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懷孕和人體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是否該摒棄識別區域時

 

您好!我是佛羅里達州Jacksonville的佛羅里達州大學醫學院的大學教授和婦產科副主席安德魯Andrew Kaunitz。今天[主題]是「早期懷孕和人體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是否該摒棄識別區域時」。

幾十年來,當對早期懷孕的婦女進行評估時,醫生接受了使用識別區域的培訓。根據這個概念,在一正常子宮內妊娠(IUP)的婦女,當血清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的濃度超過一個1000-2000 mIU /毫升的閾值時,經陰道超音波檢查就應該可見到懷孕。

2000年和2010年間,哈佛醫學院放射科醫師評估達到以下三個標準,超過200名的婦女:[1]

1.血清定量評估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濃度;

2.同一日,超音波檢查沒有發現子宮內懷孕的證據;

3.後續書面記錄,為一可存活的子宮內懷孕。

符合這三個標準的婦女中,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濃度的相差很大,有近5%的婦女有大於2000 mIIU/毫升的濃度,符合標準的婦女中觀察絨毛膜促性腺激素的最高濃度超過6500 mIU /毫升。

許多臨床醫師,以及處理醫療糾紛的律師,對涉及婦女以一次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濃度值,認為超過識別區域discriminatory zone為基礎,和一次超音波檢查未能證明是子宮內懷孕,由此推定為子宮外孕而服用甲氨蝶呤methotrexat治療,後來才發現為子宮內懷孕的不幸案例,都很熟悉。

早期子宮內懷孕沒有超音波確證的婦女,顯示其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濃度的高度變異性,放射科醫師因而釋出放棄識別區域概念的一個有力的實例。當早期懷孕,尚未識別其著床部位的婦女,被發現血流動力學穩定hemodynamically stable,沒有腹腔積血的超音波影像證據,我會對這些患者解釋,懷孕的明確評估為時尚早。應注意審查這些婦女子宮外孕的預防措施和安排後續的絨毛膜促性腺激素值hCG的評估。謝謝。我是Andrew  Kaunitz

References

Doubilet PM, Benson CB. Further evidence against the reliability of the human chorionic gonadotropin discriminatory level. J Ultrasound Med. 2011;30:1637-1642.

[摘譯自Andrew Kaunitz,Early Pregnancy and hCG: Time to Abandon the Discriminatory Zone? ,From Medscape Ob/Gyn > Kaunitz on Women's Health , OB/GYN & Women's Health ,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757051?src=mp&spon=16 ,Posted: 01/19/2012]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