員的醫院如台大、高醫、奇美、甚至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可舉辦醫法保險論壇,讓醫事人員就近取得法律繼續教育學分,同時也可發揮節能減碳的功效。」

四.  「談到節能減碳,就必須提到我們的資深顧問,也是台灣第一位唸法律的醫師吳建樑前理事長,一年來每月為學會孜孜不倦的舉辦直播繼續教育課程,可以線上互動並簽到,避免醫師南奔北跑去拿到法律繼續教育學分,又能節能減碳,現雖只能向福部爭取到1學分而已,應是我們學會未來繼續努力爭取及推動的一大目標。」

五.  「這次好不容易請到高等法院黃麟倫法官,以及新北巿地方法院檢察官陳豐年檢察官來為論壇論戰。二位都謙稱是理事長的政大學弟,其實理事長這個老學長就只會倚老賣老而已,考律師第一試被刷掉後,就不敢再考了,所以都很佩服能考上法官檢察官的學生。在政大唸書時,每次圖書館都被這些法律系的學弟妹佔據,他們從大一開始就以圖書館為家,考不上就唸研究所繼續佔據圖,曾聽說有位法官考了四年才考上,結果同時拿到財稅及保險碩士,開庭估算醫療糾紛民事賠償時,只要屈指一算,金額就算出來了。個人不敢說恐龍法官,反倒像我們這樣的醫師法律人,半桶水响叮噹,到處胡說八道,興風作浪,鑑定時剛愎自用,自以為是,經常作出醫醫相害的醫療鑑定審議,才是真正的恐龍鑑定人。」

六.  「偵查不公開,法官不語」,兩位資深司法官難得答應來演講,多少是同情老學長頸椎神經壓迫才來。黃法官最近才從澎湖地方法院院長及司法院人事處長退下來,高升高等法院,未來可能接長醫事專庭,與大家息息相關,但希望大家不要在法庭與他見面才好。黃法官精通日本法,他的名言就是『不要用西洋棋的方法來下象棋』,針對國內許多學者老愛拿英美法來批判大陸法系的法官裁判,有苦難言。陳豐年檢察官已有十多年實務經歷,期間不但唸到政大法學碩士、博士,還自費一年到美國賓州大學唸了LLM法學碩士,這麼把實務及法學研究溶合在一起,真是天下無敵百年難見。可見本次演講者都大有來頭,也是理事長個人退休封麥前的最大安慰。謝謝大家。」

七.  是為理事長落落長的致詞語。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What's Hot
(歷史回顧請到「What's Cool」 /相關文章請參閱婦女健康醫療網您問我答集

1.您問我答集/Q: 排卵痛一個星期了要去看醫生嗎?

2.您問我答集/Q: 想問一下這樣會懷孕嗎?

3.您問我答集/Q: 請問有皮下埋植避孕器相關資訊嗎?

4.您問我答集/Q: 請問這樣有可能是懷孕嗎?

1.您問我答集/Q: 排卵痛一個星期了要去看醫生嗎?

Q: 排卵痛一個星期了要去看醫生嗎?

大夫您好:

一.    上個月月經來有像是經前症候群的胸痛,來完後沒想到按壓還是會有一點點痛,持續到現在是什麼原因呢?

二.    我有被醫生診斷出多囊性卵巢症候群,但這個月醫生說讓月經自然的來,因此沒吃排卵和催經藥。最近已經排卵痛一個星期了,也一直持續有蛋清分泌物已經快二星期了,胸部按下去也更痛一些,但我搜尋過您的文章,若一直分泌表示為排卵功能不佳,請問我是這種情形嗎?那最後到底會不會排卵呢?

三.    另外排卵痛要去看醫生嗎?謝謝您!

