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的精神分裂症病患者

董氏基金會調查有一成一民眾有嚴重的憂鬱傾向,有高達四成的民眾有情緒上的困擾,自二OO三年十月十八日起台北市衛生局社區心理衛生中心結合大教學醫院與市立醫院,每週開辦民眾的憂鬱症防治團體免費諮詢服務。

想想醫師在接解觸許多醫療糾紛的當事人及家屬中,雖不乏平心靜氣的對談者,理性自制的要求者,但一般人有所不知,當中可能就有四成比率是情緒困擾者。受害當事人病家錐心泣血情緒失控尚有所本,但若家屬,云云眾生或甚至一些曾遭受過醫療遭蹋折騰,領教醫師過無情冷漠的醫改人士們發飆起來六親不認,其偏執、謾罵、慷慨激昂令人動容,問題是其中就是有一定比例的精神病患者。這並非不敬之語,連為人師表者或甚至醫師群中也都會暗藏有精神分裂症者,現實如此,我們也不必諱莫如深,避談法官、檢察官其至高官顯要,政治人物或國家級領導者(像希特勒不是嗎?)也都可能有不少比例的精神分裂症病患者,,至少不要忘了他們當中至少有一成一是嚴重的憂鬱症患者。,

醫師擅長處理精神病患者,職業使然,自然而然會對患者以同情,溫和,同理心來協助, 視病猶親給予信心保証。但當一位醫師和站在對立立場精神病患者相辯白時, 醫師雖於心何忍,但被患者早已不勝餘力使盡毒招如言語暴力、招待記者,、指名道姓的文攻武鬥攻擊。雖側隱之心人皆有之,但醫師自身難保了,猶不思趕緊防禦,還想為對方心理健康著想,救人不成反身陷囹圄就太一值得了不就像醫護人員防治SARS病,紛紛先死於SARS病毒一樣?

. 自以為是的女人

有一位自以為是的女人,事業可能做得很大。但定期來找鴨嘴大夫拿賀爾蒙藥物時,醫師講醫師的、她講她自己的,而且自以為是,必須以她為尊。就像這麼簡單給她吃28顆的利非亞的HRT藥,她認為因為一個月有三十天,醫師跟她講說吃28天,就是說要在最後月底停兩天不吃的意思。再三說應該是要天天吃,她還非常不以為然,甚至逼急了就怪醫師說沒根她講清楚,但她仍是相當不服氣嘮叨嘮叨為什麼不能停,回去她也一定是照吃不誤。

但若醫師叫她不要停藥,她仍不願意停,醫師為求自保,所以也都要會在病歷上會記載得清清楚楚。就像她被逼急了,她又辯說醫師都沒有教她換吃這種28顆的HRT藥物時沒有教她不可停藥?其實鴨嘴大夫已向她說明白,至經說過兩、三次,但是病人因為自己有自己的主張,所以醫師也不堅持,只是在病歷上前因後果都記載清楚。但病人她仍不認輸,又改口堅持說主要是為了做一些抽血檢查,必須等到檢查真的有問題再決定要不要再吃HRT藥物,但無論如何,其實這種檢查或決定跟她使用這些藥物根本沒有關係,但是病人堅持說她認為有重大關係,我們就尊重她的意思,其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也只有主隨客便了。

所以我們要求醫師,當然是要要求一個合乎理性又能合乎當事人要求的好醫師,他的醫學水準也必須是良心、謹慎、小心,也就是美國模範刑法典所主張以有理性之人在同一情狀應持之注意標準(Standard of care which a reasonable person would exercise in situiation)決定注意程度之一般標準。也正如德國通說「以一個具有良知與理智而小心謹慎之人,處在行為人同一之具體情狀下,所應保持之注意為一般標準」(林山田刑法通論下冊第479頁)下有高度注義務的好醫師,但醫師也渴望面對的是有理性,合乎社會水準的、情緒標準的好病人。如果碰到的都是精神狀態有問題或是非常偏執或是甚至是精神分裂的病患者時,什麼事都要聽她的話,豈不天下大亂?(921028)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