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入忠列烈祠,生反而連醫師証書都被廢止?

為吳康文與廖正雄兩位醫師受衛生署廢止醫師証書之命運寫聲明稿,深感醫師實在太難為了。今天吳康文院長可能判斷錯誤,可能有營業考量,可能怕人心惶惶,而有所遲疑,但以吳康文與廖正雄兩位醫師非為感染科或胸腔科專科醫師,面對生死未卜的世紀病毒,都能毫不猶豫就身先士卒,責無旁貸,豈有死入忠列烈祠,生反而連醫師証書都被廢止的悲慘遭遇?衛生署不是才請外國學者醫師來演講醫療疏失,還說不可避免的醫療疏失占近十分之一,也才信誓旦旦說過我們應該不要懲罰醫師,醫師才敢能開誠佈公,講出實情以供下次學習參考,醫學才會進步。

身為醫師的最大悲哀就是平日民眾即對醫師刻以高度注意義務,動輒以嚴刑竣法刑以業務過失,疫病肆虐之時人人自危,醫師不但不能拒絕病患而且都必須投拋妻離子,義無反顧投入疫區捨己救人,稍有猶豫遲疑,民眾馬上爭相指責, 道德勸說。民眾都忘了他自己的家附近都不容政府開設一家發燒特別門診或收治SARS專責醫院,而今天醫師們都必須責無旁貸本著職業良心,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而今事過境遷又竟以成敗論英雄,殊不知相對於眾多捨生取義的醫師及醫護人員會一件多大的諷刺,?好像死亡是醫師選擇投入搶救疫病的唯一不歸路。

. 嚷嚷而已

鴨嘴大夫最近一直嚷著要著手寫成人性教育篇的「曼麗夫人如是說」以及嚴謹執著,義正詞嚴的「醫藥分業白皮書」。本來想把禍國殃民,比教改還會遺臭萬年的醫療人民公社全民健保也一併在選舉之前完成,看看當年選舉下的畸形兒產物是如何可怕?不過鴨嘴大夫一向自許太高眼高手低, ,雷聲大雨點小,像「曼麗夫人如是說」不知多少夫妻引頸企望,鴨嘴大夫就是欲語還休,拿不出稿子,也不知因而製造了多少深閏怨婦的「骨盆腔鬱血症候群」?所以還是少講多做,保守一點比較好。

話說醫藥分業最可笑的地方就是藥師立法把醫師的調劑權分掉了,但是藥師處方權依然固有,醫師卻從沒想到也應該立法把藥師的處方權拿回。也所以從此藥師可以在藥局公然看病拿藥,處方調劑一貫作業,而醫師就只能開一張處方箋,,再請患者到附近藥局調劑, 醫師顯然己被廢了武功還不自知。每種行業都要自尋發展,每個人都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組織自己的社團來籠斷市場,本來就是無可厚非,但藥師忘了民眾的衛生教育不夠,藥師素質並不整齊,醫藥分業只是一個加速全民健保滅絕的臨門一踼而已,而健保下的醫師們只顧在彌補自己的收入焦頭爛額,根本忘可以了從整體醫療環境上去糾正個社會亂相,即使有一些先見之士,組織了像地方的基層醫療或地方的健保申訴小組,但就是沒有一個共同的窗口凝聚大家的意見及力量,而醫師彼此之間又因身份,雇主不同不願意溝通而各自為政,更加形成今天群龍無首的局面,可嘆!可悲!(92040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