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3月17日

.健保和勞基法狼狽為奸

健保最不值得的地方就是平白浪費很多醫療資源,而現在壯年人「沒事看病 」「不看白不看」的心態,造成國人高達每年十四次以上的門診率結果.提前消耗掉的資源就是寅吃卯糧,提早剝奪今後幼兒跟老年人的醫藥的救助,連醫師們也因為診療費太低,不得不「以量補價」,加入搶錢行列,一個白色念珠球菌陰道炎引起的白帶就可以分七天,十天來分期治療,慢慢剝削捨不得殺雞取卵,像鴨嘴大夫一樣白痴不上道,一下子就開兩星期的藥自己塞,一次就OK,那還有什麼搞頭?診所房租到期了要向誰借啊?

而這些勞工朋友們為了趕場看病,勢必至才要請半天假,勞基法來說當然是要求顧主要給勞工一定的福利,人病關天,那個老闆不是敢怒而不敢言?問題是勞基法上也定有「工作規則」,勞工是否有相對的回報他的工廠,公司或老闆,有否相對的回應雇主的員工福利照應呢?譬如說勞工一天必須工作八小時,若超時就必須報給加班費,假日或夜間還要兩倍工資,這不打緊,老闆也不敢怠慢。問題是工作八小時並不包含吃飯、看報紙、聊天,所以即使吃飯皇帝大,吃飯時間也是雇主給的額外福利,本來大人大量不斤斤計較,但居然有員工或公務員膽敢公然在辦公室門口就大言不慚張貼公告說:「吃飯時間,不得叨擾!」就有點費疑所思了,事實上除非這位員工下班後他再多自動自發補上一個小時的班,且不報加班費,他是沒有權利這麼囂張的---原理很簡單:憲法基本人權的「平等原則」:如果勞基法要求雇主不能給勞工過多的工時要求,那勞工也相對的不能在應該工作的時候吃飯、打電話、看報紙等做自己的事情,勞基法並不只是說只一味為追求勞工的福利,而雇主就要逆來順受, 勞基法是要追求勞資雙方的平衡才對。

如今為了勞工健康權,感冒生病要請假去健保醫院看病,當然是理直氣壯,問題是勞工一年比美國勞工至少要多看了六次以上的門診, 他就必須多請假六次,而雇主也因此要多六次以上沒人作工的損失,造成不知多少人次的勞工資源浪費。當然勞工健康是不容忽視的,重病理所當然是應該看醫師好好治療的,但若只是感冒流鼻水,連美國人也都是多休息多喝熱開水,最多買個感冒伏冒定成藥吃一吃,蒙頭大睡出汗後,一天就又生龍活虎了。今天有了健保,勞工不但要去醫院排隊看病,無法躺下來休息,又有可能混水摸魚利用看病時間,趁機跑出去溜答、逛街 、血拼,反而因此無法休息而加重病情,這都是勞基法和健保掛鉤狼狽為奸所留下的後遺症。(920221)

.笨鴨慢飛

鴨嘴大夫為了趕上六點半的瑜珈課,依慣例在清晨六點以前早就都神經兮兮的提早起床,整理服裝儀容前,還會先打一陣子電腦,然後在六點二十分鐘時叫醒老婆起床準備上課,她老人家一向都會一直努力掙扎到近六點半才老大不願的起來,當然必須一催再催威脅利誘之下,才可能在六點四十分順利下樓出發去上課。話說三月十五日清晨,走到在農安街和林森北路的紅綠燈口時,黃燈還正在閃爍,睡眼惺忪的老婆一個劍步就衝過去,而且揚長而去,也不管鴨嘴大夫還在彼岸痴痴的在等綠燈,結果鴨嘴大夫到達教室時已足足晚了三分鐘,還被老師瞪了一眼,想老師一定在臆測,這位老頭子醫師一定是睡過頭才會如此慢吞吞的,居然比一向都會遲到老婆還晚到,太不敬業了吧?!

鴨嘴大夫一向是啞巴吃黃蓮,被人誤會也不是第一次,回家也不敢對老婆發作,只有學學阿Q說「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會真正瞭解我的….,卻不禁又回想到在高雄醫學院大三時的一場噩夢,話說當年有幸去后里馬場參加救國團舉辦的暑期戰鬥營「騎士隊」,我分發和一群僑生在一起,玩得很盡興。唯一開始上學科後有一場臨時測驗,因為鴨嘴大夫是書呆子嘛,加上興趣盎然,所以每一題都會做答,旁邊從不聽課的某香港僑生也抄得不亦樂乎,唯一最後有一題不太有把握,問道於盲不如不問,結果鴨嘴大夫選1,抄襲的香港僑生選2,碰碰運氣,結果真是爆出冷門,居然是香港僑生得到滿分,還接受頒獎,大大方方領了獎揚長而去。鴨嘴大夫懷恨至今34年尚未自此夢魘回復,不想今日又重覆舊轍,真是情何以堪。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