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榮譽法醫可以行政相驗養老

最近鴨嘴大夫進一步積極在籌劃接洽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來為台北市醫師舉辦最後一場榮譽法醫的講習。兩週前在一場老醫師的餐會中,鴨嘴大夫就一再宣傳鼓勵大家去學得一技之長,以備臨老閒閒無事時,還可以拎著皮包替壽終正寢的老人家開立死亡証明書也是好人好事,主要都是因為許多末期病人不願死在醫院,一定要在家中斷氣,問題是到時醫院也無法開出死亡証明因此不能順利安葬,此時榮譽法醫親自跑一趟行政相驗也是成人之美,何況年輕時開出生証明年老時開死亡証明,也是一種有益身心的醫師副業活動,總比坐著等死好。

玩笑開到說有一位老人家由救護車送回老家,家人不忍當然是一片愁雲慘霧。一旁伺候的憂愁家人見她老人家已不動多時,正傷心的要著手為她換穿壽衣之際,忽然聽到她幽幽吐出一絲輕輕聲氣息,慢條斯理和緩平平的說「阿沒啦∼我阿沒啦∼」….,我們這群都已年過半百以上老醫師們,雖是看破人生多少生死,聞之大笑一陣之餘,都仍不禁各自百感交集,沉思起來。

. 何必疑神疑鬼?

    病人不過是初期懷孕消化不好,輕微的「病囝」現象而已,但連接兩天回診時都一直怨聲載道,說吃了消化藥反而肚子更痛。一看她只是肚臍周圍的腹部膨漲起來,而且連帶胃也有點痛,情況很明顯可能就是吃多了些消化不好的東西導致的輕微胃腸炎,但是拉不出來已經很難過了,家醫科醫師又給她吃了軟便藥,所以腸子臑動增加,更同時會也多少引起子宮的不安定,她就更加心慌慌起來。

治療方法只要暫時把軟便藥停下來,就好了,因為軟便藥是想要讓腸子臑動增加,但到會引起子宮收縮的程度了,當然就要暫停了;之前她也曾因此去看中醫,中醫師也開了一大堆補藥給她吃,這個時候腸胃不好已經沒辦法吸收了,再吃補藥反而更是消化不良。病人小心翼翼看了兩個西醫一個中醫只是為了一個消化不好病囝現象又不太放心,然後又疑神疑鬼怕這個藥會影響胚胎,又怕這麼多藥會彼此會有衝突,一個小小的懷孕初期的毛病呢弄得這麼的擴大,說是小心其實是未免太不小心了吧。(921028)

.老人安樂死是兒女安樂的開始

討論到人性尊嚴的問題就必須要談到安寧病房與安樂死的新概念,也是鴨嘴大夫最深惡痛絕的乙事,尤其是現在時下醫院都流行對癌症末期病人事先要家屬簽訂「不急救同意書」或是簽訂「不插管同意書」的要求匪夷所思。有時候這些表面上看來都是在尊重病人的同意權,生命自主權,但是當病人一陷入昏迷的時候,周遭家人親友可能為自己的利益而走向不利於病人本身的某些決定,又能夠授權醫師多大的權限來防阻或只能助紂為虐?現代人的思想不一樣,有的做兒女功利主義,會認為父母賺的錢本來就是要給兒女當遺產的,所以父母雖然是在使用他們一生辛苦賺來的錢在治病,其實就像在使用本來正常就是遺留給他的那份錢,意思就是說父母現在都是在花他們兒女以後要用的錢,所以當為人父母的己是禁治產人,沒有作行為能力時,加上一個,兩個有私心的子女,多少就會盤算只有父母早日死掉,他們才能得到實質利益,而父母苟延殘喘硬撐的話,不但他要盡很多義務扶養護,而且要繳很多的醫藥費來奉養父母,最後可能耗盡他應得遺產,豈不得不償失?只有父母早日歸天才是絕對利益的,這個時候正中下懷還敢要叫兒女來簽同意安樂死,還要叫他們來簽同意不急救,難道不是一個很大的諷刺嗎?而一旁冷眼旁觀,心知肚明的醫師這時候的角色又能夠如何呢?

基本上如果是一個道德操守很高的、嚴格篩檢的、不粗製濫造的醫師,當然他有他的醫療立場跟醫療裁量權,他可以依照憲法的「人性尊嚴」決定認為病人應該要在適度的時候給他急救與否,當他覺的急救無效才可以依當時當地的現況,跟家屬解釋後,再由家屬會議討論來決定同意與否,亦不縑遲,又何必要在事先就先簽不急救的宣判死刑書呢?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