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4月07日

.縱有家財萬貫,也彌補不了今日病痛傷身

    一位年年患者最近半年又進入動情素嚴重缺乏期,也已開始補充賀爾蒙了,一段時間沒看到她, 以為她狀況已改善了,鴨嘴大夫大為欣慰;低頭看病歷記載上已經兩週不見,但猛然抬頭一看不禁嚇了一跳,原來48 歲不到的她,本是是富婆貴婦模樣,一向輕聲細語樂天知命,對醫囑向來唯唯諾諾,兩週不見居然一付衰老頹喪,老了至少十年,不但看來心慌慌,說話注意力不集中,心猿意馬,而且印堂發紫,滿目瘡痍,好像歷盡滄桑般憔悴,還主訴熱潮紅、盜汗、心悸、全身酸痛、無法入眠,雙眉深瑣自言自語己好像快要死了一樣

問清原委才知最近股票失利,所以沒錢看病,上次雖然鴨嘴大夫早已告知無妨,但已積欠9000多元,所以不敢來了云云。鴨嘴大人於心不忍,故意輕描淡寫,自潮我們做是「長工」的也是領薪水的,不要付沒關係,反正都是先生娘拿去的,我們也拿不到,不要不好意思,…同時在病歷上交待櫃台,不要當別人面前問太大聲, 只需用輕聲告知醫師有交待,沒關係,先治好病再說即可。問題就是這麼簡單明朗,股市可以再升,日後也可能中樂透發大財,問題是縱有家財萬貫,也彌補不了今日的病痛傷害?

     有一個法律律祕密,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一項曰: 「左列各款請求權,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其中第四款即為「醫生藥師看護生之診費,報酬及其墊款」,也就是說醫藥費二年未付就不必付了,醫師就沒有請求權要求病人付了,也就是拖過兩年醫藥費就自動一筆勾消了。好在我國人以住一向簡單純樸,十年二十年的醫藥費再苦也非還清不可。本來醫藥費只有兩年請求權是醫界的祕密,民眾知道愈少愈好,但鴨嘴大夫還是技癢,忍不住還是要說出來了難怪識者都說鴨嘴大夫「吳告呆,誇面落裁! ,信哉!

.為什麼要寫「協調會議事規則」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設計醫療糾紛協調會是要藉第三人來隔離雙方情緒上的無謂爭論,而以專家學者用醫學學術上及法律訴訟上的說明, 讓雙方當事人瞭解自己立場,讓雙方進行理性溝通,使雙方各退一步,達到和解的目的,以減少訴訟勞費及無理抗爭。其法律依據是民法第七三六條:「稱和解者.謂當事人約定,互相讓步,以終止爭執或防止爭執生之契約。」,唯與會人士必須心氣和,以和為貴,以解決爭端為首要任務。

協調會是由我們台灣醫學會出錢出力免費提供服務,3 4 日的一場失敗的協調會來說,除了十來個便當費所費不貲外(偏偏很多人又食不下嚥,結果餓著肚子談,飢腸轆轆火氣更大),還要付顧問律師車馬費,鴨嘴大夫當然是免費工榮譽職,但幻想至少可以當全場作秀中心也不賴。結果令人跺腳的是全場焦點竟由一位年輕氣盛的青年才俊民意代表奪去,他也一時忘形,竟把協調會當作議事舞台,尖銳質詢,亂箭四射逆我者死,連鴨嘴大夫這個主席不但插不入嘴,有時竟也成了箭靶,真是有不知今夕何夕之嘆。不僅於此,現場病人家屬親友竟來了近二十名,鴨嘴主席一開口動輒得咎,紛紛爭相指責「醫醫相護」,只好沈默是金。好在林郁方立委的辦公室主任賴志成講了幾句公道話,讓鴨嘴大夫才得以有勇氣再繼續協調下去,也為此深惡痛絕,連夜趕出一篇協調會議事規則,以茲悼念。

只嘆行醫三十年來,飽受患者寵愛有加,經此協調會之無情打擊,真有沒事找事,自找麻煩之嘆,鴨嘴大夫已是五十五歲老翁,早該歸隱山林,含飴弄孫去了,何必在此興風作浪,吹皺一池春水?這是這次協調會個人的感想與結論。再憶起上次去台北市衛生局調處一件醫療紛,會後賓主盡歡, 唯獨有一當事人不願不屑且恨之入骨,打死也不和鴨嘴大夫握手,可見鴨嘴大夫為人有多沒人緣,有多失敗,但這實在有違鴨嘴大夫一向作慣爛好人的原則和天性,看來醫療糾紛委員會召集人真不是人幹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