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馬兜鈴的神話故事
        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11 月3日表示長期且大量服用馬兜鈴酸製劑可能有腎毒性及致癌風險,因此全面禁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及製劑包括:廣防己、青木香、關木通、馬兜鈴、天仙藤。第一波註銷藥證名單共有五十張,其中不乏知名品牌。規定自即日起,中醫師不得做為處方用藥,而相關藥廠也要在三個月內回收相關產品,否則將以藥事法第2條第1款偽藥論處,按照同法第83條第1項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同時知名的科學中藥製藥廠負責人也馬上開記者會向民眾道歉,並低調表示接受吊銷執照了事,還算有點良心。但大藥廠日進斗金,為什麼從前只顧賺錢, 偏偏都不從事毒性研究,難道多年來醫界不斷的呼籲及警告,廠方都視若無睹,掩耳盜鈴,只要耳聞有消費者因服其製藥而發生腎衰竭的警訊就應該趕緊回收或思補救之道,或呈報上級暫生產,那有賺到最後一刻,紙包不住火了,要熄滅時才一鞠躬道歉了事,其居心叵測應有刑法未必故意殺人或重傷害罪嫌,鴨嘴大夫認為檢察官應主動調查。
        想不到中醫藥委員還為藥商老闆辯解說,這些藥證被註銷並不表示藥廠有問題,只是依科學證據及專家討論的結果,按藥事法第48條藥物製造、輸入許可證在有效期間內,基於維護健康及確保藥物安全與醫療效能之原因,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得重新評估,必要時並得撤銷之,才會有此決定。國家賠償的原因有二,其一是公有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的生命、身體或財產受到損害,而且採是務員無過失責任主義,以便讓人民之請求權比較容易落實。中醫藥委員雖是後知後覺而且及時有擔當的宣佈註銷藥證,但本身國家賠償責任應該是是躲不了的,自身難保了,還在庇護廠商?鴨嘴大夫是認為中醫藥委員應主動協助受害民眾就醫,爭取藥害救濟(藥害救濟法第四條第一項因正當使用合法藥物所生藥害,得依本法規定請求救濟。),搜証(洗腎者証據確鑿)向廠商求償,就像美國製造子宮盾及製造隆乳矽膠的工廠;賠到精光還不夠難道,中醫中藥頂著中國人五千年傳統的光芒,背負傳承袓傳祕方神秘的色彩,就可以任意草菅人命殺伐塗炭生靈? 廠商連一點良心回饋都不必負擔嗎?
        更可笑的是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下令製造、輸入業者則須在三個月內全面回收市面產品,醫院藥局不可再陳列,中醫師也不可使用;衛生署將行文各地衛生局於三個月後抽查,違者依藥事法第20條第1款、同法第83條第1項偽藥罪論處。意思是說工廠藥局都還有三個月的優惠期Grace period 或清倉期,,反正不查不罰,就是要您趕緊賤賣清倉,以免血本無歸。報載居然有第一線的藥房老闆還在抱怨民眾無知又惶恐的頻頻上門退貨,不堪其擾,身為專業藥師,自己不能為民眾把關,空有調劑權之名,佔著毛坑不拉屎,既不唸最新文獻維護民眾健康有虧職守之餘,又不思補救協助民眾退藥,不但口出怨言振振有詞一再抱怨民眾要退貨,毫無愧意,真是金錢掛帥倒行逆施莫過於此。即使專業藥師雖只是作為行凶工具的「間接正犯」而己,犯了業務過生重傷害罪,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為我而死,助紂為虐殘害生靈至此,結果口袋照常麥克麥克,誰都不能奈何他們。

二.停管處惡人先告狀
        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停車廠11 月5日發現有位女民眾在地下二樓停車場A16停車格自殺,一年一個月後才被發現。台北市停車管理處為遏止再有民民眾有樣學,利用有路外停車場自殺,居然揚言將向死者家屬索賠,積欠一年9萬的停車費及營業損失。
        法理上當事人過去,理論上概括承受,接受遺產者也必須負擔這筆開銷。但除了在民事上官方如果要求償,就要先追究停管處的「與有過失」,以及官員行政督促之行政疏失之責任可能難逃其咎,但停管處本應徹底檢討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烏龍事,而如何防止該事件再重演,其實只要管理員保持提高警覺,對停車過久的,只要超過一個星期,就該按一下電腦整理出一週未動的車號、停車位置與車主聯絡,就知道那輛車車主姓名及聯絡方式,只消一通電話就可問出車主,或知道她失蹤之事,也才不至於讓死者去年9 月18日停車後一整無人問津,死者更不是無法入土為安。何勞死者家人天天牽腸掛肚,以淚洗面一整年?
        台北市停車管理處當級之務應該至少要趕緊考慮是否要在地下停車場加裝一些監視器以及火災警報器一類東西,或有些已老舊不堪備而不用?停管處還必須趕緊定期主動清查已停滯一週以上過久未動的車輛, 說不定還可找出一些失蹤人口或遭竊車子。除非是長期地下停車場租客戶,停管處即可發函通知停滯一週以上過久未動的車主定期繳費。想想一年一個月前,死者可以在地下二樓燒起煤炭爐來,居然都沒被人發現,也沒有人可以搶救一條生命。想想若當時地下二樓空調不好,說不定當場在地下室停車的人都會一氧化碳中毒,或若當時引起火災,說不定其他停車的人都來一起陪葬。怎麼可能會連一個監視器或煙霧偵測器都完全付之闕如?怎麼可能生者會和死屍共存一年多不會查覺?行政疏失至此,不但不可思議,想來還真令人不寒而慄。

三.衣食足而知榮辱
        從前醫師是一種很值得社會大眾敬重的行業,專業技術游刃有餘,錢賺得很多也賺得很快,行有餘力當然人飢己飢樂善好施,錢賺的很多就不需要被錢所左右,更不屑要去鑽法律漏洞多申報醫藥費,更不會想去削價惡性競爭或委身宣傳廣告打知名度。當年意氣風發氣勢磅礡,更不屑要和江湖術士計較,就像司法官一樣,司法官的薪水一向很高,國家領導者的想法很單純,就是要讓司法官的薪水高到不會想要貪污,衣食足而知榮辱就不會有司法不公,貪瀆枉法的事了,但即使這樣,還是會有一,兩位法官跟檢察官不會嫌棄錢愈多愈好而失節枉法貪污出軌。
        而今醫師錢越拿越少,健保烏托邦的成功要訣不過是壓低醫師費而已,難怪全世界只有我們台灣做得到。而今連自己生活能力都沒有還談什麼道德意識高漲、還談什麼醫療論理?明天要付房租了,今天未成年墮胎也只有忍辱負重接下來做了,醫師學問再好,書唸得再多,連醫療裁量做個專業決定的權力跟能力都沒有,怎麼可能高傲得起來?何況還有許多醫生並不是都是那麼認真努力唸書、研究或是努力嚴守操行自尊自重,許多都自暴自棄沈淪在社會大染缸中了。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是從前老醫師們的座右銘,現在年輕醫師的座右銘應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921027)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