A:鴨嘴大夫回答:

一.    如果是月經來完後,胸痛按壓還是會有一點持續痛到現在,就不符合經前症候群的診斷了,必須月經來時症狀完全解除者才是經前症候群。您會持續胸痛按壓最好找乳房外科檢查一下。

二.    真正的多囊性卵巢症候群大多不會排卵,不知有否測量基礎體溫證實?但不吃排卵藥,至少也要催經讓月經照時間來。您最近二星期一直持續有蛋清分泌物,的確有可能不會排卵,不過仍必須用基礎體溫及超音波檢查濾泡配合,方可證實到底是濾泡長不大?或濾泡成熟排不出來?或甚至已排卵過了?三種可能,因為就是不排卵也未必會有排卵痛,也不會有胸部按下去更痛的現象。

三.    排卵痛是指排卵那一霎那的一側腹部劇痛,一般也不會超過廿四小時,您若下腹痛已經一個星期了,當然要就近去看醫生詳細檢查才好。

鴨嘴大夫 2016/6/20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2.您問我答集/Q: 想問一下這樣會懷孕嗎?

Q: 想問一下這樣會懷孕嗎?

我想問一下:

20160527有月經來,在0614第一次做愛有戴套,但是不知道有沒有滑落,想問一下這樣會懷孕嗎?

A:鴨嘴大夫回答:

最後一次月經是5/27,在月經來的第十九天危險期(6/14)第一次做愛,雖有戴套,但不確定有沒有滑落,這樣仍可能會懷孕。

鴨嘴大夫 2016/6/20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3.您問我答集/Q: 請問有皮下埋植避孕器相關資訊嗎?

Q: 請問有皮下埋植避孕器相關資訊嗎?

醫師您好

在網路上搜尋許久,找不太到台灣有沒有婦產科願意做皮下埋植避孕器的移除與更新,請問有相關資訊嗎?謝謝您。

A:鴨嘴大夫回答:

傳統皮下植入式避孕器如諾普蘭副作用大,取出六支困難,早已被新一代皮下植入避孕器易貝儂 Implanon取代。易貝儂只有一根,三年有效,不過在植入後的一年內還是與諾普蘭相似的亂經問題,鴨嘴大夫不願自找麻煩,所以不會建議患者使用,更不敢介紹醫師,詳細資訊可自行上網「皮下埋植避孕法的優缺點,皮下埋植避孕法有副作用嗎?http://goo.gl/bek3TJ 」查詢。」

鴨嘴大夫 2016/6/20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4.您問我答集/Q: 請問這樣有可能是懷孕嗎?

Q: 請問這樣有可能是懷孕嗎?

鴨嘴大夫你好

我之前在我的女朋友月經晚來的第七天和她做愛,並有全程使用保險套,事後檢查保險套也沒有破洞的情況。但從那時後到現在我的女朋友的月經一直沒有來,目前已經晚了一個月了,請問這樣有可能是懷孕嗎?謝謝。

A:鴨嘴大夫回答:

您之前在女朋友月經晚來的第七天安全期做愛,全程使用保險套,事後並有檢查保險套沒有破洞,這樣應不可能是懷孕,尤其您女朋友的月經顯然經常延後,所以現在您的女朋友的月經一直沒有來,應該是亂經的關係,不過保險起見,還是請醫師用晨尿驗孕,證實沒有懷孕後再催經調經才是上策。

鴨嘴大夫 2016/6/20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三.即時醫訊 (相關文章請參閱「婦女健康醫療網」「婦女醫藥新知」

保留卵巢的子宮切除術可能會加速更年期的開始

[鴨嘴大夫眉批]

接近更年期的婦女,因良性腫瘤必須施行子宮全切除術時,為了預防幾乎無法早期診斷出來的卵巢癌,要不要同時預防性的把卵巢順便拿掉,利弊權宜眾說紛紜,本文即為贊成把卵巢順便拿掉的報告。

因為較新的數據表明,保留卵巢的手術也可能給婦女帶來負面的後果,如做過保留卵巢子宮切除術手術的婦女比對照組早1.9年進入更年期,主要是歷經子宮切除術的患者與沒有做過手術的婦女相比,一種卵巢儲備標記的抗苗勒管激素濃度有顯著更大的比例下降。

