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江湖術士盲目崇拜終不悔

鴨嘴大夫唯一專長就是當醫師,寒窗十年也只會唸醫學教科書,臨床三十年也只懂一個醫學,其他生活細節都是白痴支票證券完全瞠目結舌。但在門診碰到一塌糊塗的亂經,出血不止的血崩患者,鴨嘴大夫以專業判斷要她服用排卵藥,她第一個反應就是狐疑說曰吃排卵藥會不會造成癌症?會不會造成墮胎的問題?碰到有明顯更年期症候群的婦女,已經被折騰的不成人形了,鴨嘴大夫囑她服用賀爾蒙,她一定拒絕說左右鄰居都跟她說賀爾蒙會致癌,絕對不能吃;當她因骨盆腔發炎,發燒畏寒已經曼延成腹膜炎了,鴨嘴大夫要處方抗生素來殺菌救命,她又懷疑保留的問說使用抗生素吃太多不是對腎臟不好嗎?事實上這個疾病本身已嚴重到即將敗血病休克,再不趕緊使用抗生素,最後真的休克就會把她的腎臟弄壞了(缺血性壞死),何必還要談什麼藥物呢?面對已經奄奄一息的生命,還在顧慮不知醫師的救命處方會對她造成多少的嚴重副作用?何況在醫師的控制下藥物本來就是來用來殺菌的,又不是用來殺人,她還躊躇猶豫顧慮那麼多?何況這她那些胡說八道的資訊都是道聽塗說的一知半解。

話又說回來,偏偏國人面對那些江湖術士和極力打廣告推銷成份不明的祖傳偏方者就毫無抗拒力,他們信口河催眠要她花一大把的銀子,買一大堆黑色藥丸吃,她不但一點恐懼懷疑的心都沒有,還十分言聽計從不敢少吃一顆。也就是說她寧願相信電視上這許多本身不是醫生,僅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的廣播界人士在那邊胡說八道,廣播人又不忘請幾個親戚朋友在那邊背稿子對話,說吃了他賣的藥丸只吃一帖就好了大半,[患者信心油然而生更多。這些蠻受歡迎的廣播人士即使讓她們吃了吃到出現水牛肩、月亮臉或必須洗腎的程度,她們仍樂此不疲。廣播人士請的見証人還故意誇張的說不知看了多少家診所,或找了多少家大醫院的醫生也都沒路用(居然不怕違反公平交法?)。結論就是說只有具麥克風的他的藥最好,保証藥到病除,叫民眾不要也不必去相信專業的醫師,他們不懂。

撫今追昔婦產科醫師天天唸書吸收新知,禮拜天還要去台大醫學院繼續再教育,但若有天不巧接生出一位小孩沒有手指頭,這位醫師馬上成了千古罪人,病家交相替責唾棄,明明是孕婦自己誤吃了什麼致畸胎藥物不知,但全都要怪醫師誤診超音波檢查沒有看出來,明明文獻上的記錄都說手腕以下缺損的超波診斷率不足百分之四十五,但家屬聞之不但群情激憤,加火上加油怒斥都是醫醫相護而已,令當事醫師心力交瘁,旁觀醫師心灰意冷。民眾一方面是盲目崇拜終不悔,一方面又是吹毛求疵嚴入骨,國人這種就醫思惟的抉擇方式實在是很值得深思。(920730)

二.只有足夠的動機才會有良好的治療效果

病人有明顯的「經前症候群」,主要的症狀就是說在月經來之前都睡不著覺,一定要吃鎮定藥才可以睡,而這種情形一旦月經一到就自然不藥而癒,所以鴨嘴大夫才診斷為「經前症候群」。但她頗有主見,自己一再怪罪說是因為月經量少變成暗灰色的關係才會失眠,其實睡不著覺和月經量少都跟內分泌失調比較有關係,而兩者都是黃體素分泌不足所引起的。鴨嘴大夫再問下去,她也承認說情緒也變得非常不好,一直會想要罵人,而且經前差不多有七天之久胸部也都很脹,這些都是很典型的「經前症候群」症狀了,但是病人卻又拒絕使用黃體素,跟她說黃體素和會致癌的動情素不同,她仍堅持寧願用安眠藥達到睡覺的目的就好了,其他症狀忍一忍就過去了。

在這情況下鴨嘴大夫也贊成說除非有一天她真的心煩氣燥到快抓狂的時候,再來跟醫師要藥方治療好了,因為有只有足夠的動機,疾病的治療效果才會會快,更好。(92073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