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3年05月12日

一.國內失之無專職的殺爾死防疫專家

SARS殺爾死病愈來愈氾濫失控,更突顯這次台灣醫界明顯的太輕敵了,基本上陣亡的大多是醫師護士,可見此病毒之可怕根本就超越醫界人士早期的估量,鴨嘴大夫學疏才淺,對這種外行事根本無置喙餘地,但忍不住慣例也要野人獻曝,自一些蛛絲馬跡比附援引找出我們的防疫漏洞在那裡?

1.     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的防疫專家在那裡?全民健保之後,大型教學醫院不思研究,在醫院企業經營理念下,都忙著下海搶錢去搶食健保大餅,連研究室內的電子顯微鏡都早遭塵封多時,失去第一時刻的研究殺爾死先機。

2.     病毒根本無國界,誰管你中央集權或地方自治, 衛生主管機關首長可能是稱職的政治人物,但若缺乏公衛專業背景,還敢忤逆專業長官,各懷鬼胎自以為是,多頭馬車各行其事,註定上情下效。

3.     醫療行政人員沒有受過嚴格的公共衛生訓練,難怪許多市立醫院院長一開始就試圖要隱瞞疫情,其心態雖可議,但看連鴨嘴大夫這種無關緊要的小診所院長都怕得要命想逃避封院,這豈只是醫事人員的自私和無知而己?

4.     財團法人大型教學醫院規避防疫義務, 所謂賠錢生意沒人做,只愛分食健保大餅,不願收容殺爾死這種賠錢貨,充分發揮財團超人的無情吸金賺錢術。

5.     ……

.慈濟應出面,普渡眾生

當防疫觀念落伍,民眾自掃門前雪的自私心態發作到視病如瘟的非理性時, 就是宗教的大愛現行顯現的時機,「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也宗教最令人敬仰的一面。

唯一納悶的是為什麼到現在慈濟醫療系統還遲遲不肯開始展開大愛行動?在國際間慈濟救援如火如荼,但台灣殺爾死就在左右鄰里,疫情迫在眉睫,民眾已因恐慌失去理性,排斥病患及遭隔離的病患家人,咀咒怒斥,連遭隔離的小孩子也不放過,更遑論其他同情援救之心。

若此時慈濟能比照中世紀黑死病時期神父修女的犧牲奉獻來全心投入搶救這次殺爾死的台灣劫數,相信只要証嚴法師登高一呼,集中全國慈濟醫院為收容殺爾死的專責醫院,不但馬上可以號召信徒萬眾一心,感化暴民同胞物與,証明我大慈濟有別於紅頂商人的唯利是圖外,更可以發揮我佛陀普渡眾生的慈濟精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