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11月18日

 

.寵壞老公更不孕

有一位不孕症初診的患者實在是想太多,心中牽掛太多了。因為不孕症鴨嘴大夫好不容易幫她找出排卵日,敎她要把握時機,趕緊於某天清晨和老公在一起,做愛生子。結果她認為因為害怕老公心情會緊張壓力更大,結果不但不敢要求他大清草起來行禮如儀,自行決定做人時間,置醫師找了半天的排卵日不顧,而且求好心切,還不僅僅做一次,因為這樣子體貼老公,難怪她屢戰屢敗已經不孕六年了。其間中醫、西醫不時換來換去,反正她也蠻有自我主張的,最奇怪的是據說她去年來看過鴨嘴大夫一次之後,又轉求中醫治療,中醫師居然也是讓她吃排卵藥跟測量基礎體溫,最後再自由心証替她算命,決定那天是受孕日。基本上如果中醫師執業時,利用西醫的方式或是使用西藥給病人吃,會涉及符合醫師法第廿五條的所謂「不正當行為」,要處一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的行政罰,這當然跟病人無關,只是掛了中醫的名字開排卵藥給患者,跟西醫的治療方式又有什麼差別?果然一年多來患者仍是音信查無。

但是,問題並不全都在於患者是看去中醫師,還是看西醫師。也許遵循醫囑,可能她的老公會因壓力大而心情緊張,但是為了生小孩子這麼大的家庭要事,忍辱負重一下也是無可厚非吧?結果患者卻因她自己呵護過度,把老公寵壞了,連老公應有的壓力都一股腦兒由她自己一手承擔,結果本身已不怎夠健全的卵巢,弄得排卵的功能更差,相信這也是她一再失敗不孕的一大因素吧。(911107)

.張冠李戴

由副署長涂醒哲的舔耳事件可以感覺到「謠言一定要止於智者」。當時鴨嘴夫看到電視上李慶安委員滿臉正氣拿著一封信侃侃而談,,正義稟然,令人肅然起敬。但在只有一個老百姓自由心証的檢舉信下,也沒有其他任何有力證據,且尚未探求檢舉人有否何任何動機或不法企圖下,就甘願冒著為虎作倀之險也不管,就可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直上電視作秀,把一個年輕有為的人批評的一無是處,把一個人的人性尊嚴徹底毀滅,真是我國人的政治人物特色?由此也可以發現流言之可怕,而加上政治之運作,派系之衝擊更是狠毒十倍。

最後真相雖然是還了涂醒哲一個清白,至少有人有勇氣出來承擔,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這是最後也是最好的結局,要是屠老不出面呢? 涂醒哲一生英明不也就毀了?真令人替他捏一把冷汗。相信假如沒有當事人屠老勇敢出面,今天涂醒哲再怎樣辯白,再怎麼舉証,人們總是半信半疑,用有色的眼光端倪,絕對無法都完全原諒他或相信他。這一生這一世,不要說政治前途全無,連做人的人格面子都不曉得要擺到哪裡去了,而最可憐的就是明明他沒有做這件事情,在政治運作下,在媒體渲染下,他又沒有辦法証明他真的沒有做這件事情。(911107)

.撫今追昔

最近涂醒哲事件讓鴨嘴大夫回想起十多年前的被抹黑事。當年吉林路上理容院林立,某日有位理容院彪形大漢的保鏢到鴨嘴大夫診所裡面鬧場叫囂,對櫃台護理長嚷說鴨嘴大夫讓他們理容院的某某小姐懷孕了,要求遮羞賠償要來拿錢。結果不但是護理長聞之笑得腰都抬不起來,打電話通知先生娘,連在電話那頭鴨嘴大夫的老婆也都笑得前仆後仰。話說鴨嘴大夫天不怕地不怕,最怕上頭髮廳剪頭髮,每次都是頭髮快要蔓延成藤了,在老婆連哄帶騙、死拖活拉、威脅利誘之下才肯勉強踏入理髮廳,把那留了三、四個月的頭髮一鼓腦兒全部剪掉。也就是說,鴨嘴大夫最害怕的就是理頭髮,而且是眾人皆知的惡性, 鴨嘴大夫既不可能自己敢一個上理髮廳,當然更不可能還會天天去理容院理容,找理髮小姐搭訕,結果唯一的缺點反變成鴨嘴大夫清白的護身符。

後來保鑣自覺沒趣,再比照門診壁上掛的醫師證書上鴨嘴大夫的相片,發現鴨嘴大夫白髮蒼蒼, 笑逐顏開,體重高達106 公斤,有如彌勒佛般慈祥,但見鴨嘴大夫蹣蹣跚跚又未老先衰,氣喘如牛,有隨時中風之險,和把小姐珠胎暗結的那位同名同姓的翩翩紳士根本不是同一個人,所以摸著鼻子,一溜煙就走人了。撫今追昔,一開始鴨嘴大夫就認為副署長涂醒哲的舔耳事件,寫檢舉信的當事人一定是認錯人了,或根本就是有人拿著副署長的名片到處招搖撞騙,果然在鴨嘴大夫講完這回事情,為副署長辯白的第二天,報紙媒體就終於還涂醒哲一個清白了。(911107)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