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淋病治療中局部殺菌劑是否有作用?

[鴨嘴大夫眉批]控制咽部淋病傳播,使用殺菌漱口劑作為輔助治療可能更有效,商業牙科漱口劑李施德林作為咽部淋病的有力治療,提供了有希望的抗菌藥物替代品。

淋病奈瑟氏雙球菌抗菌素抗藥性前三名的最大威脅。2011年引入了頭孢曲松ceftriaxone和阿奇黴素azithromycin的雙重療法Dual therapy,目前,即使在英國和美國進行雙重治療,多藥抗藥性淋病也已迅速的出現。治療失敗主要發生於咽部感染。

目前廣泛接受的是,咽部淋病是對淋病的傳播和抗菌素抗藥性發展的主要貢獻,也是控制工作的關鍵目標。此外,最近的研究表明可以從唾液中分離出可存活的淋球菌,促使重新評估淋病傳播和控制策略,就應該考慮治療和控制淋病的新方法,例如也許首先應將咽部感染作為局部治療目標,而使用殺菌劑將是一種選擇。

殺菌劑用於預防或治療感染的概念來自里昂的一項研究,發現三種防腐化合物,苯扎氯銨,氯己定和壬苯醇都能保護免受沙眼波衣菌感染。意外的是商業潤滑劑中的殺菌劑,對分離的沙眼波衣菌和淋病奈瑟氏雙球菌抑制作用。有足夠的證據表明,通過目標命中咽部淋病,我們可以控制傳播,使用殺菌漱口劑作為輔助治療可能更有效。

最近的英國性健康和愛滋病毒協會會議上發表了一個令人興奮的研究,評估了李施德林(商業牙科漱口劑)作為咽淋病的有力治療,提供了有希望的抗菌藥物替代品。另一項研究表明,使用單一0.12%和0.2%氯己定漱口水,少至30秒即可將唾液菌群的細菌存活力降低95%,需要7小時才能回復正常,表明含氯己定的漱口水對淋病奈瑟氏雙球菌可能非常有效。

結論是,在「舊」區域使用「新」背景,殺菌劑有助於控制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抗菌素抗藥性威脅之一的快速變化的微生物。

淋病奈瑟氏雙球菌Neisseria gonorrhoeaeNG)在史上曾非常成功發展出對每一種用於治療它的抗微生物劑antimicrobial的抗藥性,現在已被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re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1描述為抗菌素抗藥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AMR)威脅的前三名。2011年引入了頭孢曲松ceftriaxone和阿奇黴素azithromycin的雙重療法Dual therapy,試圖延緩淋病進一步的抗藥性,這是特別重要的,因為這兩種抗菌藥物antimicrobials是最新的可靠選擇。令人擔憂的是,即使在英國和美國進行雙重治療,多藥抗藥性淋病multidrug-resistant gonorrhoea的出現也迅速成為現實問題。治療失敗主要發生於咽部感染。目前廣泛接受的是,咽部淋病是對淋病的傳播和抗菌素抗藥性AMR發展的主要貢獻,是控制工作control efforts的關鍵目標。此外,最近的研究表明,可以從唾液中分離出可存活的淋球菌,促使重新評估淋病傳播和控制策略。

考慮到這一點,且沒有有效的疫苗前,就應該考慮治療和控制淋病的新方法,例如,殺菌劑Antiseptics將是一種選擇,也許首先將咽部感染作為局部治療目標。殺菌劑用於預防或治療感染的概念不是新的,實際上仍然是臨床微生物學和牙科學中感染控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即使在性健康之中,抗菌化合物antiseptic compounds在發現抗生素之前已被評估和使用。1917年的第一份報告之一,描述了含有檸檬酸鉀potassium citrate的溶液用於治療淋病的尿道灌洗urethral irrigation,因而結束了疾病延長的持續時間。用於治療淋病的前抗生素時代的其他化合物包括汞,硝酸銀silver nitrate,砷,銻,鉍,金和各種異國香料,但隨著青黴素penicillin的發現,它們被排除在外,特別是因為抗生素更有效和毒性更小。

