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成熟的未成年人同意醫療的能力--不再是那麼灰色地帶了

醫病關係後面的驅動力之一的是病人的自主權patients autonomy,使「關於治療過程最終知情同意的決定,有知識的同意受支配to be subjected。」為了作一個明智有根據的決定,醫師有責任,揭露給患者關於所提出的治療方法,每個所提治療的相關好處,每個所述治療涉及的風險,及患者全然拒絕接受任何治療所涉及的風險的有效選擇,然後患者評估醫師透露的所有訊息,確定那種行為療程他相信是對他的最佳利益,然後給予他的知情同意去接受特定治療,或他決定全然不接受任何治療。

然而,為了從事醫療決定和行使他的醫療自主權,患者必須有這樣做的法律上的能力。也就是說,患者必須是有能力的成年人competent adult.。如果病人是未成年人,法律憑藉他的年齡認為他是無能力的。因此,普通法假定只有未成年病人的父母或監護人有權同意接受要遵循的治療過程。同意甚至拒絕孩子的醫療的親權parental authority推斷presumption起源於,每一位家長都會依自己的孩子的最佳利益行事,以及來自父母在家庭事務in family matters的憲法隱私權的一般概念。

既然「對任何個人,沒有魔術般的界線magic line可以定義取得成年人majority資格」,且成年人的年齡「不是魔術般地排除未成年人擁有和行使與正常成年人相關的某些權利的一個難以逾越的障礙impenetrable barrier」,法院和政府已經確認了「成熟的未成年人」為根據普通法規則未成年人就醫必須父母同意的例外,在「成熟的未成年人」學說下,如果確定該未成年人已足夠成熟去理解,辨別和懂得所建議醫療的利益和風險,未成年人被允許同意或拒絕同意他自己的醫療。

為了讓未成年人被認為是成熟的,且因此有能力去同意或拒絕他的醫療,必須有明確和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未成年人完全理解他的行為的後果。法院衡量幾個因素,如年齡,能力,經驗,教育,培訓,和成熟度作出成熟的決定,以及未成年人在涉及事件發生當時的行為和品格demeanor,無論如何,法院還可以警告說:「成熟未成年人」的例外不是「未經家長同意治療未成年人的一般許可證」,並認為它的應用將取決於每個案例.的具體事實和情況。

雖然親權parental authority可以同意或拒絕同意孩子的醫療已深深嵌入法律,它也遵循,如果家長拒絕同意必要的處理以維持未成年人的生命,法院在衡量兒童的最佳利益,父母的利益,國家在保護兒童的福利,和保存孩子的生命的利益之後,仍可授權處理,這正是Virginia州的Starchild Abraham Cherrix.的案例。

Abraham,為他喜歡被叫的名字,是一個十六歲的未成年人,與他的四個兄弟姐妹和父母住在Virginia.州的Chincoteague。當他十五歲時,Abraham被診斷患有霍奇金病Hodgkins disease。作為於他的醫療的一部分,Abraham接受三個月化療,帶來許多副作用讓他非常虛弱,無力而且無法去從事自己的日常活動。當治療結束後,Abraham認為他的健康狀況良好。然而,今年二月Abraham得知他的癌症已經復發,他需要更多回合的化療。不再經歷另一輪的化療,Abraham決定放棄傳統的醫療治療,並選擇採用在墨西哥診所指導下,被稱為Hoxsey方法的草藥飲食herbal diet來治療他的癌症。

驚動的情況當下, Accomack郡立社會服務部門Accomack County 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 s介入,並控告Abraham的父母醫療疏忽,讓Abraham拒絕建議的就醫治療。經過法院公聽,於20067月少年和家庭關係地區法院法官Juvenile and Domestics Relations District Judge裁定,Abraham的父母醫療疏忽,責令Abraham向醫院報到,開始他的第二輪化療,並裁定Abraham的監護權由他的父母和社會服務部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共同負擔。

Abraham對法院的判決上訴,在他應該向醫院報到的當天早晨,巡迴法官Circuit Judge暫停裁決,並下令重新審判。Abraham爭辯說,儘管他是未成年人(當時他十六歲),他決定放棄傳統的藥物治療是一個有根據的,他曾學習和研究他的病情可用的治療方法,他已經到了這樣的結論:「化療並不是我想採取的路線。」

2006816日,同一天新的審判預定要開始,有關Abraham的就醫治療,雙方當事人達成和解。Abraham的決定被尊重,他被允許放棄第二輪的化療,和用Hoxsey方法治療他的癌症。不過,Abraham也將通過不使用化療而用免疫治療和低強度輻射治療的,北環密西西比癌症中心North Central Mississippi Cancer Center所認證的放射腫瘤學家。此外,每三個月,Abraham的父母將必須向法院和社會服務部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報告Abraham的健康和治療的狀況,直到癌症消失,或直到他達到成年majority,,這將會是在200866日。

由於Abraham的案例顯示,關於同意或拒絕醫療的未成年人能力的法律是不斷變化的。從自以為是的未成年人presuming minors不適當incompetent的醫療決定,直至達到成年人的法定年齡,法院將逐步轉向允許「成熟的未成年人」在所提議的醫療方面做出知情後的決定informed decisions。然而,法院的承認allowance並不一定是按照未成年人的單獨願望而言,而是就未成年人的自主性minors autonomy,與保障孩子福利如Abraham案例的國家利益states interest之間的中途妥協條款。這可能不會以一個快速的方式發生,但法院將穩步承認「成熟未成年人」與成人之間的分界線,畢竟並不是那麼灰色模糊。

[摘譯自Dalizza D. Marques-Lopez,Not So Gray Anymore: A Mature Minors Capacity to Consent to Medical Treatment, October 2006, https://www.law.uh.edu/healthlaw/perspectives/2006/%28DM%29MatureMinor.pdf.]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