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12月02日

 

. 北城醫療疏失只是浮露我國醫療失策氷山之一角

廿九日上午北城婦幼醫院醫療疏失嬰兒誤打麻針乙事, 造成一名嬰兒死亡,六名嬰兒仍在加護扆急救的憾事,震驚社會搖撼醫界,鴨嘴大夫身為台灣婦產科學會的常務理事和醫療法制和醫療糾紛委員會召集人,當然也不能輕意原諒醫護人員造成受害者人傷的過失,唯依法論法,造成今日之悲劇之原因其來有自,不是由嚴懲幾個醫護人員就可了事,這也許只是暴露我國目前醫療政策缺失的氷山之一角,而也正是大有為政府必須開始徹底檢討醫療品質與醫療生態的時機到了。另依刑民行政三法,對本案鴨嘴大夫仍有許多疑惑與另類思考,尚待近日進一步研究再談。

.北城婦幼醫院黃姓護士醫療疏失的民刑責任

北城婦幼醫院的刑事責任,基本上只有黃姓護士一人必須承擔業務過失致死或致重傷害(視生存嬰兒有否腦麻痺而定)的刑責,且仍要偵訊護士是否已有1.查看疫苗內容對不對 2.是否在有效期間内3.包裝是否完整等動作,作為減刑之參考。另因誤打的藥物過期(2002年8月到期,已過期4 個月),也是因為藥物過期作用而減效或失效,因而才有六名嬰獲救的機會,否則以該藥可抑制呼吸長達20~30分鐘來說,根本不可能有獲救的機會,基本上也可說部份不能未遂,然過失犯沒有處罰未遂犯,藥物過期並不能作為減刑之依據。

最後黃姓護士因即時發現嬰兒異狀時,馬上心外按摩,並通報院方緊急處理,也是緊急搶救成功,不知可否作為將功抵罪之參考否?另刑事有罪,民事上黃姓護士也必然要負擔起全部的損害賠償。

. 負責醫師的民刑責任

刑事方面北城醫院負責人可用「信賴保護原則」辯護,刑事上可說無罪可刑。而且當事發之時北城醫院馬上出動全院所有醫師火速趕去嬰兒室為嬰兒插管急救,並通報北縣醫療急救網支援急救,將七名嬰兒送往鄰近亞東、台大、和平和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急救,處置亦屬相當。問題是一戒地區醫院的嬰兒室可能有八支小兒的喉鏡或細小氣管插管備用嗎?

事發不久該院院長即時向家屬社會大眾道歉,並先致上十萬慰撫金給受害家屬,至為允當。唯負責人因選任監督不週.推定有過失,必須負僱用人民事責任(民法第一八八條),且可能因該護士付不起巨額賠償,法院衡量受害人和僱用人的經濟狀況,會判決負責人必須依衡平責任,承擔起全部的賠償金額。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