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內臟性肥胖的病理生理學-更新版

過量的腹部內脂肪組織堆積,通常稱為內臟性肥胖visceral obesity,是一種包括功能不良性皮下脂肪組織膨脹dysfunctional subcutaneous adipose tissue expansion和群集的心臟代謝危險因素clustering cardiometabolic risk factors有密切關係的異位甘油三酯儲存ectopic triglyceride storage的表現型phenotype

高甘油三酯血症Hypertriglyceridemia;游離脂肪酸的可用性增加;脂肪組織釋放的促炎細胞因子proinflammatory cytokines;肝臟胰島素抵抗insulin resistance和炎症;肝臟極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VLDL合成和分泌的增加;富含甘油三酯的脂蛋白triglyceride-rich lipoproteins清除的減少;小而緻密的低密度脂蛋白LDL顆粒的存在;和高密度脂蛋白HDL膽固醇濃度的降低,是與這種情況密切相關的許多代謝改變者。

年齡,性別,遺傳和種族是促成內臟脂肪組織堆積變化的主要病因。當面對正能量平衡positive energy balance和體重增加可能涉及性激素,腹部脂肪組織局部產生皮質醇cortisol production,內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s,,生長激素,和膳食果糖增加,具體機制負責按比例的增加內臟脂肪的貯存。

腹部脂肪組織的生理特性,如脂肪細胞adipocyte的大小和數量,脂肪分解的反應,脂質的存儲容量lipid storage capacity,和炎症細胞因子inflammatory cytokine的產生有顯著相關性,甚至是與內臟肥胖visceral obesity相關聯的的心臟代謝風險增加的可能決定因素。

噻唑Thiazolidinediones(第二型糖尿病藥物),停經後婦女的雌激素替換estrogen replacement,和雄激素缺乏男性的睾酮替換testosterone replacement已顯示身體脂肪分佈和不同程度心臟代謝風險的良好調節。然而,一些這種療法,現在必須考慮其嚴重副作用的情況。生活方式的干預Lifestyle interventions導致體重下降通常是因導致內臟脂肪優先動員。在臨床實務中,除了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測量腰圍waist circumference可能有助於識別和管理超重或有高心臟代謝風險的肥胖患者子群。

[摘譯自Tchernof A, Després JP,Pathophysiology of human visceral obesity: an update. Physiol Rev. 2013 Jan;93(1):359-404.]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