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婦癌治療新趨勢----訪廖學時主任

本刊編輯◎高添富專訪

原載1980.4長庚醫訊第二卷  第二期

時為婦產科總醫師  

醫學之進步,可謂一日千里,從前遇到某些婦癌末期或晚期的病人,一旦診斷出來就等於判她一道死刑,什麼也不能作,只有勸服她的家屬帶她回去安享餘年,準備後事,反正連上帝也救不了她了,但這種保守消極的態度已被甫自國外回來的婦癌專家,長庚醫院婦產科主任廖學時大夫所推翻---他帶來了治療婦癌的激進態度,除了傳統的根治手術外,對子宮頸癌的病人依需要可作到結腸造口術,迴腸導管,或甚至骨盆內臟切除術;卵巢癌常規要作分期開腹術;陰唇癌可以自側腹股溝淋巴切除作到骨盆內淋巴一齊切除;對末期病人抽胸水、腹水、洗腎,加上許多化學療法,並配合放射腫瘤科討論病情,決定放射治療方式……都顯示出本院婦產科在婦癌方面,其作法是最新,最合乎時代。而依追蹤結果來看,其效果貢獻又是最好的了。

廖主任民國五十五年畢業於台北醫學院,旋至紐約聖克萊爾醫學院實習乙年,接著在鹽湖城的猶他大學醫學院及賓州女子醫科大學完成婦產科住院醫師及總醫師的訓練,並任費城哈利曼醫科大學講師;於民國六十年起於接受一段時間的外科癌症研究員工作後,正式進入費城天普大學醫院作二年的婦癌研究員並兼任婦產科講師及主治醫師,隨之擔任副教授兼婦癌科代理主任。民國六十七年七月返國擔任本院婦產科婦癌分科主任,於十二月再接任婦產科主任,並施展其才學及抱負。

配合本院優良新穎的檢查設備技術,所有的婦癌病人一入院,我們可在三天至一週內作完癌症常規研討,包括靜脈腎盂攝影、下消化道攝影、膀胱及直腸竟檢查,淋巴血管攝影、肝、腎的掃瞄、α---胎兒及蛋白質及癌症胚性抗原(CEA)等免疫放射定量分析等項目,懷疑腦部移轉則作電腦斷層攝影;卵巢癌也常規作超音波檢查,及腹水、胸水穿刺檢查。每週三下午四點半起並假病理科討論室會集放射腫瘤科、病理科、X光科以及本科全體醫師,就每個病例的臨床、病理、X光手術所見等加以討論並決定下一步治療方向……

關於婦癌的傳統治療包括根治性手術,多由婦癌小組完成---包括廖主任,二名總醫師,三名第三年住院醫師,在傳統方法之外,廖主任在婦癌治療方面更有幾點新的突破:

             1   著重子宮頸癌患者常規作淋巴血管攝影之重要性,尤其對不能手術者,作放射治療時要不要包括腹部主動脈淋巴結照射的決定是非常重要的。

             2     麻醉下檢查(EUA)及作癌症分期,不適合作手術者,決不強行手術而造成日後子宮腔內總照射之不便;必要時作開腹手術,則將淋巴腺切除並放置銀夾作為日後放射電療的指標。

             3     疑似卵巢癌者,一定要作開腹檢查,才能有組織診斷,以利日後化學療法之選擇,並同時作腫瘤大量切除,解除壓迫症狀並利於治療。曾經驗一病例被診斷為卵巢癌後,在美史坦福醫學中心作盲目電療,腫瘤仍然未消,經廖主任手術取掉卵巢囊腫後再加化學療法(組織診斷證明此類癌對放射反應不併),大有轉機。

             4     對急性陰道出血的婦癌病人,則以骼內動脈(Hypo gastricart)的動脈內栓塞法(Embo Lization)作為止血最直接的方法。對已放射治療或手術後再發者,或無法手術的晚期患者,也使用骼內動脈導管直接由動脈滴注化學藥品,在腫瘤減小症狀改善方面成效頗大。

             5     對各種婦癌化學療法方面,均訂有一系列劑量,追蹤計畫;對卵巢病人決定中止化學療法之前需再接受開腹再視手術。

總之對病人來說,長庚醫院的婦癌工作小組有最堅強的陣容,在經驗豐富的廖主任領導之下,對遭受不幸的中國婦女提供最安全、最可靠、最有治療性的方式,配合嶄新的設備、技術以及各科專家的會診討論,決不輕言放棄病人。對轉送病人的開業醫師,我們除了對他們的胸襟滿懷敬意之外,在迅速作研討後,我們也盡可能和他們取得聯繫,一方面可以獲得更多資料,一方面我們院方也歡迎有興趣的轉診開業醫師來院追蹤參觀,或甚至協同刷手上台;病人出院後,我們會影印一份「出院摘要」由病人帶回,到開業醫處作一般治療及追蹤。

廖主任也常提醒科裡的同仁:『要把病人當作你的姨姑、姊妹看待』,尤其對末期病人護理方面有許多迥然不同的地方,不容忽視---這也是他經常強調的,必須要對末期病人的心理---包括「否認」、「激怒」、「疏離」、「悲嘆」、「接受」---有充分的了解,對惡性體質(Cachexia)的護理有足夠的知識才能給予最完善的照顧及治療;往往遇患者家境困難,除盡量代申請本院特別的社會服務補助外,他亦經常慷慨解囊,其悲天憫人之胸懷也正是本科婦癌工作蓬勃發展的最大原動力之一,也是替未來長庚癌症中心奠下一塊重要的基石。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