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2月17日

一.導遊危言聳聽,信口開河

鴨嘴大夫趁春節期間偷懶,和幾位鼠、牛之輩的醫師大老朋友們去日本來個「伊豆箱根溫泉之旅」,途中一路上導遊還算專業,但因為導遊本身有四分之一的日人血統,言語之間多少流露出一絲日本人式的驕傲,有點不得人緣。在最後一天的自由行,居然是一整天一大早就放我們這些老牛們去自由吃草?他也懶得賺外快,任您在異鄉自生自滅,反正品川線電車是一圈一圈的走,愛繞幾圈就繞幾圈,反正一張票任君坐,都不必加錢。好在我們還有死黨柯醫師家居日本,盡地主之誼,還不至讓言語不通的老醫者流浪日本街頭,但就不知一般平民百姓或路痴老土如鴨嘴大夫者,當時要怎麼辦了?不在話下。

其實全程唯一最令鴨嘴大夫有受騙之感的竟是最後一小時到達日本羽田?機場航空大廈辦完返台手續摩拳擦掌準備血拚之時。話說臨機場前,導遊在車上還不忘一板正經的交待說到機場時會有專人服務帶領我們去搭機(真是受寵若驚,以為什麼時候日本人對我們台灣人這麼客氣了?),並叮嚀唯一特別要注意的是,因為等下還要搭電車到另一邊航廈搭機;所以搭電車前千萬不要在這邊免稅店購買免稅品,待全體人員都到逹那邊的搭機大廈時再去買,然後又危言聳聽說上次有一位台灣老土就是買了一大堆,差點上不了機云云(?)。一群大愚惹智的醫師們就都傻呼呼的被拉著團團轉,待搭電車抵搭機大廈,才知道原來所謂機場服務人員是該站唯二中國人開的免稅店的公關店員,而且設計讓我們早到了近一個小時以便慢慢採購,什麼專人帶路不過是作生意服務到家,導遊信口雌黃也不過是促銷手腕,有回扣好拿,本來也是無可厚非,只是又何必義正詞嚴,一板正經?但最令鴨嘴大夫氣結的是該免稅店東西根本不多,也不想想鴨嘴大夫辛苦一年,也只有此時才有機會向老婆撒嬌,伸手要錢血拚療傷補償,錯失這次良機就又要至少再等個188天。結果不到十分鐘逛完了這兩家新開顧客不多,東西更少的免稅店,居然竟是無一物可買,鴨嘴大夫俏想買個名牌公事包,以壯聲色的機會都沒有,真是至今仍恨得心癢癢的。

下次有誰去日本,記得到機場搭電車之前就要趕快先去許多名牌免稅店血拚,血拚,否則帶一大堆日幣回國等著升值,雖具愛國情操,問題是日幣升了值也輪不到進入自己口袋。可見導遊一句話胡說八道,誤人有多深!!

. 好心被雷驚

有一個骨盆腔慢性發炎又沾粘的病人,經常就會下腹酸痛合併腰酸背痛。病人來看鴨嘴大夫內診過後,因為腰酸背痛困擾多時特別給她靜脈注射一劑消炎止痛的阿斯匹林,一般人都是百痛全消,嘆為觀止。想不到病人回診時說打了針回去以後才開始腰酸背痛,真叫鴨嘴大夫無自容。這尚不打緊,病人又義正詞嚴說她不想吃藥,因為她過去抗生素吃太多,腎臟壞掉了才會腰酸背痛,所以更不敢服用抗生素。鴨嘴大夫得理不饒人就開始板著臉唸經衛教----事實嘛,基本上她就是因為急性骨盆腔炎症時治療不完全,只吃了兩天藥,下腹部比較不痛了就不去複診,結果病情惡化、化膿甚至形成骨盆腔膿瘍,腸子趕緊防衛性的包圍住膿瘍病灶,日久形成慢性發炎,也才會造成腸子粘沾,變成今天嚴重的骨盆腔沾粘,而經常腰酸背痛,藥石罔效;而最重要的是這又跟腎臟發炎有什麼關係?

經常有許多病人都是還沒開始治療,就先入為主排斥治療藥物,無釐頭的誇張它的副作用。基本上人就是因為自身免疫力不夠時,細菌肆虐才會發病.而抗生素不過是協助身體殺菌,避免因而病情惡化的武器者。但也都是因為有這樣子鐵齒的患者,反而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合併症出來,基本上要是沒有病,醫師怎麼可能沒事開藥讓她吃著好玩?處方的藥又怎麼可能會傷害腎臟,甚至造成腎臟衰竭而醫師不知呢?諱疾忌醫導致治療不全,這些錯誤的醫療觀念經常就是造成病患慢性發炎,一生飽嚐苦痛不適的主要原因。(920217)

 

.台灣奇蹟之一---片面醫藥分業

病人32年次,89年5月因為內分泌失調,加上出現明顯的更年期症候群,從五月起鴨嘴大夫就開始第一次處方HRT(賀爾蒙補充治療)的藥給她吃,每月28顆,但是在吃了兩三個月之後病人就失去聯絡了,一直到近日才又到門診。她進到問診室一看到鴨嘴大夫,闢口就說賀爾蒙的藥吃那麼久,有沒有關係?可是病歷上鴨嘴大夫只給她處方三次而已啊,這樣怎麼能算太久呢?不過在醫師好意諮詢下,病人不但坦承自己在外面藥局依樣畫葫蘆自己買來吃,還不忘回頭一槍,說是鴨嘴大夫叫她自己在外面買來吃就好了,不必來看醫師了,鴨嘴大夫當場差點中風氣結。

基本上要談醫藥分業,醫師開一張處方箋,藥局也就只能調劑一次的藥品。但我們中國人都比較精明,比附援引,結果不但病人自作聰明,會利用空盒子自己到藥房購買,而藥局藥師連國民處方選輯也不必查閱,,可當場比對就當起醫師兼藥師,直接賣藥給病人了,最後兩人雙手一攤,又把長久服用這個種藥物的副作用或全部醫療責任都推給醫師去負責就是了,病人還說是醫師叫她自己在外面買就好了,什麼責任都沒有。站在醫療的立場,我們醫師不但慎重使HRT,還必須因應年齡、症狀輕重不同或視有否合併肌瘤乳癌或乳房纖維囊疾病等而有大不同的選擇,服用期間並且要時時追蹤病人的藥物反應,慎防其副作用的發生。如果醫師只要看一次病,就可開出一張萬年處方箋,讓病人自然在外面買藥,又要醫師負責期間她所有可能的後遺症,末免太看重醫師,太抬舉醫師的未卜先知,而醫師的處方責任也真是太沈重了。

所以最後鴨嘴大夫還是跟她楚河漢界先說清楚;民國89 年五月到七月的藥物保証沒有問題,但這三年間她自己在外面向藥師買藥者,是自己的自由,但不能說仍要由醫師來保証或承擔責任,相反的所有的副作用或該不該再服用下去都必須由該藥師負全責才對。許多新的醫療資訊都陸續發表了,28顆HRT的藥四年後是有些人會有增加卵巢癌的可能性,藥師膽敢不必醫師處方就直接賣藥給您,又沒跟妳說清楚,沒有善盡說明義務,除了需自行負責外,也可以去找藥師要他負責,必要的話鴨嘴大夫也可以代理訴訟求償。眼看鴨嘴大夫愈來愈大聲,病人聽了自然有點不悅,但是醫師三年來只賺她三包藥價差,連掛號診療總共不到六百元,又怎有力道能夠承擔她三年多的醫療責任重擔呢?(920217)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