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000223

1.異人與精神病患者

1144期的時報週刊作家黃怡在大小眼專欄中提到,盧貝松要拍聖女貞德,黃怡認為假使移除掉信仰的奧祕外衣,貞德也只是個有幻聽症的精神分裂病患罷了,但對如何解釋那些服從他領導跟著她上沙場的軍兵民眾,她認為難道也是一種集體的張望?從這裡事實上是點出了現今我國社會上很多在報章雜誌上經常發表的一些什麼養小鬼啦!或是說陰陽眼啦!看到了一些髒東西之類的荒謬情節。在醫學上看來說穿了看到聽到這些妖魔鬼怪的人,都不過是精神科上所謂的幻視、幻想、幻聽現象,若不就醫反自認是異人,再由媒體用文字把它誇張,誇大而已,說到後來自己愈來愈膨脹,連自己都忘記了自己是誰,就進入了所謂無病識感,對人、事、物失去定位disorientation。這有點像有人生病感冒了,不但不給他吃藥,還要他再去吹風淋雨,非讓他得肺炎不可。有關一些電話療法或是一些神奇的中國祖傳祕方炒作,最多不過都是一些暗示療法的療效,那些異人的言論正是意念飛馳胡說八道的囈語而已,那有什麼科學的根據可言?只是沒有辦法去證明這些異人的精神狀態而已,黃怡的大小眼可以說出了許多醫師心聲---這個國王根本就沒有穿新衣服嘛。

2.人生苦短

鴨嘴大夫經過一整夜的開夜車,沒有上床睡覺精神反而抖擻(迴光返照?),雖然不只是為了要考試,但趁這個機會,在夜深人靜的情況下好好的把刑事訴訟法上課筆記念了兩遍,很多平常的疑惑都豁然開朗,覺得很充實很有收穫,即使考試的成績不一定會很好,但是有這種壓力讓自己去唸書開夜車,還是蠻新鮮愉快的。望年會的時候和學弟長庚醫院的婦產科主任劉醫師,談到醫師的壽命平均只有六十五歲左右,比一般人少活十年,不禁相對噓唏,算算自己也只剩下十多年可以生存,所以生活規劃要從這點出發。劉學弟經常勸鴨嘴大夫不要想不開再開剖腹生產了,並不是說技術上有什麼問題,反而是這個時候多賺個五萬、十萬,對自己財富累積也沒什麼幫忙,但醫療糾紛陰影恐慌,給自己帶來更多的壓力數倍於此,而這個壓力正是醫師短命折壽的最大原因。所以午夜沉思後決心今後要改變生活觀了。其實從文大開始,鴨嘴大夫就是把念法律當成一種休閒娛樂,既不要考律師,也不要考司法官,鴨嘴大夫做醫師做得非常地愉快,多學得一些法律專業知識來解決同行的一些問題,更是教學相長獲益良多,這樣子對鴨嘴大夫來說也許可以給自己一點餘生多再來一些樂趣及生機吧。

3.告知後同意

Informed Consent告知後同意是今後醫師必修的新課題,許多醫療行為都只能是良心的建議而已,即使強制診療也只是公立醫院醫師的義務及權力,和咱們升斗小民無關。所以作醫學治療的時候,不但要先說明這個治療是什麼?治療後的成功率有多?(有幾成把握?)有否副作用?這些都是必須所事先和患者或家屬說明溝通及澄清的,最後由患者或家屬決定要不要接受,才可進行。像乳癌患者切除了,40 多歲就把同時子宮卵巢都拿掉了, 任自己飽受更年期症候群的摧殘,但一直不敢補充賀爾蒙,未老先衰。另一位45 歲婦人,因洗腎而己停經兩年,為了一個月省50 西西經血,而放任月經不來,動情素缺乏,骨頭骨質疏鬆,,動脈血管硬化,膀胱無力頻尿,全身器官都因而犧牲掉了,醫師的觀點是太不值得了,但患者堅決不同意作賀爾蒙補充療法,徒呼負負。

4. 蟑螂律師

美國的律師為什麼被稱作蟑螂呢?因為他們人數太多,搶業績為所欲為,甚至有包訟制度。比較起來在台灣,律師還是受到民眾相當的尊重,最重要的是他們有所不為,這情況跟二、三十年代的醫師有點類似,但是現在醫師因為人數的增加,加上有些醫生很市儈,有些財團以賺錢為目的,把醫界的尊嚴都打壞了,才會成為現在人人喊打。將來律師的人數逐漸增加,為商業競爭,台灣的律師也會先走上醫師的下場,金錢至上,最後失去民眾的尊敬,就會走上美國律師的蟑螂的下場,這是可以在西元2000年就可以先預測的事情。

5.要別人服從自己就先學會服從別人

在軍隊有一個趨勢,中下階層的軍官,特別服從他的長官,因為他知道命令是要遵從的,然後才能得到授權,來命令他的下級士官兵;反而是這些下級的小兵,比較不受拘束,因為他們比較沒有什麼期望。同樣在公司或工廠,中下階層的主管或幹部都特別知道尊重他的上級,只有如此才能贏得下級的尊重,以及得到命令他們尊重的權利。

6.紅綠燈沒事幹嘛掛那麼高?

在馬來西亞或是許多東南亞的國家,紅綠燈都放得很低,也就是說只有排在第一台的車子可以看到紅綠燈,由他主控前行,而且在市區上,一眼望去不會看到市街上都掛滿了許多紅綠燈。紅綠燈太高除了第一輛車看不到,所以每一次都是後面的車子在按喇叭催促,前面的車子才知道可以開了,有時被騙都不知道。但是若是把紅綠燈架低,只有第一輛車子才看得到,後面車子就不會在那邊吵吵鬧鬧,亂按喇叭催促,這也是一種意想不到的功效。

7.養女不教誰之過?

優生保健法賦予未成年的少女的父母親有「同意權」,表面上是要照顧兒女,事實上今天許多女兒,卻因為不敢向她母親招認告白而自行找密醫,最後賠上自己的身體,反倒是害了自己的女兒,到底母親是在保護女兒的,還是要來殘害女兒的呢?。今天作為母親的最要檢討的是,為什麼自己的女兒為不敢跟她從實招來呢?是他們母女間的溝通出了什麼問題嗎?養個女兒不教她生理常識避孕,懷了孕又讓她不會危機處理,又不敢來找自己的父母傾吐心事,女兒不敢來親近自己,為人父母沒有該反省的嗎?

8. 行人真命苦

聯合報八十八年十月二十五日記載「倒數計時新型號誌」,年底前會陸續安裝,因此行人能夠從容過馬路?其實即使這樣,駕駛人也不可能就此改變惡習,開始禮讓行人。有一個方法是可以仿效美國准許車子在紅燈的時候可以右轉,所以當綠燈的時候右轉的車輛已疏散掉了,至今讓要過馬路的行人不會再受到右轉車輛的影響,至於左轉的車輛,如果能夠研究固定都有左轉專用號誌,全都等行人都通過才放行,才有可能,這麼麻煩都肇因在每一位駕駛員或車主,都還沒有養成禮讓行人的習慣,所以每次上下學,多少家長在學校附近的紅綠燈路口作路導,不就都是在攔左右的霸王車嗎?在台灣,行人真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