美國婦產科醫學會建議,在停經前婦女接受子宮切除術,若沒有已知有增加癌症的風險時可保留卵巢,只有因為有已知風險才必要伴隨作預防性卵巢切除。

根據婦產科期刊Obstetrics & Gynecology 44日網上發布published online的研究報告,保留卵巢的子宮切除術Ovary-sparing hysterectomy提高了加速更年期開始的風險。

對卵巢癌低風險的婦女,在子宮切除時候割除卵巢,與增加死亡風險,總癌症死亡率,和心臟及神經系統的疾病有關聨。為了應對這些問題,越來越多的外科醫生儘可能,進行保留卵巢的子宮切除術。

然而較新的數據表明,即使保留卵巢的手術也可能給婦女帶來負面的後果。例如,對卵巢功能隊列前瞻性研究Prospective Research on Ovarian Function cohort study顯示,對作過保留卵巢的子宮切除術婦女與沒有作過子宮切除術的婦女相比,增加了停經的風險(危險比hazard ratio 1.92; P = 0.001)。然而這項分析,可能因在具有卵巢衰竭(促卵泡激素follicle-stimulating hormone)波動的停經前婦女,是由該生物標誌物biomarker作為婦女分類的事實導致錯誤分類而受牽制。

因此在新的研究中,來自明尼蘇達州,RochesterMayo Clinic的婦產科部門的Emanuel C. Trabuco醫師和同事,採用一種卵巢儲備ovarian reserve的非標記波動,抗苗勒管激素anti-Müllerian hormone來比較,以有過保留卵巢子宮切除術的婦女與沒有作過子宮切除術的婦女相比。這項研究是採用對卵巢功能前瞻性研究Prospective Research on Ovarian Function study.的參與者樣本的一個預先計劃性的二次分析。

在基線水平,抗苗勒管激素中位數濃度為因良性情況接受卵巢保留子宮切除術的停經前婦女件的148,和相同年齡(30–46歲)婦女的172之間。

然而,一年後,歷經子宮切除術的患者與沒有做過手術的女性相比,激素中位數有顯著較大比例的下降(-40.7%和-20.9; P <0.001)。同樣地,與對照組(12.8%對4.7; P = 0.02)相比,術後組的婦女中有較高比例無法檢出激素,並且平均只有0.77倍的激素濃度(P = 0.001 )。研究人員指出,在黑人婦女的差異更為明顯。

總體而言,研究人員估計,做過手術的婦女比對照組早1.9年進入更年期。

研究人員還進行幾個亞組分析,根據婦女在基線卵巢儲備低(1.2毫微克/毫升或更小的抗苗勒激素濃度)或高(激素濃度> 1.2納克/毫升)進行分類。對於高儲備組,激素濃度變化的百分比,在子宮切除術組和對照組之間沒有差異。然而,曾做過手術婦女與沒有作過手術的婦女相比,1年後抗苗勒管激素的濃度為0.81倍。

同時,在基線低卵巢儲備的婦女中,在子宮切除術組比那些沒有接受手術者變化更大(中位數為-58.3%和-19.1%,P = 0.003),以及它們未檢出激素的比例也較多(24.6%比8.6; P = 0.01)。

作者指出,他們的結果均符合那些檢驗保留卵巢的子宮切除對卵巢儲備和更年期影響的幾個研究。此外更由於,手術和不手術組基線的抗苗勒管激素濃度相同。但在隨訪期間,手術組中婦女的濃度急劇下降,研究人員推測是「一種尚未確定的機制」,使手術損傷了卵巢。他們總結「這些發現表明,卵巢損傷無關卵巢基線的儲備功能。」

