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3月03日

一.    藥師有處方權,但醫師沒有調劑權---台灣醫藥分業的真相之一

    在美國醫藥分業非常嚴格,沒有醫師的處方箋,休想自藥師手中拿到任何一顆如抗生素或賀爾蒙的處方藥,不僅如此,連您拿到藥局的醫師處方箋,藥師都還要親自打一通電話,和您的主治醫師確認一下或就藥方討論一下,其認真執著才是真正的醫藥分工。那像在台灣,一張處方箋不但是萬年處方箋,而且藥師自認懂的都比醫師多,根本不要處方箋,不要說藥師,連藥師太太,藥局小妺不要處方箋都會配藥了,還要什麼處方箋幹嘛?問題是在台灣沒有一家藥局必須使用「用藥記錄單」?若說用藥要問藥師,我們醫師也很納悶,光憑藥師一個人的記憶力,他怎麼可能會記得住患者上次用什麼藥,患者顧客曾經對什麼藥有過敏史? 顧客有什麼內科疾病不能吃什麼特殊藥?完全都沒有一個正式記錄,以致於許多孕婦吃了許多藥局配的感冒藥之後,才知道有孕了,請問患者她如何知道她到底吃下了什麼藥?那些藥會不會影響胎兒,藥師知道嗎?光憑藥師一句沒問題,藥師敢負日後畸胎過失重傷害的刑事責任及損害賠償的民事責任嗎?

不過話又說回來,不待診斷,也不能診斷(否則就是密醫罪)之下,藥師居然有權用國民處方選輯自行拿藥給患者---這真是廿世紀的最大笑話。問題也很簡單,到底台灣有多少人知道什麼是國民處方選輯內准許藥師自行處方自行調劑的藥?什麼又不是?相信連藥政處長都不知道或搞不清楚吧!鴨嘴大夫上週要護士小姐專程去向唯一出售此本「國民處方選輯」的行政院衛生署員工合作社購買,居然都買不到,架上缺貨多時一直未再補充,老闆認為搞不好也不印了,因為都沒有銷路。請問那一位藥師會那麼不英明,敢當患者面前翻閱選輯對照藥名,看有否超越權限,開了只有醫師能開的處方藥?問題應該是這樣問,那一位藥師不會自我膨脹,超過權限,愛開什麼就開什麼?反正神不知鬼不覺,此時他當然比醫師厲害多了,因為醫師沒有調劑權,而他不但可以調劑,還可以依國民處方選輯,隨心所意的處方,此時國民處方選輯不過只是一個煙霧一個藉口,不但是藥師的尚方寶劍,而且是護身符,金鋼罩,甚至藥房小妺也可在這項保護傘下,為所欲為,這就是台灣醫藥分業不可告人的內幕真相之一。(920303)

 

.不合時宜,譁眾取寵的醫藥分業

調劑拿藥的學問不可說不大,但診斷,處方,治療及病情追蹤,醫師所負的醫療責任更重,今天不能說為了促進藥師福利,政府就冒然鐵腕厲行醫藥分業,置廣大無辜民眾陷入用藥危境,逼臨床醫師陷入開業絕境。事實上以台灣國人的用藥習慣來說,識者都知讓藥師作密醫,自行給藥已算是最高級了,在計程車上您我都不時都可以聽到中學西用,用廣播在敲鑼鼓賣膏藥的行銷,這些江湖術士在廣播中還不時假借購藥民眾的利嘴來吆喝介紹這些可能含有類固醇或咖啡因的西藥或加雜西藥止痛藥粉的中藥,許多必須由醫師處方或是醫師藥師指示下才能使用的藥物,居然也都可以透過這些不學無術的醫藥門外漢的廣播員來向國人促銷,這些不正都是藥政處官員他們真正要管轄的地方嗎?為什麼他們這些官員反而汲汲營營去跑去捉醫師診所看有沒有不請藥師而醫師自調劑者?而不會以教育宣導民眾用藥的正確習慣這些上層概念來推動醫藥分業?他們為官清白,當然不可能甘願作藥師公會的爪牙工具或拍商人的馬屁,求分一杯膏,但捨教育民眾用藥的習慣而不為, 一心一意要處罰不請藥師的診所醫師,作為醫藥分業重點,豈不是再度淪為商人白金政策的推手?

不論中央或地方這些藥政方面的大小官員,先是違反行政比例原則用大炮打小鳥,,把第一線的開業醫師逼到走頭無路了---沒有醫師如何醫藥分業?沒關係,因為藥師會自行給藥。然後是官員沒有遵守行政平等原則,光只查醫師有否自行調劑,卻不去查藥師有否自行給藥?而我們醫政處官員也真始終是不動如山,其實他們至少也可以去查查藥師,看有否人在當密醫嘛! 可笑的是依法行政的結果竟會是由醫政處去查藥局,而由藥政處來查診所,最後才能達到醫藥分業嗎?難道說醫藥分業,藥師公會全勝了,藥局重掌醫療天下,把一個國家重要的機制都浪費在藥師爭權奪利的戰爭上,到後來確立了醫藥分業藥師舉足輕重的角色,國人的用藥習慣就都解決了嗎?國民的健康也都安然無恙了嗎?像現在因為雞、鴨家禽亂用抗生素,嚴重到造成抗生素抗藥性結果,難道不都比醫師用藥過度引起的更嚴重嗎?這些應該都是藥政處應負責的事情,捨本逐末豈是為官之道? (920222)

 

.三姑六婆,該當何罪?

病人的朋友跟她說「克補」是一種化學藥品,不要多吃會傷肝傷腎,結果病人因為不敢再吃了,結果免疫力大降,造成急性骨盆腔發炎合併腹膜炎,反而需要接受更多的抗生素來治療,十多天了仍病饜饜的元氣大衰。同樣的情況是有一位病人因為經常熬夜工作,白帶都特別多,也斷斷續續治療了一、兩年。有一天她的朋友福至心靈,一口咬定是她已裝了兩、三年的避孕器在作遂,其實發炎跟抵抗力有關,跟避孕器又有什麼關係?何況都已經裝妥好幾年了。鴨嘴大夫與其他的醫師都跟她說發炎跟避孕器沒有直接關係,但她仍寧願相信朋友,也不相信專業的醫師,仍一再堅持一定要把子宮內避孕器拿掉。結果拿掉後,因為照常經常熬夜不休息,白帶依然沛然,本來亦是無可厚非,只是徒增避孕的煩惱而已,到時不小心懷孕了怎麼辦?這些熱心朋友的「胡說八道」,往往正是製造無謂醫療困境的幫手。(92022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