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2月24日

一.有權利斯有義務,但藥師例外

最近醫界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北城醫療疏失一發生,醫師就被指名是罪魁禍首,大家都忘了,好大喜功爭權奪利一再要拿回藥師調劑權的是藥師公會,但藥師或藥事服務方面出了問題,出了紕漏,譬如說藥師把藥倒錯藥罐了,或藥師沒有做好麻醉藥品管理,結果都還是醫師的錯,要由醫師負責, 藥師公會還回馬一槍都是不好好貫徹醫業分業,什麼跟什麼嘛!—法理學上說「有權利斯有義務」,有權利者必盡義務,但在我國只有藥師是唯一例外。

話說先是台北縣衛生局派官員檢查各診所的B肝疫苗有否按規定放置,結果查到一家診所藥櫃冰箱內居然放有宵夜食物,就在媒體喧嚷,抹黑全體醫師,好像所有醫師才吃宵禁,而都放在藥櫃冰箱內。接著是台北市衛生局第四科到診所查輯RU486,聽說有某位不懂現在不是老蔣年代的官員,不知是嫉惡如仇或熱心過度,居然在診所翻箱倒篋,執行起司法官的權責起來---鴨嘴大夫行政程序法雖尚研讀中, 如此脫線演出,法學素養上還真尚不知如何應對?但國有國法家有家法,考上高考就可如此耀武揚威,那鴨嘴大夫早已考上高考,也該考慮要棄民從官去了,此為後話。台北縣主管機關不願落人查輯更是精彩,扒糞式的開始查起無解的「診所設觀察床」的問題,本來就是立法疏漏,最後最低級行政員居然弄出一個無理頭的法理出來,就是「凡診所女性工作人員若被衛生官員詢問時自稱是護士者,就必須出示護士証書,若沒有証書就是密護,開單罰鍰醫師六千;若有示護士証書,但答不出為何沒有到衛生所登記業執照時,該護士罰鍰六千。」,澎湖縣衛生局在藥師公會的鼓譟下更是突槌演出,「忘了老闆是誰」,為了醫藥分業何時開始,竟然和直屬涂長官對衝起來,還不忘落井下石查起診所的密護,在報上高談闊論起來,真是不知今夕何夕。

. 不參加健保的醫師,對我國經濟貢獻良多

台南還是那裡?針對沒有參加健保的診所,衛生局居然一個月來查三次,看他們有沒有確實醫藥分業?診所的藥師有沒有三班都在執行調劑權?想想醫藥分業是藥師公會要力爭分食健保的藥師服務費的手段而已,因而醫師不但沒有調劑權,且必須一個月六萬,工作八小時的高薪聘請藥師調劑,說來說去還不是離開一個利益之爭。健保局某經理曾語重心長的告訴藥師公會巨頭,民眾到藥局還是叫說老闆,我想買什麼什麼,要讓民眾有信心說,藥師,請替我調劑,並告訴我這些藥有什麼副作用,只有重拾民眾對藥師的專業信心,才是成功醫藥分業開始的成熟時機,何必椻曲助長?

話說回來不參加健保的醫師對我國經濟及健保的苟延殘喘其實貢獻良多,不但不分食健保醫師費部份的大餅,連一毛錢的藥師服務費也不拿,不知為年年虧損累累的健保局自我犧牲有多少,連這樣的良民,刁官都要無事不登三寶殿來搔擾,夫復何言。

.女人怕肥

有位老朋友病人最近沈迷賭桌,過年至今已輸了近四十萬,仍樂此不疲,要不是月經慢了兩個月不來,她還真捨不得離開牌桌。看完病順口和她聊了一下,她神色自竟訴說起她老公的婚外情豔史,說最近又捉到老公的新女朋友,但老公這位女人真是漂亮的沒話說,皮膚細膩吹彈得破,連她自己都驚豔起來,人見人愛難怪她自己老公會著迷,實在沒話說。鴨嘴大夫怕她是心理受刺激過度,神智不清,還結結巴巴嚅嚅囁囁的鼓動她不必壓制自己,勇敢的說出內心真實感受,:「妳應該罵她是狐狸精,才是吧?」。但見她根本不為所動,兀自高談闊論,接著神采奕奕,更得意的說,這次老公給了她五十萬現金賠不是。接著指著左手的鑽石錶說這是老公第一次出軌時給的贖罪品,右手的鑽戒是第二次給的,心平氣和,自得其樂,其實這不也是一種人生百態?

唯她一埋怨起身材走樣,就開始對鴨嘴大夫咬牙切齒聲色俱厲起來,問題都是她的牌友們的誤導,三姑六婆都勸她說不要亂吃賀爾蒙藥,調經藥吃多了會發胖云云。她一聽信謠言,又可樂得不必離開牌桌,真的不來看病調經了,結果不但月經兩個月沒來,而且兩個月之間居然足足胖了十公斤,終於身體力行,以自身為白老鼠實驗証實,才相信鴨嘴大夫一再告知是月經不順才會肥胖,不調經才會更胖的苦口婆心。這下子要是鴨嘴大夫不能在兩個月內讓她恢復原狀婀娜多姿,罪惡可比她老公的婚外情還嚴重百倍,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她老公變心,這種主治醫師碎屍萬段亦不足惜。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