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生素D:理性決策的時候

[鴨嘴大夫眉批]

是否要定期篩檢維生素D缺乏,或為患者推薦大劑量的維生素D補充仍有疑問,應以理性的個別化決策。對一般公眾健康人群,建議成人每日600800國際單位,避免每日攝入量超過4000國際單位。但對有骨質疏鬆症,骨軟化症等骨骼健康問題,飲食太差,或花最少的時間在戶外,患有吸收不良綜合徵,或服用會影響維生素D代謝藥物的患者,就必須依個別化決策,來作維生素D缺乏篩查,每日給予甚至高於4000國際單位的維生素D治療。

 

您好。我是JoAnn Manson醫師,哈佛醫學院和Brigham婦女醫院醫學教授。我想談談維生素D的窘境,是否要定期篩檢維生素D缺乏或為患者推薦大劑量的維生素D補充的問題,仍然是臨床執業最令人困惑和棘手的問題之一,許多醫師都在尋求這些問題的指引。

這似乎存在於維生素D的觀察研究observational studies和隨機臨床試驗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之間的隔離越來越大,例如觀測研究顯示,維生素D的血液濃度低和心臟疾病,癌症,糖尿病和許多其他慢性疾病風險增加之間有相當一致的關係。

然而,迄今補充維生素D的隨機臨床試驗一直普遍令人失望,這包括在過去幾個月裡發表的一些隨機臨床試驗,其中包含補充維生素D隨機試驗的整合分析,顯示在降低血壓方面的利益,如果有的話也是微乎其微;高劑量補充維生素D試驗顯示對肌力,骨密度,甚至跌倒的風險都沒有明顯的益處。而且,最近,一項合用或不合用鈣質的維生素D補充的隨機試驗,顯示在減少結直腸腺瘤的風險方面,並沒有明顯的好處,這最後的試驗最近才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IOM)和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不贊成常規普遍篩查維生素D缺乏。他們還建議更適量的[維生素D] 攝入量。例如,醫學研究所建議成人每日600800國際單位IU,也建議每日避免攝入量超過4000國際單位,這已被設定為可耐受的最高攝入量標準tolerable upper intake level

但是,非常重要必須記住的是,這些是一般公眾健康人群的指引,而且他們絕不是在排除醫生對可能有健康狀況或風險因素情況下的患者,針對性維生素D缺乏篩查或更高劑量補充表明受益所做的個別化決策individual decision-making。例如,有些患者就可能有更高量維生素​​D的需求。

這可以包括有骨骼健康問題(骨質疏鬆症,骨軟化症osteomalacia)或飲食太差,花最少的時間在戶外,患有吸收不良綜合徵malabsorption syndromes,,或服用會影響維生素D代謝藥物(糖皮質激素glucocorticoids,抗驚厥藥物,和抗結核藥物干擾)的患者。

因此,總體來說,就對有骨骼健康問題或特殊風險因素者篩查維生素D缺乏,甚至,對有較高的需求,可能每日必須給予高於4000國際單位更高劑量維生素D治療的患者,個別化決策有其角色。在未來幾年,大規模的維生素D補,包括高劑量的維生素D補充的隨機試驗,即將完成,而這些結果將予以公佈,將有助於教導臨床決策,敬請關注這些結果。

非常感謝你的關注。我是JoAnn Manson

[摘譯自JoAnn E. Manson ,Vitamin D: Time for Rational Decision-Making. Medscape OB/GYN & Women's Health, Manson on Women's Health, November 02, 2015, 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853373]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