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沙豬的處女膜情結

報載某位女醫師弄破病患處女膜的問題引起軒然大波,果真屬實,醫師冒失固然難逃其咎,但有關處女膜的問題,即使可受公評,可以攤在陽光下討論,但其內情錯綜複雜,絕不是芝麻小事光用三言兩語就可以徹底釐清的。但本案只因涉嫌醫師建議檢察官調查該患者過去有無性經驗的紀錄時,檢察官即勃然大怒,自由心証認為該醫師嫌犯為求卸責毫無悔意,不但提起公訴並針對業務過失傷害具體求刑六個月。

鴨嘴大夫所困惑者有三1.如果該患者已有過性行為,舊裂痕應是在六點鐘方向,而醫師伸入鴨嘴打開造成的裂痕是在三點鐘和九點鐘的位置,內行人一眼就能看穿,勘驗一下又何妨?怎麼會就說是為求卸責?2.傷害完璧之軀即屬傷害罪,則男女之間第一次的性行為也都是在傷害,在犯罪了?有點處女膜情結的沙文主義的味道喔?3.什麼時候檢察官也大義凜然,當起包青天來了?只因嫌犯不自証己罪就自由心証認為她根本就是毫無悔意了?(921218)

二.全民健保烏托邦的奇蹟

相報載台灣罕病家庭跨海求醫過程簡直像孤兒或乞丐一樣凄慘。一位11歲小女孩吳宜瑧得到在台灣是無藥可治的「肌肉骨化症」,她母親在友人協助下遠赴美國麻州醫院接受質子新療法,今年四月份返國,美方醫師建議觀察半年就需再赴美就醫,但因籌不出廿萬美元的醫藥費用致無法成行。後來好不容易募到三分之一訂金才衝到美國,卻因病情惡化太快必須改變整個醫療計畫。她的母親傅女士在承受不了可能要帶著屍體回台的衝擊,最後決定放棄原本預定三個月的治療計劃,自行縮短成為一個月而倉促回國。

問題的徵結表面上好像是「罕見疾病防治及藥物法」的申請門檻太嚴苛了,國內外醫院彼此又缺乏轉診機制,但追根究底還是全民健保力有未逮,每年健保鉅額資源一半左右的浪費在無謂的門診消費,任由財團搶食瓜分,任老的、小的、殘的、病的,真正需要國家伸出援手幫忙的邊緣弱勢人士,所迫切需要社會保險國家福利救命、保命的醫療措施都因而付諸東流?而榮總醫院外頭公車站旁的垃圾箱堆滿的都是病人不要的.多餘的整包整月的藥袋,裡頭健保藥丸藥片完整如新一應具全,而路有凍餓骨,竟有幼童無藥錢可付?徒更令人痛心疾首。

像今天台灣全民健保烏托邦還被德國跟美國稱讚不已,還有官員因此自我陶醉,也不深思是在嘲諷或是嫉妒?其實全民健保它唯一的成功之鑰就是壓抑醫師費(醫師診療費不到美國人的十分之一)及限制開藥,而許多醫師拘泥於這種壓迫,仍甘在夾縫中求生存。全民健保錢不用在刀口上,朝野一味飲鴆止渴,一點都不敢得罪民意,結果不過是促使台灣經濟走上末路的苟延殘喘而已,而膽敢觸犯健保這個敏感選舉地雷問題之候選人或政客必定保証身首異處,血肉橫飛,所以在台灣看不到醫療正義在那裡?政治擔當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921229)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