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事故訴訟繼續把婦產科置於防衛醫療

2012912 -據來自美國婦產科醫學會(ACOG)的一項新的調查,儘管醫療事故訴訟的壓力有所緩和,大多數產科/婦科醫生仍採取防衛性行動,如看更少的高危險患者以避免被起訴。

美國婦產科醫學會官方說,這個緊縮政策retrenchment bodes對於女性不好,尤其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在支付得起醫療法Affordable Care Act下獲得醫療保健。

「當醫生對他們治療的問題,他們實施的那種手術,或者他們繼續提供的什麼服務設限,這將會造成患者顯著的苦難」美國婦產科醫學會副執行副理事長Albert Strunk醫師在一份新聞稿中說。

美國婦產科醫學會調查其成員顯示,由於醫療事故保險高費用或利用性的結果,從2009年到2011年有51.1 %的會員至少改變一次他們的執業做法。在那些執業產科醫師18.1 %的人減少高危產科患者的看診,15.1 %進行更多剖腹生產分娩和13.5 %停止剖腹產後的嘗試陰道分娩。那些執業的婦科醫師12.4 %較少施行手術,和5.2 %急降重大手術。

在以前美國婦產科醫學會醫療責任調查(發布於2009年)的這種局面更差,當時顯示,59.2%的產科/婦科醫生應對醫療事故保險問題,作出這種防衛醫療行動。此後的改善可能反映在保險費的下降,以及2012年美國婦產科醫學會的調查顯示有這樣多:醫生說他們花了他們總收入的12.4 %在醫療事故保險費,比2009年的18 %下降。醫療責任監測Medical Liability Monitor刊物合計從2008年至2011年,圖示產科/婦科,內科,外科保費的下降。

 

醫生報告的索賠案略有下降

最新的調查顯示,包括一個較非那麼可怕世界的醫療責任指標。產科/婦科醫生前三年所報的的索賠比例從2009年的45 %,下降到2012年的42.3 %。無論是從和解或陪審團裁決產生的所有已決賠款的平均金額-從在2009年的512,049美元,縮減至2012年的510,473美元。同樣地在此期間,平均神經功能受損嬰兒的支付額自近乎1,100,000美元下降至982,051美元。

是否所有的這些統計趨勢會使產科/婦科醫生較不焦慮?這可能是這種情況:因為害怕被起訴及其風險,產科/婦科醫生業已改變他們執業模式的比例,從2009年的62.9 %降至2012年的57.9 %。

儘管如此,醫療事故訴訟明顯的造成了大多數產科/婦科醫生限制要做什麼。根據美國婦產科醫學會,一些已經考慮轉移到較少訴訟的州或城市,或已經成為醫院和其他大型機構的員工,以保護自己。

「我們的調查結果顯示,醫學法律環境還沒有整體的改善」美國婦產科醫學會理事長James Breeden醫師說:「由於在我們的行業不合理的高訴訟風險,產科/婦科醫生繼續顯著限制他們的服務,並改變他們如何作及在何處做。」

 

45 %原告收到某些支付

美國婦產科醫學會的調查揭示為什麼病人要訴訟。在產科索賠中最常見的主要指稱(28.8 %)是嬰兒的神經功能受損,其次是死胎或新生兒死亡(14.4 % )。婦科索賠的首要原因是重大傷害(29.1 % ),第二名為診斷錯誤或延誤診斷(22.1 %),這些診斷索賠案件大約4成涉及癌症。

大多數控告的患者從未拿到過一塊錢。在調查的終審索賠closed claims中,29%由原告撤回,3.7 %為了產科/婦科醫生和解而沒有收任何款項,而11.2 %是由法官駁回。在終審索賠中有38.7%,原告收到金錢而雙方當事人和解。

餘下的17.4 %是由陪審團或法院判決,或者通過某種形式的替代性爭端解決方式解決。在這些訴訟程序中,原告34.4 %回家時帶著錢。當金錢轉手都符合時,在所有原告中粗估約有45 %收到,約55 %沒有收到某些支付。

 

Strunk醫師指出:即使原告損失,就是醫生損失,

「不值得的索賠Meritless claims可能需要花數年和產科/婦科近$ 50,000元成本去防衛才能解決」他說:「此外,在索賠期間及已經獲得解決後的過程當中,伴隨的嚴重心理壓力,都將會影響醫生執業的能力。」

[摘譯自Robert Lowes,「Malpractice Suits Continue to Put Ob/Gyns on Defensive,Medscape Medical News, September12,2012,Medscape OB/GYN & Women's Health, 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770777?src=mpnews&uac=64803EN&spon=16]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