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10月21日  

 

一.以天下為己任

一位臨床醫師只能治一個個體的疾病,而公共衛生的專家卻可以控制、防止而治療一個社區人群的集體流行病,後者對國民健康的貢獻自然是大多了。且可知,要解決醫師同仁的醫療糾紛個案, 折衝調處不過只是解決一個個人的煩惱,既激不起什麼漣漪水花,案件仍每天都在輪迴發生,也沒有什麼共識定論。其實訴訟調解都不過是末道小節,還都是專屬律師們的事務,但望鴨嘴大夫若能自司法醫學,自醫師倫理,自民眾心理來釐清醫病癥結,打破司法隔閡,平衡損害賠償,那才是最終徹底解決醫療糾紛之法,也才是保障民眾就醫權益,維護國民健康福祉之鑰。---這就是鴨嘴大夫今後餘生所計畫努力的方向。

. 介紹朋友看醫師

做為一個醫師的朋友,友誼的價值並不在於拿藥時不必付錢或是看病時特別優待優先看診,有時候能讓醫師撕下假具, 開誠佈公坦蕩蕩的給患者一些良心的建議,獲益應是比用金錢衡量來得多,但有的朋友願意介紹朋友來看病,主要是因為強調這位醫師看病看她的面子會給她打折或因為大家都是朋友,所以拿藥都不用付錢,醫師也不敢跟她收錢,這樣其實反而是增加醫院作業上的許多困擾。從前鴨嘴大夫請到一位曾是大型中餐廳的老闆娘當護士,她就說過就是因為餐廳賖賬太多,白道黑道大家都簽賬不還,拿不到現金週轉,但上市場買菜、買魚、買肉都要現金,所以很快就週轉不靈不支倒閉了,結果才要到診所作護士以維生計。診所醫院雖不會那麼慘,但是到醫院不必付錢或因為認為醫師很有錢根本不在乎這個錢,這個心態其實也很奇怪。

相信我們打官司要找律師,當然要找一位可信任,有擔當而且有勝訴保證的律師,我們只希望他價錢公道不會亂楷油,、良好的服務態度與關切的同情都是一般人最需要的法律服務,但對醫師的期待,為什麼就又會有不平等的看法和雙重標準的待遇了,還希望免費服務,奇怪?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