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12月16日

. 健保局尊重國人健康權生命權

    診所的護理長本來就知道卵巢長一個水瘤,因為鴨嘴大夫唱高調,拒絕加入健保,沒有免費服務,原囑她去台北長庚醫院找鴨嘴大夫的學弟開刀。有一天星期日她突然腹痛如絞,把閒情逸緻正在雲遊山水之間的鴨嘴大夫老遠調回診所。因當時血紅素已掉到10.5,極有可能是卵巢瘤破裂合併腹內出血, 鴨嘴大夫只好親自出馬提早給她緊急開腹探查,術後當然平安無事。

唯依健保的「緊急傷病醫療費用核退辦法」,她有權向健保局申請一些緊急傷病醫療費用。結果尚未開始申請,先打電話去健保局請教,承辦小姐客氣又很官僚的先說可能不能申請喔,很多人都浮濫申請云云。站在維護員工健康權生命權的立場,鴨嘴大夫氣急敗壞馬上去買了最新版的「行政訴訟法」,「行政程序法」,努力研讀,準備好好一顯身手,非替她申請到醫療費用不可。可惜畢竟健保局尚有不少好的父母官,二話不說費用就批准下來了。.鴨嘴大夫的唯一損失就是白唸了一本行政法,今後學富五車要,打行政訴狀行行政救濟,可是充滿鬥志,而且信心滿滿。

.保險公司還在本位主義?

話說這位護理長也有投國泰保險公司的健康壽險,開完刀翻開保險契約條款,才知道卵巢瘤是不保事項,但好在可申請住院病房費,想不到連身為大商業團體的國泰保險公司,居然然連區區七天五千元的病房費也不願給付,理由更荒謬的是說契約條款上白紙黑字寫說只限在醫院開刀才可以給付,就是說在診所開刀的就不給付。鴨嘴大夫聽這麼荒謬的遁詞,差當場中風口吐白沫,因為一年才在保險司和當年副司長,的現任魏司長就問題開過協調會。本來在法律外行人口中的醫院就是病院,誰分什麼診所、醫院來著?聽說始作俑者是安泰保險公司,他們咬文嚼字,雞蛋挑骨頭,結果眾怒難犯,鴨嘴大夫也代表醫界揚言,要婦退出分診所和院.改保其他保險公司,也聽說各大保險公司早也已順應民情,不在堅持了,,不到又有公司故態復萌?

個人當年參加由魏司長主持的會議時,記得當時義憤填膺提議,如果商業保險公司要堅持只開放在醫院開刀者才可得到保險給付的話,就要求壽險公司必須事先先明白告知,並要求壽險公會給我們一個只保醫院開刀的保險公司名單,馬上由婦產科會訊發放全國所有婦產科診所,事先教導病患改投其他保險公司,反正是商業自由競爭,堅持不保診所膽敢就報上門號,我們決定印海報貼在各大婦產科診所門上公告週知.並且要各求各大保險公司營業員必須事先善盡告知說明義務明明白白聲明:我們公司的保單不保診所開刀,若您在診所待產,但臨時難產生不出來,或臨時胎兒窘迫,死拖活拉也要您轉診到醫院開刀去,否則一毛錢也不賠….。保險法64 條的據實告知義務,會淪落到契約無效,這也應該約束保險人,否則財大氣粗不也有欺負消者之嫌嗎?

.產科醫師無奈的陳情

有會來函稱「本人自去年拒絕某無理之勒索,對方司法敗訴之後,本診所即每月不斷遭到無聊檢舉。立法委員、記者、健保局、衛生局、縣政府、鄉公所、兄弟,等等皆紛紛被利用來騷擾本人之工具。而公務單位來訪,影響病人就醫,不知情的病人還誤以為本人犯下滔天大罪。

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三台中縣衛生局藥政課接獲檢舉黑函,來察訪本診所,藥政可人員認為本診所給住院產婦用藥是違法行為,要求本診所另外為住院病患聘僱藥師。本診所告知住院產婦隨時有緊急狀況(例如:發燒、高血壓、癲癇發作、腹痛、術後脹氣、腸阻塞、乳腺發炎、產後傷口疼痛、產後子宮收縮痛、產前出血、產中出血、產後出血……等等急症),基於病人之權益,不可能叫病人拿著處方箋到診所外面藥局領藥,更何況藥師休息期間,病人到哪裡領藥?而且本診所用藥乃按健保局給付標準作業,藥政課人員認為那是本診所與健保局之間的事,對於本診所之說明置之不理,亟欲入人於罪。」

急迫用藥的情況,居然沒有含蘊以上生產急症的場合,更可笑的是連助產士都,可以公然合法自行給藥了,何況醫師?若藥政課堅持醫藥分業,是否必須搭配要求社區藥局也要和診所一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開放?藥師也要和醫師一樣一天二十四小時日夜服務,不眠不休?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