即使如此,儘管發現了許多抗生素,但在性健康中仍然研究殺菌劑,這主要是以陰道栓劑vaginal pessaries /凝膠形式的體外研究或局部應用。例如,Ison等人在1987年進行了一項隨機對照試驗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RCT),比較了2 g口服甲硝唑metronidazole與陰道內氯己定子宮栓劑chlorhexidine pessary治療細菌性陰道炎bacterial vaginosisBV),發現相同效果。此外,系統回顧治療細菌性陰道炎的殺菌劑antiseptics和消毒劑disinfectants,認知到這些化合物的價值,並呼籲在這一領域進一步研究。也已經對沙眼波衣菌Chlamydia trachomatisCT)和淋病奈瑟氏雙球菌NG研究了局部殺菌劑的陰道內應用,儘管是在老鼠模型中。里昂Lyons的一項研究發現三種抗菌化合物,苯扎氯銨benzalkonium chloride,氯己定chlorhexidine和壬苯醇nonoxynol-9,都能保護免受沙眼波衣菌CT感染。重要的是,雖然以前的研究調查了殺菌劑的保護能力,Spencer等的一項研究評估了七種商業殺微生物劑commercial microbicides作為淋病奈瑟氏雙球菌治療的療效,發現與對照相比,全部殺菌劑都成功。這些研究證明了寶貴的證據,即使作為原理論證proof of principle,治療性傳播感染可能有替代選擇,最重要的就是淋病。另一方面,僅在小鼠模型murine models中進行了評估陰道內應用殺菌劑治療淋病,人類的臨床療效和安全性尚未得到研究。陰道菌群在維持陰道健康方面是複雜而重要的,任何使用的殺菌劑s總是會破壞菌叢flora以及感染性生物體infectious organism,並且不平衡的風險和隨後併發症仍然是應被評估的風險。

已被考慮的另一個感興趣的領域,可能意外的是商業潤滑劑commercial lubricants中的殺菌劑。兩項研究描述了各種殺菌劑對分離的沙眼波衣菌和淋病奈瑟氏雙球菌抑制作用,儘管文章基調tone of the articles更符合潤滑劑對性傳播感染STI檢測造成假陰性,就潤滑劑作為針對性傳播感染的預防措施,在使用方面開闢了新的途徑。這與最近的證據顯示有關,男與男性行為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MSM)使用唾液作為潤滑劑,與男性直腸淋病的危險因素特別相關,特別是因為淋病奈瑟氏雙球菌可以從唾液中分離出來。這個有趣的領域可以進一步研究,可能作為男與男性行為MSM比較使用商業潤滑劑或唾液的的病例對照研究case-control study

然而,不可忽視的是,咽部在傳播淋病奈瑟氏雙球菌和發展抗菌素抗藥性AMR方面的作用。有足夠的證據表明,通過目標命中咽部淋病,我們可以控制傳播。由於咽部粘膜中的抗微生物滲透性antimicrobial penetration是值得懷疑的,特別是與新評估的抗生素antimicrobials如慶大霉素gentamicin相比,使用殺菌漱口劑antiseptic gargles作為輔助治療可能更有效。Kit Fairly醫師/教授在最近的英國性健康和愛滋病毒協會British Association for Sexual Health and HIV BASHH)會議上發表了一個令人興奮的研究,評估了李施德林Listerine(商業牙科漱口劑)作為咽淋病的有力治療。這項隨機對照試驗RCT和進一步的體外研究in vitro studies發現,李施德林對淋病奈瑟氏雙球菌的抑制作用提供了有希望的抗菌藥物替代品。當然,李施德林不是唯一可用的商業漱口水,因此也可以評估其他具有不同活性成分的化合物。例如,一些漱口水含有氯己定chlorhexidine,也是在醫院環境中用作消毒劑disinfectant的化合物,它是非常具殺菌力的,也廣泛用於牙科醫學。Tomas等人的一項研究表明,使用單一0.12%和0.2%氯己定chlorhexidine漱口水,少至30秒即可將唾液菌群的細菌存活力降低95%,且需要7小時才能回復正常。氯己定對淋病奈瑟氏雙球菌NG的最小殺菌濃度已顯示在12.5250μg/ mL之間,表明含氯己定的漱口水可能非常有效。

殺菌劑不是新的,但是在「舊」區域使用「新」背景並從其他醫療保健學科學習,可能有助於控制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抗菌素抗藥性AMR威脅之一的快速變化的微生物。當然,問題仍然是,如果殺菌漱口液成功,我們是否應針對徹底的淋球菌根除,還是減少感染負荷即足以減少傳播?

出處和同儕審查peer review
委託; 內部同行評審。
性傳播感染雜誌Sex Transm Infect 2017; 932):79-80 ©2017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BMJ出版集團

[摘譯自Victoria F Miari; Catherine A Ison,Is There a Role for Topical Antiseptics in the Treatment of Gonorrhoea?, News & Perspective >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Sex Transm Infect. 2017;93(2):79-80. , edscape OBGYN & Women's Health, 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876362?nlid=114513_904&src=WNL_mdplsfeat_170502_mscpedit_obgy&uac=64803EN&spon=16&impID=1339920&faf=1.]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