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柬埔寨獲知婦女清潔至寶

在柬埔寨高級旅館的的沿室或洗手間有一個特色就是在抽水馬桶水龍頭下方都會連出一條沖洗局部用的小蓮蓬頭,但其水流徑小不強且只有一個按鈕,很容易就可以把握方向沖洗屁股或外陰自如,不會溢出馬桶或泗流滿地,至少也可以省下不少衛生紙,又能徹底清潔,這是台灣慣用的溫水馬桶沖屁股機的簡化實用型,但經濟實惠,又不會有一堆人共坐同一馬桶溫屁股之聯想與忌諱。

鴨嘴大夫旅遊不忘病患健康,只想到台灣許多婦女一有白帶都嫌自己不衛生或嫌惡自己髒兮兮的不乾淨,就都愛用肥皂或消毒水拼命的洗,努力的搓,要不就乾脆把蓮蓬頭伸入陰道內灌洗。每當鴨嘴大夫聞之都會際起兩句咒語,唸唸有詞:「沒病幹嘛灌洗?把保護良菌都洗掉了,有病灌洗也沒效,還會多帶許多病菌進去!,準罵得她無地自容,方知陰道內絕對不准灌洗,每個挨罵的患者都很委屈,只敢囁嚅地說「從來都沒有人教過我說不可以灌洗嘛」誰知道這麼嚴重?話扯遠了意思就是說婦女要清潔局部,大都只要用清水沖洗Tap water washing即可,尤其有發炎時外陰更不宜用肥皂或清潔液洗滌,Tap water就是像柬埔寨小蓮蓬頭沖一沖萬事OK,就是如此簡單,想不到禮失而求諸野,到柬埔寨才如獲婦女至寶。(930103)

. 毒樹結的果實當然也是有毒

鴨嘴大夫後知後覺,上刑訴時老師講「毒樹果實理論」慷慨激昂口誅筆伐, 鴨嘴大夫都昏昏欲睡沒有感同身受。近日忽然間就茅塞頓開,原來毒樹果實理論就和自白不能當作唯一証據一樣,以不正方式非法取得的証據若承認其有証明力就一定都會衍生出許多後遺症,早年因李師科搶銀行事件王迎先逼打成招自白認罪,最後跳秀朗橋以明志乙事,才暴露出刑訊的可怕。而今毒樹果實也被接受根本不能當作呈堂証據,因為若以不正方式(非法搜索、找垃圾筒、後車廂翻箱倒篋)取得的証據都可以採信,焉知那一天警調人員不會把一包毒品夾帶在後車廂再來裁贓你我無辜的良民?豈不百口莫辯?毒樹(不正方式)結的果實當然也是有毒(裁贓証據),怎能登大雅之堂再來大啖食用,說它能養頻美容?

.醫療良心事業怎可以捲入商業行為?

臍血銀行不應該由生意人私人經營,商業行為為什麼會捲入醫療行為?尤其是高科技專門技術的細胞冷凍保存行為,任由生意人包攬經營自由競爭,任自由經濟商業行為所為欲為實在是太不搭調了,把關的衛生署為什麼應責無旁貸負起監督不週的行政責任才行。臍血本來就應該是屬於社會的一種社會公共財,就像器官捐贈的器官組織一樣, 或者推而求其次,臍血銀行應該就像血庫一樣由政府或有公信力非營機構財團法人來經營,看誰現在需要就分配給誰先用,等到有一天捐臍血細胞者得了白血病或需要幹細胞移殖的疾病時,也可以由別人回饋新鮮幹細胞來供應他使用才對,怎可任由私人營利機構商業導向經濟掛帥,經營管理?儲存幹細胞只為了三,四十年後「可能生病時需要用到它」,而今日卻需要無怨無悔的投下龐大財力來為將來不可確定的疾病因素而事先冷凍備用,而且自私自利只意圖供自己一人使用而已?,死守自己的幹細胞,到需要幹細胞再解凍時可能損兵折將所剩可用之細胞寥寥無幾,到時又要向誰求助與求償?

而生意人掛著生技公司名義,利用關係或廣告宣傳,以類似老鼠會或靈骨塔的傳銷方式取得的臍帶血存入其私營冷凍室,美其名是臍血銀行,但是一窩蜂的問題逐漸風起雲湧浮現出來: 1.您存了二,三十年時未必用會得到白血病或其他需幹細胞的怪症,問題是若沒有生這些不治之症(如白血病),幹嘛需要花大筆銀子冷凍幹細胞?2.到時解凍了,可能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正常存活幹細胞,老弱殘兵還有何路用?3.若是該臍血銀行為節省冷凍耗電而偷工減料,到時細胞全軍覆沒,哭訴無門,還不是白存了?4. 衛生署有否醫藥品質監督的單位,定期抽查臍血銀行的冷凍品質否合格? 5.生意人有賺有虧,若臨時公司有高級人士捲款潛逃了呢?有人經營不善倒閉了呢?對這些無人要管的珍貴細胞又要如何處理?契約不屨行要如何終了?有否像金融銀行存款保險公司可以備份支撐?

醫療行為本來就是良心事業,怎可以捲入商業行為?民眾人云亦云,怎知道現在花一大筆錢去儲存臍血細胞不過只是空中樓閣?而負責招攬傳銷的第一線小老鼠,在公司人去樓空時又將如何交待,如何自處?對無知民眾的期望落空和金錢損失,她們能賠得起嗎?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