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停經可能增加2型糖尿病的風險嗎?

[鴨嘴大夫眉批]

停經前後期與體重增加和內臟脂肪的增加以及葡萄醣體內平衡的紊亂有關。口服雌激素的治療與伴隨發生的2型糖尿病的風險較低相關,相比之下,停經後婦女中較高的內源性雌激素濃度與葡萄糖和胰島素的循環濃度增加,及2型糖尿病的風險較高相關。 同樣,初經年齡太早和終生暴露於內源性雌激素的增加,與胰島素抵抗和2型糖尿病風險增加也相關。

45歲以前年齡的停經與2型糖尿病的風險增加有關。該研究是少數研究停經年齡與2型糖尿病風險之間的關係之一。 過去關於停經期和心臟代謝疾病之間聯繫的研究更側重於心血管疾病,指出早期停經與心血管疾病風險增加之間的聯繫。雌激素濃度下降和其他停經的不利影響可能發揮作用;例如,停經期與體重增加,內臟脂肪增加和葡萄糖代謝受損有關,所有這些可能會增加2型糖尿病的風險,從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9.2年的中位隨訪期間,348名婦女發生2型糖尿病。根據年齡,進入研究時間,賀爾蒙替代療法和生殖因素(月經初潮,妊娠年齡)調整的結果顯示,晚期停經期的婦女與其他婦女相比,具有明顯降低的2型糖尿病風險。與晚期停經期相比,2型糖尿病的風險幾乎高於過早停經的4倍(風險比,3.65),是早期停經期(風險比,2.36)的兩倍,比正常停經期高出62% (風險比1.62; P趨勢P for trend <.001)。

對於每延遲1年停經期開始,2型糖尿病的風險下降4%(風險比HR0.96)。調整各種混雜因素,包括葡萄糖濃度,胰島素濃度和遺傳風險,並沒有改變結果。

臨床背景

2型糖尿病是老年人最重要的慢性疾病之一,且醫師常對見的危險因素都熟悉。停經期的時機能否影響女性患糖尿病的風險?本研究的作者評估了這個問題,並提供了停經前後和停經期後peri- and postmenopausal periods的內分泌生理學及其潛在的臨床後果。

停經前後期perimenopausal period與體重增加和內臟脂肪的增加以及葡萄醣體內平衡的紊亂有關,口服雌激素的治療與伴隨發生的incident 2型糖尿病的風險較低相關。

相比之下,停經後婦女中較高的內源性雌激素濃度,與葡萄糖和胰島素的循環濃度增加,及2型糖尿病的風險較高相關。 同樣,初經年齡太早early age at menarche和終生暴露於內源性雌激素的增加,與胰島素抵抗和2型糖尿病風險增加相關。

以前的研究一般發現,年齡在45歲以下的停經期婦女心血管疾病和早期死亡風險增加。然而,調查停經時機和2型糖尿病的風險研究已經產生了不同的結果,目前的研究涉及到這個問題。

研究概要和遠景

根據718日在糖尿病剘刊Diabetologia上發表的一項研究,無論各種混雜因素如何,45歲以前年齡的停經與2型糖尿病的風險增加有關。

「基於在基線沒有2型糖尿病的停經後婦女的大量人群研究中,我們發現早期開始自然停經early onset of natural menopause2型糖尿病風險增加有關,與2型糖尿病的潛在中間危險因素potential intermediate risk factors(包括 [體重指數],葡萄糖和胰島素濃度)和內源性激素和[性激素結合球蛋白sex hormone-binding globulin]的濃度無關」,來自荷蘭Rotterdam鹿特丹的Erasmus大學醫學中心的Taulant Muka醫師,博士和同事寫道。

「我們還表明,共有遺傳因素shared genetic factors無法解釋自然停經年齡與2型糖尿病風險之間的關係。」他們補充說。

45歲以前年齡的停經與2型糖尿病的風險增加有關。該研究是少數研究停經年齡與2型糖尿病風險之間的關係之一。過去關於停經期和心臟代謝疾病cardiometabolic disease之間聯繫的研究較側重於心血管疾病,指出早期停經與心血管疾病風險增加之間的聯繫。

雌激素濃度下降和其他停經的不利影響可能發揮作用;例如,停經期與體重增加,內臟脂肪增加和葡萄糖代謝受損impaired glucose metabolism有關,所有這些可能會增加2型糖尿病的風險,從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但停經年齡是否與2型糖尿病風險相關,目前尚不清楚,以前的橫斷面研究cross-sectional studies調查兩者之間關聯產生了矛盾的結果。以前研究中沒有研究停經後賀爾蒙的濃度在停經年齡和2型糖尿病風險之間關聯的作用。

晚期停經與2型糖尿病風險降低有關

為了評估這個問題,研究人員從鹿特丹研究Rotterdam study中研究了3639名停經後婦女(平均年齡66.9歲),這是1990年至1993年期間在鹿特丹Ommoord區開始的一項前瞻性隊列研究。該研究排除了已經患有糖尿病,非自然停經(如手術後),或首次評估時不是停經後的婦女。

婦女問卷調查自我報告自然停經期的年齡。 然後,研究人員將婦女的停經狀態分為過早premature<40歲),早期(40-44歲),正常(45-55歲)或晚期(> 55歲)。 關於發生2型糖尿病的數據來自每4年進行的臨床訪視期間的醫療記錄和血糖測量。