在隨後的社論,Sioux FalSouth Dakota大學醫學院School of Medicine的婦產科 Keith A. Hansen醫師指出,美國婦產科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建議在停經前婦女接受子宮切除術,沒有已知有增加癌症的風險時可保留卵巢功能,只有因為有已知風險才必要伴隨作預防性卵巢切除prophylactic oophorectomy。「在停經前婦女,如果保留卵巢的子宮切除會加速停經過渡期,這可能會增加總體發病率和死亡率,因為這些保留卵巢的婦女,與卵巢切除術所引起的相似,但只是可能延後,」他寫道。

這項研究是由婦女健康機構提供資金授予某大廈跨學科人才招聘uilding Interdisciplinary Careers in Women’s Health institutional grant,對卵巢功能的隊列前瞻性研究是由衰老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ging資助。研究人員和社論作者editorialist宣稱沒有相關財務關係。

婦產科雜誌Obstet Gyneco201644日網上公佈,論文摘要Article abstract

欲了解更多婦產科新聞加入我們的Twitter @MedscapeObGyn

[摘譯自Ricki Lewis ,「Ovary-Sparing Hysterectomy May Accelerate Menopause Onset」,Medscape Medical News April 13, 2016Medscape dscape OB/GYN & Women's Health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861875?src=wnl_edit_tpal&uac=64803EN.]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四.診療室手記 (歷史回顧請到「診療室日誌」

醫療過失去刑化

---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引言

 

(2016618日台灣醫事法律學會2016年年會暨第二屆台灣醫法保險論壇高添富理事長講稿)

壹 前言

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的一直都抱持著「醫療責任明確化」而四處奔波大聲疾呼,卻又提不出一個具體可行的方案可供實務運作。殊不知「明確化」一詞本身就不夠明確,不過是個不確定的法律概念,當作口號嚷嚷可以,如何實施不但舉步維艱寸步難行,而且眾說紛紜漫無方向,難怪在飽受法界批判圍剿下,當然頭破血流,無招架之力,因此醫療責任至今仍一直是霧裡看花,一點都不明確化。

現行醫療法第82條:「醫療業務之施行,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衛生署增訂醫療法第82條但書為:「醫療業務之施行,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但屬於醫療上可容許之風險除外。」。而行政院衛生署版在增訂醫療法第82條之1的草案訂為:「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或違反必要之專業注意義務且偏離醫療常規之行為為限,負刑事上之責任。但屬於醫療上可容許之風險,不罰。前項注意義務之違反,應以各該醫療領域依當時當地之醫療水準及醫療設施為斷。」,若把或去掉:「以故意違反必要之專業注意義務且偏離醫療常規之行為為限,負刑事上之責任。」就成就了我們的理想了。

首要目標:醫療過失去刑化

本文嘗試自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即「醫療過失去刑化」開始,進而強調醫事人員因故意或過失負民事責任,但醫療風險除外,且刑事不罰,最後期望醫療糾紛透過院內關懷,強制調解而達到醫療糾紛不必上法院而達到去刑事訴訟化的概念。目標朝向醫療過失去刑化,醫療風險免責化及醫療糾紛去刑訴化,期望日後立法增訂醫療法第82條之1為:「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致病人死傷者, 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

貳 醫療糾紛之法律責任

當發生醫療糾紛時,任何一位醫療人員都應至少想到三種責任,即刑事責任、民事責任及行政責任。三種責任之立法目的不同:刑事責任的目的係爲了「避免法益侵害」,以故意責任為原則;民事責任則著重於「損害的填補」,以過失責任為原則;行政責任則是為了醫療行政的公法上管制目的。由於三者目的及要件寬嚴不一,故同一案件確實有可能在三種責任上,會發生不同甚至相互歧異的結果,最常見的是醫療人員須負擔行政管制或是民事賠的責任,然而刑事處罰卻是無罪或是不起訴。專門職業再加上懲戒罰。

