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4月28日

一.OO三年四月廿三日防疫日記

書到用時方恨少

SARS「殺爾死」的威力終於掃到台北市了。不知道為什麼台北市衛生局老愛就「殺爾死」對中央一再放炮攻擊,這下子自己出了皮漏, 又由中央開始放炮回報了,才看馬市長不玩一國兩制了,下面的人卻忘了學習有時要三緘其口,以下犯上也敨官場不足為奇,最令人髮指的是嚴重傷害我們醫界一向秉持尊師重道尊賢敬老傳統的風氣,如今為了政治利益,為了黨派立場竟要背離醫師尊嚴傳統,此點令鴨嘴大夫傷心。

「殺爾死」一開始一下子就全面暴露出我國全民健保大小醫院搶奪分食基層門診的合併症了,教學及各大醫院一年花費健保三千四百多億台幣,門診收入就占了一半。結果是教學醫院醫師都不思研究,君不見最令人扼腕的是塵封多時的電子顯微鏡竟派不上用場,竟使得病毒的基因定序研究都由香港的研究者奪得魁首,健保制度使得教學醫院的教授醫師們都要躬身下廚做膏湯, 結果書到用時方恨少,實在太浪費人材。(920423)

開闢專屬醫院集中病患管理

    話說診所醫師若碰到「殺爾死」的病人時,診所要停業十四天,連醫師護士都要居家軟禁隔離十四天,國難當前共體國難艱無可厚非,但不知是否大醫院的大醫師們的免疫力較高或許他們有什麼金鐘罩頂,金鋼不壞之身?居然他們仍照常上下班,既不必隔離,更不必像診所醫師一樣被軟禁?其實開闢專屬醫院,集中病患管理才應該是地方配合中央防疫的第一目標,先不要讓病患到處流竄或一家一家診所逛街,只要懷疑或是可疑的案例,根本可以不要讓病患經過診所去天女散花,自己就可以直接去專屬醫院急診做第一線篩檢。

選擇或接收一個遠離城中或社區的一家中型以上醫院如萬芳醫院,加以特別消毒管制封鎖,並加強周圍地方消毒防疫, 否則每家大醫院都零零星星收幾名患者,到處都是無形無辜的散佈者更糟糕。再挑選或徵召自願的醫護工作人員入闈專屬醫院照顧,由政府替他們投保「殺爾死意外保險」, 並給予危險工作加給,工作一段時間後(至少半年),再給予隔離十四天才可離院返家。天底之下多的是願意犧牲奉獻的醫師或護理人員,他們都可以深入貧瘠蠻荒地區,為土著貧民行醫義診,何況是為自己同胞服務,更是搶得頭破血流! (920423)

二.  OO三年四月廿六日防疫日記

寫完「殺爾死」專屬醫院的第二天,我的好朋友內湖陳醫師才剛抱怨完大醫院的醫師命較大,「否則為什麼第一線照顧患者的他們都不必居家隔離? , 一語成懺和平醫院就爆出「殺爾死」院內感染,果然証實大醫院和小診所的醫師,在「殺爾死」病毒面前,一樣是弱不禁風的可憐。

敵前逃亡處死刑

   話說和平醫院一千多名醫護人員和探家屬一下子在沒有預警下突然被關在院內,限制行動,以免突破圍堵的「殺爾死」毒散播。站在防疫的立場不但十分正確而且及時完美,問題是沒有做好事前的溝通,連醫護人員專業人士都不禁恐慌起來,懷疑國家是不是要實施焦土政策, 但求「殺爾死」不要散佈到台北市就好了,不惜把他們這群人都犧牲?,否則為什麼連被隔離者的民生基本問題都尚未安排好,就口口聲聲對著媒體作秀,慷慨激昂聲色俱厲說形同敵前,大家誰不心知肚明:敵前逃亡處死刑? 君無戲言, 形同敵前可不是兒戲喔!其實犧牲事小,醫護人員都是在危險中討生活,水裡來火中去,死何足懼?但不要讓任何一個人都死得不清不白。報載一晚下來,這些被軟禁隔離人士,連床舖都沒妥當安排,一被更是難求?醫護本來就是高風險工作,但人心惶惶,生死命運未卜,又要他們一整晚都打地舖,睡睡袋,不知他的人性尊嚴何在?居然還有人在說風涼話,譏諷說「醫護人員本來不是就說要奉獻犧牲的嗎?」。

更多的同情,更多的鼓勵才是旁觀之道

要知道「殺爾死」死亡者大半是醫師為主,其次就是護士。人肉先鋒死亡殆盡,醫護精英盡失,還有誰會來照顧生病或命在旦夕的您我?所以給予被隔離醫護人員更多的同情,更多的鼓勵才是閒雜人士的旁觀之道。您可設身處地想一想過,今天若是您或自己的親人被封鎖在和平醫院院內,音信全無生死未卜,好像政府是要用圍堵政策讓他們自生自滅,只求「殺爾死」不要散佈就好了,而外人又先入為主把他們當成瘟疫,避之唯恐不及,但又要他們在沒有充分防護衣之下冒險去照顧已確信是來無影去無蹤的「殺爾死」,更不幸的他們也都知道病毒已出現六種變種,各各都是藥石罔效,這種情況下誰不惶恐?誰不悲憤? 他們好歹也是理性的知識份子,他們要求的也不多,只要政府讓他們瞭解一下實情,告知政府下一步怎麼辦?要叫他們怎麼配合都可以,何必用愚民政策,讓他們猜忌誤會?一味封鎖不教而殺既然不是正確之道,溝通安慰不正是目前最需要給他們的嗎?

醫病關係有如男女婚姻關係,

而今和平醫院護理人員臨危受命,或有些人情緒不穩或適應不良,沒有鼓勵,竟還有人冷言冷語不忘丟下一頂大帽子說本身不是醫護人員嗎?為什麼都沒有一點愛心?撫今追昔,想到平日什麼醫權會,什麼醫品會對我們醫護人員一向都是呵責有加嚴陣以待,稍有閃失必定窮打直追,非置之死地不可,說什麼醫護人員要視病如親而已,有時比對親人還好都未必能得到某些病人的歡心。識者說醫病關係有如男女婚姻關係,說婚姻關係要靠一方恐嚇、威脅、利誘、警告或讓國家發動刑罰權來強迫男人愛你的老婆,或說受虐夫要愛他的野蠻老婆到海枯石爛也真是美麗的神話故事。男人若有二心,膽敢感情出軌,還美言是紅粉知己兩情相悅,就像說醫病關係中不幸出了醫療糾紛,還聲嘶力竭力辯「醫師不是神」?此際女人要不就是惡形惡狀潑婦罵街,甚至自力救助卡喳一聲永斷禍根,否則就必定不惜際出國家刑法關您罰你,逼您要死心塌地愛你的老婆,至死不喻……

如今醫師動輒得咎,一出事還未釐清醫學理論或因果關係前馬上就被電視轉播人民公審,醫師若譁眾取寵罵當事醫師幾句,眾人馬上鼓掌叫好,醫師若膽敢說幾句公道話,馬上就會被戴上醫醫相護的大帽子,不被亂棍打死,至少也會被口水淹死。若說平日醫病關係相敬如冰,以法相待,步步為營,醜話都要先說在前面,就像婚姻關係時的結婚契約,又還談得起什麼花前月下,又還如何能夠如何情話綿綿呢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