作者還對潛在的混雜因素進行了廣泛的醫療記錄檢查,如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吸煙,酒精消費,生殖因素,生活方式和心臟代謝危險因素cardiometabolic risk factors。實驗室檢查包括促甲狀腺激素,膽固醇,炎症標誌物(如C-反應蛋白C-reactive protein),胰島素,雌激素和其他性賀爾蒙濃度。

最後,他們使用與過去研究中確定的自然停經年齡相關的基因,計算遺傳風險。

9.2年的中位隨訪期間,348名婦女發生2型糖尿病。根據年齡,進入研究時間,賀爾蒙替代療法和生殖因素(月經初潮,妊娠年齡)調整的結果顯示,晚期停經期的婦女與其他婦女相比,具有明顯降低的2型糖尿病風險。

與晚期停經期相比,2型糖尿病的風險幾乎高於過早停經premature menopause4倍(風險比hazard ratio [HR]3.65),是早期停經期(HR2.36)的兩倍,比正常停經期高出62% (風險比1.62; P趨勢P for trend <.001)。

對於每延遲1年停經期開始,2型糖尿病的風險下降4%(風險比HR0.96)。  調整各種混雜因素,包括葡萄糖濃度,胰島素濃度和遺傳風險,並沒有改變結果。

作者提到自然停經的年齡可能與老化相關的遺傳途徑相關。所以停經可能是一般老化的標誌,而不僅僅是生殖系統的老化。具有老化較快遺傳傾向的婦女,可能與較不有效的去氧核醣核酸DNA修復機制相關,可能更有可能完成早期停經。這反過來可能成為一般健康的標誌,包括2型糖尿病的風險。

然而,現在,其病理生理學依然不清楚。

「自然停經的早期開始是停經後婦女2型糖尿病風險的獨立標記,需要未來的研究來檢查這種關聯背後的機制,並探討自然停經時機是否可以增加糖尿病預測和預防價值。」作者得出結論。

本研究由MetagenicsERAWEBZonMw(荷蘭衛生研究與發展組織Netherlands Organization for Health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資助。 Muka博士是ErasmusAGE的僱員,該公司是由雀巢營養(Nestec),MetagenicsAXA資助的老齡化研究中心center for ageing research f。 文章中列出了其他作者的披露。

糖尿病Diabetologia。 於2017718日線上發布。

研究亮點

·            研究數據來自鹿特丹研究報告Rotterdam Study,該研究報告了1990年至1993年期間,7983名第一批年齡在55歲以上的成年人,之後的成員來自2000年和2006

·            目前的分析集中在沒有存在糖尿病史的停經後婦女。停經期Menopause被定義為過去12個月沒有月經。

·            研究人員根據停經時間,將研究隊列分成組:

過早Premature:不到40
早期:40-44
正常:45-55
晚期:55歲以上

·            主要研究結果是通過實驗室檢查確定的停經時間和2型糖尿病之間的關係以及抗糖尿病治療的藥物評估。

·            主要研究結果進行了調整,以解釋社會人口學sociodemographic,健康習慣和健康史變量以及參與者的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            3639名婦女提供數據進行研究分析。 平均登記年齡為66.9歲,停經年齡為50.0

·            2.3%的研究隊列患有停經期過早,8.2%的女性經歷早期停經。

·            中位隨訪期為9.2年。 在此期間,348名婦女發展為糖尿病。

·            與晚期停經late menopause的婦女相比,過早停經premature menopause婦女的糖尿病風險比為3.795%信賴區間 CI1.8-7.5), 早期停經期early menopause婦女的風險比分別為1.695%信賴區間,1.0-2.8)。

·            比較正常停經和晚期停經年齡,在糖尿病風險方面沒有差異。

·            在停經前每年糖尿病風險比大約為0.9695%信賴區間I0.94-0.98)。

·            評估其他內源性性賀蒙對糖尿病風險的任何改變作用modifying effect的分析均為否定的。 基於吸煙史或婦女年齡的分析也未能改變主要研究結論。

臨床意義

·            停經前後期perimenopausal period與體重增加和內臟脂肪增加以及葡萄醣體內平衡glucose homeostasis紊亂有關。 口服雌激素的治療與較低發生2型糖尿病的風險相關。 相比之下,停經後婦女中較高的內源性雌激素濃度與葡萄糖和胰島素的循環濃度增加以及較高2型糖尿病的風險相關。

·            目前的研究發現,過早和早期停經期premature and early menopause與較高2型糖尿病的風險相關,但晚期停經期late menopause就沒相關。

·            對醫療團隊Healthcare Team的影響:目前的研究應該促使醫療團隊在過早或早期停經期premature or early menopause的婦女中處理糖尿病的危險因素,並考慮增加對糖尿病的監測。

[摘譯自Veronica Hackethal,Can Early Menopause Increase Risk for Type 2 Diabetes?News & Perspective Drugs & Diseases CME & Education Academy Consult Video ,New From Medscape Education Clinical Briefs8/21/2017,Medscape OBGYN & Women's Healthhttp://www.medscape.org/viewarticle/884183?src=wnl_tpal_170822_mscpedu&impID=1416119.]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