學者鄭玉波謂「故意與過失之意義,民法與刑法雖屬相同,但故意與過失之價值,刑法與民法異。在刑法上故意與過失異其價值(刑法第12條規定,以處罰故意為原則,處罰過失為例外),民法上故意與過失原則上同其價值(民法第184條規定,因故意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者,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蓋刑事責任係重視行為人之惡性,故以處罰故意(犯意)為原則,而民事責任則重視行為之結果,故不論由於故意,或由於過失,一律使負賠償責任。

而社會法制主義下的業務過失,像大陸刑法業務過失規定的刑罰輕於普通過失,其根據是:一.業務過失是在為社會進行有益工作過程中發生的,屬於工作上的失誤,不宜處罰太重。二.業務活動本身潛伏著發生危害的危險性,一旦發生事故,不能完全苛求於行為人。三.業務活動本身所具有的危險性對行為人提出了更多、更高的注意義務,加重了業務人員的心理負荷,如果偶爾失誤造成危害便處以較重的處罰,會導致業務人員的心理緊張,不利於科學技術的發展和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四.對業務過失的預防不能依靠刑罰的懲罰與威懾,而應依靠加強職工的技術培訓安全教育,全面落實規章制度和提高企業經營管理水平。可供參考。

參 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為限,負刑事上之責任

理由有四:一.過失行為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二.醫療過失未達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明,所以沒有刑事責任。三.枉法裁判或仲裁罪或違法行刑罪,皆以故意為構成要件。四.避免醫師防衛醫療

.過失行為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

刑法第12條規定:「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過失行為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

依刑事責任「罪刑法定主義」,要求必須要有百分百的犯罪證據才可入罪,可見就是過失也必須要能達百分百的重大過失程度,才足以要行為人承擔刑事的過失責任。重大過失到底是要看事故結果的重大與否?或看行為疏失本身的輕率程度重大與否?問題是輕微的小過失也可以釀成人命關天的大災禍,行為人的輕忽或謹慎態度,也無法改變不幸事故已釀成殘酷的人傷體亡現實。

故在目前「重大過失」無法定義,限定「重大過失」與否仍混淆模糊不清之前,而醫界夢寐以求的「重大過失方負刑責」的概念,又不能被法界接受之前,何妨先行增訂:「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之規定,已足以令醫事人員膽顫心驚戰戰兢兢,收戒慎恐懼之心,何勞再特別規定過失的處罰?

何況即使過失刑事不罰,故意或過失的侵權行為責任照常難免,民事損害賠償分文未減,並不影響民事賠償的請求權,甚至對嚴重輕率疏失際出懲罸性賠償金亦在所不惜。

.醫療過失未達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明,所以沒有刑事責任

什麼是故意犯呢?所謂「故意」是指:「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刑法第13條第1項參照),而故意亦含「未必故意」,如明知剖腹生產前打安胎針會造成子宮弛緩導致產後大出血,主治醫師仍為貪睡而執意為之,或主刀醫師喝醉酒了仍執意開刀,竟致人於死,即「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刑法第13條第2項參照),則為未必故意的情況時,醫師當然也要負刑事責任。

時至今日,即使目前有的診斷工具敏感度高,如乳房X光攝影敏感度為75%,而超音波的肝癌腫瘤診斷率也可高達90%。但鑑定報告說診斷工具有90%敏感度時,即使說該醫師誤診,因為一般醫師也都有百分之十的錯誤機會,所以未必即為該醫師誤診有罪判決的根據。醫學的不確定性,所以沒有「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明」的刑事責任,因為刑事證據講求「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明」beyond the resonable doubt(刑訴155條:證據之證明力,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判斷。但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就是因為百分之九十的正確診斷率仍不是百之百,所以當然在未達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明程度下,醫師誤診應該沒有刑事責任,但因為民事法證據只講求「優勢證據法則」,雖只有百分之十的誤診率,卻可作為醫師民事過失損害賠償的證據。

