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1月20日

一.拿寶貴生命做賭注

一位瑜珈班同學的老公,今年才58 ,十天前因不明高熱達40度以上而去馬偕急診,折騰了三、四天都一直找不到高燒的原因,待醫師用抗生素控制發燒下來之後,初步診斷是懷疑肝癌或肝病變。出院前一天醫師曾建議患者做肝切片病理確定診斷,頑固不冥的患者自認西醫對肝病一向束手無策,所以不但拒絕切片而且決定要找中醫,而他的中醫朋友信誓旦旦.保証藥病除,更增加的信心,所以勇敢的自動出院走了。

瑜珈老師出院前夕去探視時,回來向鴨嘴大夫描述說:但見他病西施似的滿臉憔悴,體重頓減,事隔不過五天,一下子恍若隔世,鴨嘴大夫腦海中馬上浮出醫學上叫做「惡性體質」的病容,也就是典型的癌症患者特有的所謂慢性、消耗性的病態特徵。當下鴨嘴大夫就極力建言要他老婆趕緊帶他回馬偕住院,至少先作切片再說,否則中醫連病名都不確定,如何下藥,實在存疑?不知所治何病,如何保証三個月後病人就能生龍活虎?記得大四上施民生教授的病理學時,曾聽課過說肝癌患者三個月內一定會死,唯一不死的案例只是因為病理診斷錯誤而已(並非肝癌)。但聽患者老婆憂心忡忡說,如何苦勸,患者仍堅信中藥仙丹才可以使他馬上立竿見影,恢復健康---想不到現代醫學仍不敵江湖術士的三寸不爛之舌,而一個原本判斷正確,事業成功的生意人,對自身情事變更、危機處理的能力竟然如此無能?他老兄腹水愈來愈多,臉色愈來愈黃,日漸形銷骨立,仍頑強固執信心十足,保証三個月後要大家來看他龍活虎。

眼見著有人要拿自己寶貴的生命做賭注,好像見死不救,看著一個活生生的人類同胞,生離死別,一步一步自殺似的走向死亡之旅,鴨嘴大夫噓唏惆悵之餘,只有安慰這位瑜珈同學,要她多方録音搜集証據,若一旦老公有了三長兩短,馬上可以控告這位胡說八道,殺人不償命的江湖術士密醫罪、詐欺罪以及業務過失致死罪,少可求刑五年,民事方面並可求償因醫療契約「給付不全」的鉅額賠償。鴨嘴大夫活著不能為她老公出力,死了至少也可代理訴訟,為同學爭取福利,以告慰她身鑑的老公在天之靈。

.既然不能改變大環境,就要改變自己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聯會吳運東理事長,在會刊台灣醫界上發表一篇「走出環境變革的迷思」,自最近一期商業週刊的一篇229 個醫師失業的背後文章的感慨,文中提到民國84 年包含牙醫,全台醫師的人數為31491,到民國91 ,醫師人數增加到39506,台灣2002 年醫藥花費只佔全國國內生產毛額GDP5.5%,只足以能養活三萬名醫師,難怪健保開辦以後,不滿200 床的地區及區域醫院關了377,整拼成148 ,可以說其餘有近一萬名醫師為了求生存只好競爭了。所以理事長也不得不呼籲台灣的醫師,放下身段---「寧可當懂得變通的老鼠,也不要作無法適應環境的恐龍」。

剛好台北縣的名醫潘醫師和鴨嘴大夫在聊醫事法學時,談到大多數醫師們面對許多不合理的醫療政策或無理的要求打壓,只會逆來順受,他曾提供許多同行立法院內衛生福利委員會的立委名單,要大家一人一通電話把當前醫療問題,討論出來的結諭去向他們討論或求助---不是任何一名工人或一名司機都知道,遇有不公平待遇或權利受損時,連不識字的人都知道向立委求援,為權利而奮鬥嗎?結果不也都能得到許多實質的協助和回報嗎?為什麼身為高級知識份子的醫師都不能放下身段,反而退避三舍,三十多名醫師中,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打過一通電話立委過?難道大家甘願退縮沒有底線的忍讓,而後全體滅亡?(參考 吳運東走出環境變革的迷思台灣醫界003,Vol.46,No.1第七頁)

.稅吏的查稅態度

基本上如果國稅局人員來查稅醫師的時候,能抱著善意,勸導人民瞭解繳稅義務重要性及誠實納稅,自然就能順利逹到目標了。每年七月開始,就會有國稅局人員在診所出現,在出示證件後,公文上明文告知他們都有權可以盡情的詢問醫師,尤其有關診所醫療的業務狀況鉅糜細微都不能遺漏,醫師也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當然要以一天的訪查所見,當作一日平均收入而來計算代表前一年300天看診日的總收入,醫師當然不能不慎重其事,如果彼此能共同取得諒解,訪查結果也使政府跟百姓間保持很好的統治關係。反之如果稅務人員抱著抓賊的惡意心態,來到診所好像就把醫師當作當然的嫌疑犯,無情無禮的偵訊醫師,如果有這種抓賊心態,至少也要先讓醫師有心理準備。警察詢問或檢察官詢問被告時,依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至少要先告知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告知嫌疑犯得保持緘默,無須作為被自己意思之陳述,並得選任辯護人,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而早年時期國稅局的強勢作風有時比警察還要凶悍,他就是要你從時招來,不合作就以刑法侍候。

為什麼在我國行政單位會比司法單位還強悍?其權限又如此大而無當?為什麼司法單位必須如此注重被告人民的權利之時,行政單位官員又都不必管這些繁文縟節,而甚至可以咨意濫權?問題其實就是出在我國的「行政程序法」一直沒有明文建構起來,更惶論如何統一法典化,以至於許多事關人民權利義務的規定都率爾由行政單位以行政命令方式訂之,嚴重違反中央法規標準法的立法規定, 結果行政人員動輒都可以際起刑、民法來處分這些不聽話,不唯唯諾諾的老百姓。今天我國之行政程序法已施行近兩年,行政機關也在大力修法使許多行政職權命令都可望提升至法律位階。事實上依不自證己罪原則,醫師並不需要和行政人員那麼合作,而且如果官員無理或每日收入無理的自由心証提的太高,我們當然可以拒絕簽名,也可以藉用訴願或行政訴訟的方式來矯正這種欺凌百性的稅吏。若彼此官民合作,官員以禮相代為國家徵收稅金,醫師站在國民有繳稅的義務之下,善意禮貌的彼此互動,尊重人性的尊嚴,訪查結果必定就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語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