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5月11日  

 

.婦產科老醫不死,只是逐漸凋零而已

子宮被切掉的病人因為她的子宮已被切掉就可放心了,因為現在全民健保人民公社制度下,甘願冒險替病人開刀的醫師也不多了,反正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同樣一台刀,好開的不到一小時就完成了,和難開的三小時都開不完,風險多,合併症多,醫療糾紛也多,醫師不同工同酬,尤其是公立醫院,薪水也沒什麼增加何必老和自己過不去?碰到不討好刀,還是少開為妙。

像台乂黃教授的案子,在婦產科界「子宮切除手術」真的是很簡單普通,不過是住醫師第二年或最多第三年的必備訓練項目,通常住院醫師也可以在不到一小時之內就可輕鬆下台,為什麼一位四十年開刀經驗的國家級主治醫師要花二個小時四十分,還要輸十二袋的血才能完成呢.?而結果病人不但要求償九百萬元,還要老醫師當面道歉認錯?在黃教授案後這種犧牲奉獻的傻勁,應該已是絕響了。

蠟炬成灰淚始乾,老醫不死,只是逐漸凋零而已,這應是當今多少婦產科醫師心情故事的寫照?(910504)

.回歸產婆接生的年代

您可能不知道, 在大型教學醫院已在訓練資深護士來擔任醫師助理,也就是化暗為明在把密醫合法化了,您更不可能知道,衛生當局早就在未雨綢繆,醞釀通過「助產師法」,以免日後找不到婦產科醫師接生,預備要來一個產科大政變。

要不是幾位婦科有識之士誓死把關,沒讓助產師通過,今年之後不但以後要合法回歸產婆接生時代,而且助產師法明文規定若是臨時難產病危時,要病家自行覓醫轉診剖腹生產,事後醫療糾紛和助產師完全無涉,此條文雖經醫界人士努力修法堅持必需由助產師負責轉院或介紹產科醫師來急救,借問十萬火急之時,命在旦夕之間 ,有那個列士醫師願意來淌這種渾水?;到時一屍兩命,那位病家誰能寬宏大量,原諒急救醫師的見義勇為?

. 興訟教戰手冊挑撥離間

最近有名律師一再上媒體曝光打知名度,頻頻呼籲病人們要如何對付醫師,教民眾步步為營,如何影印病歷?如何留下針筒証據? 教戰民眾如何捉醫師辮子的密訣手冊,好像是在捉小偷, 捉不勝捉防不勝防, 鼓勵興訟挑撥離間形同婦產科醫師在介紹墮胎罪一樣罪不可恕。

有位保險界老友最近才自美回來說,在美國律師都是追著救護車跑或直接跟葬儀社掛勾,以便興訟可以按件分酬。甚至大手筆的還企業化,聯合買一台X光機車,守候在工廠前面,免費替下班工人照胸部X,以便招攬生意代客求償。台灣律師有一天若落魄到要學美國那一套就慘了,醫病關係被攪得爾虞我詐,每一位被開刀的患者,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腎臟還在不在?不知道會不會被醫師偷偷開掉拿去賣了一個,那才真是風雲變色,日月無光的醫療生態末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