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醫學] 用於待產和分娩時處置疼痛的催眠

[鴨嘴大夫眉批]

調查催眠在待產和分娩時對疼痛處置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仍然只有相對較少的研究評估催眠在待產和分娩中的使用。催眠可能會減少待產時鎮痛劑的總體使用,但不能減少使用硬膜外epidural(無痛分娩)

結論是催眠組和對照組婦女之間,對疼痛緩解,應對陣痛意識r或自然陰道分娩的感覺滿意沒有明顯的區別。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對疼痛緩解或應對陣痛意識的滿意度,我們鼓勵任何未來的研究都要優先考慮這些結果的測量。

摘要

[背景]

本綜述是一系列Cochrane評價調查分娩疼痛處置的評論之一。這些評論都有助於概述對分娩婦女疼痛處置的系統評價,並分享通用方案。此評論更新了同一標題審核的早期版本。

[目的]

調查催眠在待產和分娩時對疼痛處置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搜索方法]

我們搜查了考科藍妊娠和分娩組的試驗登記冊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 Group's Trials Register2015930日)以及初級研究和評論文章的參考文獻清單。

(譯者註: 考科藍Cochrane是獨立、非營利非政府組織,成立的目的是希望以系統化的方式組織醫學研究的資訊,依照實證醫學的原則來提供醫護專業人員、病人、醫療政策致訂者等人需要的資訊,以便於在醫療上的選擇。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0%83%E7%A7%91%E8%97%8D)

[選擇標準]

隨機對照試驗(RCT)和準隨機對照試驗quasi-RCTS比較分娩準備時preparation for labour使用催眠和/或分娩時during labour使用催眠,有或沒有同時使用藥理學或非藥理學的疼痛緩解方法,與安慰劑,無治療或任何止痛藥物或技術作對比。

[數據收集和分析]

兩位評價作者獨立提取數據並評估試驗質量。我們盡可能聯繫研究作者,尋求有關數據和方法的更多信息。

[主要結果]

我們在9個試驗中隨機分組了2954名婦女,試驗偏倚的風險risk of bias是變化的,有幾個設計良好的大型試驗和一些很少有關試驗設計報告的試驗。雖然9項試驗中有8項評估了產前催眠治療antenatal hypnotherapy,但這些試驗在時間和技術方面存在很大差異,一項試驗在分娩時during labour提供催眠治療。

在這次更新的評價中,我們將催眠干預與所有對照組(主要比較main comparison)以及特定控制條件進行了下列比較:標準護理standard care9項隨機對照試驗RCT),支持性諮詢supportive counselling2項隨機對照試驗RCT)和放鬆訓練relaxation training2項隨機對照試驗RCT)。在主要比較中,婦女在催眠組中使用藥物緩解疼痛或鎮痛的可能性低於對照組(平均風險比average risk ratioRR0.7395%信賴區間CI 0.57-0.94,八項研究,2916名婦女;非常低質量證據low-quality evidence;隨機-影響模型random-effects model)。

對於大多數其他主要結果other primary outcome,催眠組中的婦女與對照組中的婦女之間沒有明顯差異。應對陣痛意識sense of coping with labour(樣本差平均值MD 0.22,95%信賴區間 -0.14~0.58,一項研究,420名婦女;低質量證據)或自然陰道分娩(平均風險比RR 1.12,95%信賴區間0.96-1.32,六項研究,2361名婦女;低質量證據;隨機效應模型)之間沒有明顯差異。對於同時接受哌替啶pethidine治療的催眠組婦女(樣本差平均值MD 0.41,95%信賴區間 -0.45~1.27;一項研究,72名婦女),笑氣Entonox(樣本差平均值MD 0.19,95CI -0.190.57;一項研究,357名婦女),自我催眠self-hypnosisMD 0.28,95%信賴區間 -0.320.88;一項研究,160名婦女)或硬膜外epidural無痛分娩(樣本差平均值MD -0.03,95%信賴區間 -0.400.34;一項研究,127名婦女),對疼痛緩解(出生後兩週7分量表seven-point scale測量)的滿意度沒有明顯差異,但接受水浸water immersion的婦女輕微有利於催眠的益處(樣本差平均值MD 0.52,95%信賴區間 0.04-1.00;一項研究,174名婦女,全為低質量證據)。當疼痛緩解滿意時,對疼痛緩解的滿意度沒有明顯差異。報告患者有足夠的疼痛緩解(風險比1.06,95%置信區間0.94-1.20,一項研究,264名婦女;低質量證據)。應該注意的是,對於藥理學疼痛緩解和自發性陰道分娩,有證據表明存在相當大的統計學異質性,而亞組分析無法完全解釋這一點。

對於本次評價的次要結果secondary outcomes,在可獲得數據的大多數結果中,催眠組中的婦女與對照組中的婦女之間未發現明顯差異。對於疼痛強度,經歷分娩滿意度和產後抑鬱症,與所有對照組相比,催眠組的婦女有利的證據好壞參半mixed evidence regarding benefits。對於這些的每一個結果,來自一個以上試驗的數據可用於分析,但由於測量方法的差異而無法合併。有證據表明,催眠組中的婦女在出生後住院超過兩天的人數較少,但這一發現只是基於一項小型研究(風險比RR 0.11,95%置信區間0.02-0.83)。在可用數據的其他次要結果中,催眠組和對照組的婦女之間沒有明顯的差異。

在催眠與特定類型的控制條件:標準護理standard care,,支持性諮詢和放鬆訓練relaxation training的比較中,催眠組中的婦女與標準護理對照組或放鬆對照組中的主要結果之間沒有明顯差異。與支持性諮詢對照組的婦女相比,催眠組的婦女使用藥物鎮痛的可能性較小(平均風險比RR 0.48,95%置信區間0.32-0.73,兩項研究,562名婦女)。他們也更有可能自發陰道分娩(風險比 2.42,95%置信區間1.43 to 4.07),儘管這一發現只是基於一項小型研究的結果。總體而言,這些新的比較顯示出比包括所有對照組的比較更少的統計異質性statistical heterogeneity

[作者結論]

仍然只有相對較少的研究評估催眠在待產和分娩中的使用。催眠可能會減少待產時鎮痛劑的總體使用,但不能減少使用硬膜外epidural(無痛分娩)。催眠組和對照組婦女之間,對疼痛緩解,應對陣痛意識sense of coping with labour或自然陰道分娩的感覺滿意沒有明顯的區別。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對疼痛緩解或應對陣痛意識的滿意度,我們鼓勵任何未來的研究都要優先考慮這些結果的測量。

主要比較的證據是使用GRADE評估的,因為擔心證據不一致,設計限制和不精確,所有降级决定的主要結果品質低下。需要進一步研究大型,精心設計的隨機對照試驗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以評估催眠是否對待產和分娩時的疼痛處置有價值。

[摘譯自Madden K et al,Hypnosis for pain management during labour and childbirth.,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6 May 19;(5),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7192949.]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