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1月27日

一.  ,城市裡的鄉下老醫師

鴨嘴大夫診所雖不參加健保,每天門診也有一些自費患者絡繹於途﹏,大都是都是一九八三年當年鴨嘴大夫離開長庚醫院自行開業時,自長庚醫院帶出來的一些老病人,結果都跟著鴨嘴大夫近三十年了,該生都生了,該開的也開了,看著她們歷經少女,小妻子,小婦人,媽媽,中年婦女,阿嬤個個階段,陪著她們成長,有的都已經看到第二代女兒去了。而現在大都和鴨嘴大夫一樣,開始衰老,在更年期前後打轉。看習慣了,有的老病人還怕鴨嘴大夫心肌梗塞,一命嗚呼,直言到時找不到醫師怎麼辦?門診時,經常不禁都會閒話家常起來, 彼此水乳交溶,醫病關係融洽,鴨嘴大夫看病時自然心情也很輕鬆愉快。

所以說病關係好像夫妻婚姻關係,一個良好的醫療環境就像美滿的婚姻。但婚姻中一但不幸發生感情糾紛,感情事故(以婚外情為例)就像發生了醫療事故, 夫妻一方把自己看作是對方的警察,國家公權力也要介入,透過立法製造「感情義務」,發動刑罰權以強制的方式維護感情及婚姻的作法,有效嗎?不把兩情相悅罪(俗稱通姦罪)除罪化,對於婚姻的維護反而只有加重破壞的功能;正如不把醫療事故除罪化一樣,只會破壞醫病關係。(參考黃榮堅 刑罰的極限  月旦出版社十六頁199812)

.鴨嘴大夫的減肥祕辛

鴨嘴大夫體重起起伏伏,至今十多年來才再見回到七字頭的體重。一九七六年自海軍陸戰隊退伍時的65 公斤,英姿煥發。一九八三開業時70 公斤,以後以每年以10 公斤的速率長肥,診所業務全盛時期竟高達106 公斤,連坐著看病都氣氣喘如牛,已似待宰肥豬。

一九九五年深感命在旦夕,錢賺不少但沒機會用到,毅然接受胃中隔手術。術後一週之內竟足足廋了近30 公斤,當年最瘦瘦到83 公斤。之後貪吃如故,每年又以2 公斤的速率逐漸長肥,到二OO二年年初又高達89 公斤了。最近一年發奮圖強,除了靠諾美婷及讓你酷,並進入瑜珈教室接受魔鬼訓練,每月再以1 公斤的速率逐漸減肥,至二OO三年一月十九日又降回78.4 公斤,永不再胖了。

. 醫療糾紛時由責任保險公司出面參預,做為病家的唯一對口單位

醫師醫療過失跟車禍的醫療過失還是不太一樣,因為司機可以太累不開車子,但是醫師有診療義務,他明明知道山中有老虎,也偏要向虎山行,在這種情況下他的過失責任負擔就顯得太重了。但不論對錯或不可抗力,病人都已死在診所了,道義上醫師也不能不聞不問,但問題是如果病患知道醫師道義上有誠意解決問題尚好,若是平白無故醫師自己居然付出些慰撫金,那病家或是左右鄰居一定覺得醫師本身一定有作錯什麼事情.才覺得內疚良心不安,事情又變大條了。

所以如果由保險公司或第三者如醫師風險管理公司出面付給病家定額30-50萬慰撫金安家一下,其實是很窩心的。然後醫病雙方再心平氣和坐下來調解談判,就事論事,調解結果若醫師沒有過失,那這30-50萬的為慰撫金就當作病家的精神慰撫金了,但如果醫師有錯病家當然要求償,在求償範圍內這慰撫金就只能當作是訂金耳,該賠償多少,保險公司都不能逃避,醫療糾紛才可能得到合理的解決。至於要選用和解、調解、仲裁的方式或是要由民間或司法的力量介入,其實只是偏暴力或偏學理等級層次的差別耳。當然最後仍需整合予以統一標準作法才對,不然民間要來一套、醫師要來一套、消費者又要來一套,連婦女團體也要再來一套,各說各話,永不交集。

總之醫師應該試著接受把疾病的傷亡當作是一種變數,把醫療責任的風險分散給社會,而不是完全由醫師一人來承擔所有的危險。醫療糾紛應該由責任保險公司出面,做為病家的對口單位,充分掌握應用其參預權,甚至責任保險公司也要擔當起病家不滿時被丟雞蛋的對象。醫病關係不需要面對面正面衝突,應該是可以完全由責任保險公司出面解決並承擔第三人財損體傷的金錢賠償,只有經由這種平和的方式氣氛下來解決醫療糾紛,相信對醫療生態的發展才會是有幫助的。(89081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