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5月05日

.電話受騙記

最近許多朋友曾接獲騙子假冒是國稅局的人,問說有否接到退稅通知,然後就很熱心的要指導您如何用轉帳方式退稅,不知不覺中您存款簿裡面的錢就轉到他們那邊的戶頭去了。

不僅於此,個人有兩次電話受騙的記錄, 一件是前些時候被一位伶牙俐齒的小女生耍得團團轉,對方實在用心良苦,雖後來警覺到了但老臉實在掛不下,也不得不依樣陪著她演下去。話說她先打電話去台北醫學院請教一位教授說要電視訪問,說她是于美人的助理云云,要邀請教授上有關醫療方面的節目,剛好教授是我政大法研究所的同學,先來電徵求我同意後才給她電話號碼,果然不久小女生就打電話來了,但她說身為于美人的節目助理,她必須事先做一段採訪,接著就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無所不問,個人也上過不少電視,這種採訪倒很新鮮,不過言多必失, 近一個小時漸漸就覺得她都是在問自己的病情,才查覺她是假冒記者身分在詢問,此時老臉真是放不下去,好在沒有涉及醫療糾糾,只有繼續虛與委蛇…,第二天果然不久她又言而有信,有始有終來電取消電視訪問。

.爾虞我詐,什麼時候才可和朋友推心置腹?

再回憶起上文劉教授的研究報告,提及用電話調查醫師的採樣方式,依稀記得似乎有一位女權運動者的女性朋友曾來電很誠懇的請教過我有關她的親戚,未成年少女人工流產的問題,搞不好我也正是那受訪的80名醫師中之的樣本數?學法六年以來仍會如此天真無邪,輕意就繳械投降,想來就很嘔氣,又無地自容,爾虞我詐真不知什麼才是朋友,什麼時候才,可推心置腹,可以暢所欲言?

. 如果您要請教的事情很重要,就要自己撥冗親自打電話請教

婦產科醫學會中的「醫療法制暨醫療糾紛委員會」的委員實在很辛苦,門診之餘,下班喘息之時,經常接到不少會員醫療糾紛的疑難雜症,大家都像是在鴨子滑水,各自;使出渾身解數努力排解;加上會員們都不願曝光,有的連真實姓名也不願意告知,結果外人都不知本委員會的地下工作有煩重,遑論還經常要召開華國夜間會議到半夜一點多的無奈,要不是理事頭銜的榮譽感在支撐著,不知多少人要打退堂鼓了。所以鴨嘴大夫特別針對醫師,請求會員配合兩件事:

一是請醫師本人親自青電話詢問案情:如果您要請教的事情很重要,醫師會員就要自己撥冗親自打電話請教本會委員,但若事情不重要到只需叫助理或護士打電話問就可以了的話,那就根本不必打來問了。因為我們怎麼知道打電話來的她到底是誰?國稅局官員?壹週刊記者?劉教授問卷調查的學生?病人家屬?檢察官或對方律師?共匪?尤其本人最愛指點鑽營法漏洞,遲早會因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煽惑他人犯罪或違背法令罪而囹圄入獄。但若醫師真的忙到撥不出時間長談,再忙也要麻煩先請該醫師引介一下,…,如有關詳情要請先生娘或我們的護理長向您大老說明人一下,……

二是請保持主動聯繫並不時報告一下進展進度,至少收到電子檔或傳真時,也回個電子郵件給我們委員們安心,我們委員經常半夜挑燈夜戰寫的資料,總不好意思說不要錢就棄之如敝履吧,僅此。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