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不讀書則罪惡感油然而生

兩年前趕寫國立政治大學法研所碩士論文時,連著好幾夜沒睡,體力不支就只在書房電腦桌的坐臥兩用的巨沙發椅上假寐了一陣子,都這樣驚醒就打字,累了就呼呼大睡好幾下。平常鴨嘴大夫在打電腦都一定陪讀的Kimmy小犬(吉娃娃,不是女兒),一付好像很同情老人家的樣子,但愛莫能助,一齊擠在同一張沙發椅上,除了保暖,保全,在精神上保護怕黑怕鬼的鴨嘴大夫外,其餘一也幫不上什麼忙,也累得呼呼大睡,還很不客氣打起呼來。一直到上午十點才好不容易完成並且列印出整本論文稿子,隨即交由等候一旁的快遞人員專程送去政大旁的影印店印十來本口試本。

未待能靜下來休息喘一口氣,護士來電在催人了,鴨嘴大夫只好再匆匆趕去診所上白袍看病人,看診空檔一有時間,馬上又還要趕緊趕寫家庭醫學專科繼續教育學分的作業,每個月基層醫療期刊的作業完成時可得繼續教育積分2 學分,截止日就是明天,郵戳為憑逾期不算,明天禮拜六又沒有郵差可以寄, 故非要在今天之內趕快唸完四、五篇文獻,寫好隨文附廿個題目的標準答案寄出,否則六年內要是積分不夠240小時,就會被廢止家庭醫學的專科醫師執照,鴨嘴大夫皮癢同時擁有婦產科+家庭醫學科兩個專科醫師証照,所以五年內還必須完成480小時的繼續教育積分,可不同是說說就算的,還真是真材實料的去唸去上課呢。

像這種不斷循環的忙碌日子中其實過的也很充實,也覺得很好玩,每天都嚴重的睡眠不足,真不知失眠為何物?從醫學唸到法律,從法律唸到保險,其實五十五年來腦子都一直在動沒有空閒過---總是有唸不完的書,考不完的試,居然還自得其樂?甚至走火入魔,嚴重到如今已是一日不讀書則不但面目可憎,而且若耽於逸樂,連去唱個卡拉OK,心中都還會有一絲莫名的罪惡感油然而生呢。(910620)

. 一切都照步來,自得其樂

話說三十年前鴨嘴大夫26 歲當兵時,在海軍陸戰隊第一師醫院連擔任一般外科醫官。當年的隊司令官很注重實戰演習,有好幾次師戰備演習時,大小軍官也都要跟著阿兵哥們一起上山下海,同心協力,尤其攻占海灘後,我們師醫院連要搭建一所戰地醫院, 軍官也都要跟著一齊搭設醫院連部的巨大帳篷,莫不累得官兵們氣喘如牛,四肢無力,但儘管氣吁吁鴨嘴大夫卻都興致勃勃,自得其樂。當年內科少校蔡排長休息時特地跑來搭訕說他觀察了老半天, 覺得鴨嘴大夫很適合當兵,因為從頭到尾都一直帶著鋼盔還怡然自得,東奔西跑指揮若定,不但沒有半句怨言,而且好像還樂在其中。

事實上就是一切都照步來就沒什麼心理不平衡可言,既然上級規定鋼盔不能拿下來,即使說重達半斤的枷鎖就只好乖乖帶著,所有的痛苦不適不也都是一點一點,忍一忍就過去了嗎?一下子也就習慣成自然了,若能苦中作樂更是自然怡然自得。

三.發揮潛能,找尋被自我埋沒的興建

當年下部隊之前在天母芝山岩下的衛情學校受訓三個月,上軍事課時獨獨只有鴨嘴大夫一人煞有介事的遵照教官指示,在軍事地圖上畫出設立急救站的理想位置,調配兵力支授警衛,同學們見了都驚為怪人?甚至有人懷疑鴨嘴大夫是否頭殼壞掉了,還是智障?因為有史以來那有一位預官會想搞這種玩意兒?其實運籌帷幄沙盤演練,如何建立山頂或灘頭急救衛生站,如何補充調配急救支援,不也都是蠻富挑戰性,蠻好玩的事嗎?大概也就是這個耐心一直督促鴨嘴大夫努力求知求新,一直支撐著鴨嘴大夫要不斷的繼續研究醫事法學下去,政大、東吳不收老人博士學生,退休後鴨嘴大夫也可以去哈佛大學,陪兒子唸法學博士,順便含飴弄孫,不也是一個最佳的養老退休辦法嗎?

有時想想唸法律其實就是因為自己很有興趣,才會唸得津津有味,當然也許骨子裡也有這種潛能,加上機會來了才能像今日唸起法律書來如魚得水,雖相知恨晚,已老到連考法官的資格都沒有了,但沒有負擔倒更自得其樂。相信每個人都一定有潛能沒有被發掘出來,尤其在我國獨特僵化教育下,那有自我思索獨立追求空間可言?有時幻想一向睨視目空自視甚高屬獅子座的鴨嘴大夫平時尚稱溫文儒雅,一上刀就嚴厲殘暴性格鉅變,治軍甚嚴(護士助手都被從頭罵到尾)。手術台上即使病人血流如柱照常指揮若定,按步就班發號司令,神色自若喜怒不形於色(另有一說是嚇呆了),由此可見,說不定鴨嘴大夫真有帶兵統御的才能未被發掘。也許枉費當年沒有投筆從戎,否則以自己對參謀作業的高度興趣說不定運籌帷幄決戰沙場,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軍事將才呢!

其實鴨嘴大夫主要是要說,很多人都有沒被發掘的某項潛在能力,很可惜都因為沒機會發揮而因此被自我埋沒了。(91062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