問題是能達到百分之九十診斷率者,是指「以各該醫療領域,依當時當地之醫療水準及醫療設施為斷」,即必須是超音波的專科醫師也才能達到90%的最高標準,而無法能達百分百的診斷率,所以法官也只才能要求他得負百分之十錯誤診斷率的民事責任,如何能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明必須負刑事責任?其他臨床的診斷正確性亦同,如急性闌尾炎有20%合理誤診率,醫療或手術的成功率,如心臟二尖瓣膜置換的心臟手術成功率為95%,在醫師說明沒有百分百成功率的告知下,只要有得到病人同意願意接受醫師處置,病人就要自承風險,當然醫師也必須能證明他已盡了最大努力去防阻錯誤或不幸的發生,最終仍不免發生了,亦即可能因誤診或手術,不幸導致病人死亡,則此種醫療不幸仍是在醫療上可容許的危險範圍內,所以不只是民事不必賠償,又因為醫師並無主觀故意意圖及犯行,當然更無刑事責任可言。

.枉法裁判或仲裁罪或違法行刑罪,皆以故意為構成要件

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或仲裁罪」(有審判職務之公務員或仲裁人,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127條第1項「違法行刑罪」(有執行刑罰職務之公務員,違法執行或不執行刑罰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皆以故意為構成要件,已將法官、仲裁人與檢察官排除於刑法與民法過失追訴之外。

其立法旨意即在於避免法官或檢察官投鼠忌器不敢判犯人死刑,萬一過失判錯刑了,或調查證據疏失,怕自己反而吃上刑法,等同業務過失致人於死,因此才有「免罪金牌」的裁判或仲裁過失除罪化的法條保護。

如今醫師救人生命,稍有不慎還要冒自己入獄坐監的危險,就不怕醫師投鼠忌器,防衛醫療嗎?醫師才不得不有「明知道甲手術治療法對病情無益,因保證病人不會死於手術台上,即使明知乙手術治療法有一線生機,但死亡率相當高,當然沒有醫師有勇氣敢冒險救人,全都寧願選擇甲手術治療法,明哲保身」的防衛醫療行為之憾,醫師淪落到必須避重就輕,趨吉避邪以求自保,罔顧病人生命的最後一線生機而不願冒險救人,夫復何言?

所以若能仿傚法官、仲裁人與檢察官一樣,使醫師的醫療行為限以故意為構成要件,方需負刑事責任時,至少可以為許多病患多爭取一線生機,台灣醫療也才會有更進一步研究發展的機會。但201276日 在法務部之公聽會,法務部仍義正詞嚴一味堅持「現行法律對於行為人因故意或過失之行為應負之民、刑事責任,係一般性之適用於所有人。若於特別法中逕行排除刑法過失責任的適用,僅就醫生之職業所生之過失除罪化,醫生將成為一特殊之階級,有違憲法平等原則。」的說法,難以服眾。

.避免醫師防衛醫療

如今醫師淪落到不得不避重就輕採取防衛醫療,若能因應醫療行為本身的不確定性與高風險性,讓醫師與法官仲裁者一樣,先讓「醫療過失去刑化」,只處罰故意犯,可以為許多病患多爭取一線生機,臺灣醫療也才會有更進一步研究發展的機會。急著懲罰醫師,讓醫師綁手綁腳沒有醫療裁量權空間,逼著醫師必須避重就輕,依法行醫以求自保,豈是百姓蒼生之福?

不僅於此,國際間為求飛行安全,外國飛機駕駛員甚至都可以拒絕本國檢察官的傳詢問案,就是為了建立國際飛全錯誤報告系統,以找出失事原因為主,而非以刑法懲罰駕駛員為目的的設計,難道建立病人安全制度會比飛安更不重要嗎?故應比附授引比照司法官的枉法裁判或仲裁罪或違法行刑罪,皆以故意為構成要件,同樣是為了行為者的裁量空間,更是為了民眾百姓生命健康福祉,「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為限,負刑事上之責任。」

全文請詳閱:診療室手記160620--醫療過失去刑化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