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濟世救人,但救不了自己.

身為醫師最大旳悲哀是他空懷絕技但對自己的身體就經常愛莫能助,尤其涉及技術性的技巧時,即使只是靜脈注射更是任人宰割,像醫師身經百戰,為病人打針當然是一針見血,但民國七十一年鴨嘴大夫在長庚醫院住院開膽結石時,可能攝於平日主治醫師的淫威, 實習醫師頗有顧忌屢敗屢戰,連戳好幾針怎樣都打不進去,鴨嘴大夫礙於面子尊嚴,又不甘求饒,不忍呵責,真是痛心疾首痛入骨髓也徒呼負負。

話說曾有一位心臟內科專科醫師,當他心肌梗塞一發作時,衝到急診室,急問護士小姐有沒有人會使用心臟電擊器,蓋他知當時梗塞已嚴重到影響心率不整到心臟震顫cardiac flutter的程度,心臟電擊是最後的救命手段,平日駕輕就熟的心臟電擊,偏偏當場自己又無法DIY。當他聽護士說還要用電話再找住院醫師來替他電擊時,已奄奄一息大嘆一聲「來不及,來不及了...」,就心跳停止standstillnn魂歸離恨天了。醫師還不只如此悲哀,剖腹生產時也一樣,身懷絕技的女產科醫師坦胸露肚任人宰割時也是很無奈的,她怎曉得傷口會不會開得同她一樣好?怎曉得安不安全?怎曉得會不會掉一把剪刀在肚子裡?醫師可以濟世救人信心滿滿,但就是救不了自己,真是情何以堪? (920802)

二.精割包皮,影響陸戰隊戰力

話說民國六十四年鴨嘴大夫在林園陸戰隊第二師師醫院連擔任一般外科醫官時叱吒風雲, 遠近聞名,一天不知要割掉多少陸戰隊弟兄的包皮,尤其我們衛生營隔壁偵搜營的蛙人弟兄們更是呷好道相報,一傳十十傳百,鴨嘴大夫的手術房每天都是門庭若市排滿了刀,為免向偶者眾,有時連手套都來不及高壓消毒,就直接塗抹一層優碘在手上即上陣下刀了。

包皮刀雖小後遺症可不小,蓋開完包皮後一週內不宜下水,所以當年官拜少尉醫官的鴨嘴大夫有權,也都會開一張半休單給他們在營休養,暫時不必下海出操,想不到好幾次蛙人部隊早點名時,隊長一聲下令居然每連都只有零零星星兩三名成員到連集合排隊報到,簡直潰不成軍,其餘的甚至有整班的蛙人弟兄都揚起半休單倚門傻笑。當年老總統仍健在,越南仍在苦戰,豈容鴨嘴大夫恃寵而驕撒野影響戰力?嚇得司令官屠師長馬上下了一條命令,規定蛙人部隊割包皮者,每班最多只限二人同時開刀,以免影響戰力云云,一時引起起喧譁傳為當年軍中逸聞。

鴨嘴大夫口沫橫飛自吹自擂講了這麼多「想當年」,其實是在凸顯當年獨創一格的美式包皮割法的「偉大」功能,因為鴨嘴大夫兩年陸戰隊軍中生涯,閒著也是閒著,都會很用心又很有耐心的先將多餘的包皮的薄薄一層上皮組織環狀剝離下來,再將上下邊緣疊起來縫合,不但沒有捨棄任何原先固有的結締組織,反而因二層結締組織互相重疊起來,因而使那話兒真正加粗變大, 增色不少,加上又不會切斷血管癒合也快,所以爭相傳誦有口皆碑,不但連預官也食指大動,忍痛揀個現成便宜,連遠在衛武營入伍時的陸軍教育班長都長途跋涉至林園而來求割一刀。唯一遺憾就是鴨嘴大夫也想如法炮製,偏偏就是找不到醫官可以動這種美式的精割包皮手術,至今五十五歲仍繼續在遺憾中。

三.看病也可以不收半毛錢

病患到鴨嘴大夫診所看病不必忖半毛錢的情況有三,一是不必來而來時,比如像聽錯時間,鴨嘴大夫告訴她不必回診了而又回診,或以為醫師叫她再來檢查其實已經完全治療好了,或她以為自己的子宮內避孕器已到期要來換新的,結果調出病歷翻了半天,發現實際上還有一年或半載的有效期,經過一番溝通後就請她回去,讓她白跑一趟鴨嘴大夫已經很不好意思,當然一毛錢也不必繳。二是處置未盡其功時,如子宮內避孕器勉強拿了半天拿不到或怎麼找都找不到時,必須再另外安排時間到手術室麻醉下來拿,當次程序沒有理由收費,有時不拿其他藥,連掛號費也可省下來。三的情況是只限於複診的老病人,有關她的好友、親戚或女兒婦產科的一些蒜皮小事的問診,也都沒有什麼收費的藉口,雖然有時問得比她本人的問題還複雜,花的時間也更多,通常也沒什麼好計較。

但是如果問診佔據半小時以上,侃侃而談無視外頭病人蠢蠢欲動,護士焦急的頻頻探頭,明示患者有的要出走了,有的趕時間要晚上再來,她仍兀自滔滔不絕或是初診的病人一直反覆嘮叨,要用國外看一個病人半小時的標準來細說從前,要求醫師仔細聽好。鴨嘴大夫雖不敢比照國外醫師費一診200美元(老婆說的)的標準收費,也不敢遵照醫師公會所訂的問診費300元新台幣收費,只就酌收一些掛號費100元以示抗議。最近發現有的病人精打細算,知道醫師的藥名之後或拿著醫師的處方箋自行在藥局購買,,但還不忘有任何不適都要醫師來負責,還會跑來跟醫師吵著問有關藥物的副作用,再揚長而去。這種情況下讓鴨嘴大夫實在潚洒不起來,開始考慮是否要以諮商費的名義加收自行購藥治療再來詢問的費用,否則會發現病人看了半天,只有拿到新台幣200元診療費(不足美金7 ),還被興師問罪,冷言冷語,加上經濟不景氣逐漸無法負擔日益增加的固定龐大開支,對於一個財政白痴的鴨嘴大夫而言,也不得不覺悟要為五斗米折腰了。(90110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