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991120

  1. 現在在政大研究所和大學部合開的「刑事訴訟法」或是研究所獨開的「消費
  2. 者保護法專題」課程,教授都將值得參考的文獻或是相關論文,不但告訴同學,而且主動要求班代表影印給需要的同學,而班代表就把這些資料放在學校附近指定的影印店,需要的同學就自行到影印店當場影印或是取去已經影印好的資料,非常省時而且方便,頓時覺得是今日大學裡,一種嶄新又有效率的做法,值得一提。

    另外像刑事訴訟法的林鈺雄教授,事先把上課的資料、摘要上網站,由需要的同學直接copy下來,或消費者保護法的黃立教授更先進,就直接在電腦文書檔上上課,而且將有關資料都由班代e-mail給同學。鴨嘴大夫在上課時使用電腦筆記,可以把上課的摘要直接copy在電腦文書檔上,上課時再加上教授的說明,添加筆記非常地方便,這是網站在大學教育一大進步。

  3. 邱聯恭教授的民事訴訟法講義提到,在社會上權利受侵害亦是一種危險,如
  4. 何設立保險制度,「法律扶助制度」,協助權利被侵害人,即屬重要之事。在德國、瑞典、美國所以設有「訴訟保險制度」,就是不能擔保日常生活絕不會受他人侵害,但吾人又不能隨時準備聚精訴訟。

    醫師執行醫療業務,我們也可以說,當遇有醫療糾紛的時候,醫師所必須負擔的時間、人力,以及最後賠償的鉅額數目,全都不是醫師所能負擔的,所以醫療責任保險將來的目標並不只是金錢賠償,關於醫師法律扶助方面,也是必須要加強協助或代理的重點之一。

    3.有關現代型的紛爭通常是威脅整個生存環境,譬如花生油中毒事件,戴奧辛事件等,是威脅整個生存環境,是向來通常訴訟理論所不能解決的---如果訴訟制度不能有效率地加以救濟,受害人不能安穩地睡、不能安全地吃,等於過著非人的生活,如果以醫學上來說,健康的人不能安全地生活,生病的人不能安全地治癒,這就當然牽涉到訴訟法跟人的尊嚴的問題。所以研究訴訟法,其理論應如何站在人性的觀點來運用,必是今後重大的課題。(參考邱聯恭教授的民事訴訟法講義)

  5. 像消費者保護法七條條及民法第191條之三,針對醫療糾紛,給予醫院及醫

師無情的打擊,然後醫師就不得不採取防衛性醫療的逃避政策。這個時候,衛道之士又際出醫療法第四十三條,醫師法第二十一條:「醫師對於危急之病症,不得無故不應招請,或無故遲延」的尚方寶劍,限制醫師不能不看病危急診的義務,利用泛道德化的法條來束縛工作權,所以醫師能夠處理的方式就是避重就輕,選擇避開外科、婦產科、麻醉科這些高危險的科別,以致於將來十年之後,老將凋零新秀未起,台灣人要生產分娩,會有找不到產科醫師之虞,勢必再回歸藉助產士或是實習醫師接生,甚至將來要開個盲腸炎,也要等五個月、六個月,或是花錢到新加坡、香港、美國去開刀,這樣的醫療照護水準是一個人性尊嚴的社會嗎?

所以在考慮制定醫療政策時,譁眾取寵之餘,對於高危險行業的醫師,濫用法律制裁的大刀同時,不旦不能減免醫師的責任,還照常給予高標準的完美主義苛求,是不智的。針對「可容許性之危險」的容忍程度,研究如如何給予緩衝的餘地,或是何減緩醫師的直接制裁,但又不侵犯一般人民的生存權及健康權,而將許多不可抗力的風險藉由社會來共同分擔,這個大任也就是非藉助「醫療責任保險合作社」的方式來解決不可。

5..邱聯恭教授筆記說,依其理論,地方法院之法官與最高法院之法官地位相同,最優秀之法官留至第一審,概發生糾紛紛爭之事實,究竟發生紛爭始點於地方法院比最高法院比較有可能發現,任何案情之調查,時間因素至為重要。如果從訴訟基本原理來看得話,第一審將事情認定清楚,將來高等法院、最高法院得追求或是爭議之可能性始終提高,第一審就使事實模糊,上訴高等法院是發揮事情能不能解決,在第一審判決時使當事人心悅誠服,自然減輕高等法院之負擔。

我國最高法院法官有五十位左右,而日本僅有十五位,日本人口有一億兩千萬,我國目前台灣地區約兩千萬,日本上訴最高法院之案例,一年有一千五百件,我國上訴最高法院之判例,一年竟六千件,由此統計資料可之下級法院可能亂判,否則必定存有某些問題。(參考邱聯恭教授的民事訴訟法講義)

6.針對政大碩乙班同學,在面臨期末考試的時候,一半的教授大多會很民主的詢問大家意見,要用考筆試的方式或報告的方式?作選擇時,除了鴨嘴大夫想報告之外,他們都會一致選擇自我挑戰---不但要用考試的方式,而且要求不要看書測驗,這種違反學生對考試的恐懼心理,又甘之如飴的表現, 心理學上是值得探討的一個主題,值得醫學研究。

當然最主要的就是基於個人對自己學問的信心,及接受考驗的挑戰企圖心吧,但鴨嘴大夫入境問俗,每每都被考試折磨的哇哇叫,經常開夜車都挑戰不來,在內心都恨得心癢癢的,唸的心理不平衡,也該作一下精神鑑定了。

7.民訴第三十二條第一項第七款規定法官迴避制度,謂推事曾為該事件之前審裁判,或是更審前之裁判者,應自行迴避;而刑訴第十七條第一項第八款亦有此規定---推事的參與全審裁判者應自行迴避。按迴避制度仍在迴避當事人的審級利益,以維護裁判之公平,如果曾經參與更審前裁判的推事,對案件都有先入為主的判斷,如果在讓他參與更審後的裁判,對當事人的利益恐無法保障,所以就迴避制度旨趣而言,民訴的規定比刑訴法上還要能夠保障當事人的利益。

針對刑訴動輒被告處以自由刑來說,這個法官迴避制度的規定當事人利益應該是刑訴的保障比民訴要多一點才對,為什麼反而不及?這也是值得探討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