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的說明義務

有時醫師是否必須據實告知也要看病人的精神狀況或生理狀況而定,通常鴨嘴大夫在給患者注射Premarin動情素的時候,發現大概只有一半以下的病人會噁嘔吐而已,但噁心大約一天之內就會自行消失無礙。有的病人一向就是很神經質,鴨嘴大夫如果事先跟她說打針會吐,本來不會吐的也就真的吐了,即使不會吐她都會想到醫師明明說會噁心嘔吐,怎麼可能不吐?非想到噁心嘔吐符合期望不可。所以如果事先告知的話幾乎每個病人都變成會吐了,這種情況下還不如先三緘其口不一定要先告知病人,一但有噁心嘔吐了才告知她是正常生理現象,可以安啦!當然會有少數病人會認為鴨嘴大夫為什麼不事先告知有這個副作用而略有微詞,但大多數在得知是正常生理反應後,倒都是如釋重負。

云云眾生鐘鼎山林,同一件事情要怎樣跟病人要說明或不說明因人而異,其實醫師說明施教還必須先有洞察秋毫的能力,否則不該講的講,該講的不講,結果都是醫師的錯。

二.她只想要知道是不是生癌?

20031128日鴨嘴大夫上午第一個病人就是一名85歲的老太太,主訴外陰搔癢多時,她的聽力與表達能力都很好,但是相當的虛弱,有點寸步難行。鴨嘴大夫檢查結果發現外陰部因為老化萎縮,加上細菌感染,而有很多發炎的膿帶並引起局部破皮,但病人只顧一再重複詢問鴨嘴大夫會不會有癌症?然後又邊嘆邊說因為心臟不好,她不能吃藥,不能打針,她只想要知道是不是生癌而已?但因為子宮頸周圍都是膿帶,必須等局部治療好了以後才能正確的作抹片檢查,病人卻很頑固,只一再問說會不會有癌症,其他都不聽,根本就沒辦法跟她溝通,而當場又沒有一位家屬陪同, 可以向她勸言,或讓醫師可以跟家屬清楚解釋,說明鴨嘴大夫的醫療計劃是怎樣怎樣。

病人堅持不肯接受治療,只要檢查有沒有長癌也是一個溝通障礙,無一家人陪同下,任一位85歲的老人自己來看病,為自身生命健康而憂心忡忡?即使鴨嘴大夫尊賢敬老給她五折的優待,甚至可以免費為她看病,但問題是連她家人都不尊賢敬老了,鴨嘴大夫也不知如何有效的幫助她,讓她永遠健康,長壽百歲。(930122)

.醫師不可隨意上街頭亂抗議

上次榮總的一位吳醫師發表一篇中藥有毒論,呼籲民眾小心使用中藥,必須要在合法中醫師處方下,使用合法GMP藥廠的中藥製藥才可避免中毒。其學術超然立意甚佳,不料有些中醫師不知出於什麼心態,既不是惱羞成怒,也不是西洋鏡被拆穿,竟也莫名其妙只因不爽就群集上街抗議,雖勝不武,反而使得中醫師一向清高儒雅,超逸脫俗的形象大減。這個時代基本人權包括抗議與言論自由都是被憲法保護的,而大家只為息事寧人,連醫界大老都出面賠不是了,弄得好像比聲音大,比誰會吵就有糖吃,但言論自由與學術超然的理想都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而此事件最大的後遺症是寒蟬效應,今後想再也沒有學者敢再嘗試中藥藥理研究,中醫師從此更加固步自封,永無翻身躍升至科學中醫之地步,台灣中醫界只能苟安於愚民政策式的中藥神話世界。

醫師白袍加身本來就必須忍辱負重,不論中西醫師本不分家,民眾對醫師專業的期待與信任一視同仁,不但要求醫師要有比一般人更高的注意義務,而且法律上也需謹言慎行,醫師的業務責任都要加重刑責。若說吳醫師對該中藥傷腎的研究理論是錯的,代表這些上街抗議的中醫師們個個都在為那種中藥背書,亦即說明他們認為無論如何用該藥也不至於會尿毒症,打包票有事找我?日後若真出現此合併症時,他們可以拍胸脯負責到底,要殺要刨絕無戲言嗎?這些成員明知學研究報告結果仍泯滅良心一意孤行,故意或未必故意之下冒然使用該藥,把患者當作個人的老鼠來實驗,而且果真造成吳醫師研究論文中的腎衰竭及尿毒症時就必須責無旁貸負起刑責,因為法官對醫師的要求是以當時當地的醫療水準為標準,舉例來說以中草藥中的馬兜鈴酸aristolochic acid)為造成腎毒性的元兇已是定論,如果中醫師不唸書,不追求新知仍遵照古法泡製冒然使用馬兜鈴酸,就是業務過失重傷害罪。

同樣道理如果吳醫師的研究論文對某種中藥的腎毒性已經說明的一清二楚,沒有唸到該論文的,不接受繼續教育的中醫師可能只是「業務過失重傷害」,但信心滿滿上街遊行,反對吳醫師研究結論又提不出學術証據的中醫師們則係「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刑法第十三條)或於一定結果之發生,法律上有防止之義務,能防止而不防止者,與因積極行為發生結果者同。」或「因自己行為致有發生一定結果之危險者,負防止其發生之義務。(刑法第十五條),怎樣都是業務重傷害的故意犯,法網難逃。

中醫師躋身社會高級知識份子,必然要尊重為提升中醫學術地位的學術研究工作者,除非自己想要和算命神話超能力迷信掛勾或和行銷生意人同流合污,漸趨下流而最終接受被時代淘汰的命運。身為中醫師應該氣閒意定接受挑戰,若對某項學術理論有反對看法或不同意見,就應該自身下去研究,用數字來說話或用另一篇翻案論文開記者會發表來分庭抗禮。上街頭亂抗議比人多勢眾,比口水比雞蛋,淪為莽漢出動咱們醫師最怕的醫療暴力躍武揚威,枉為知識份子中的上流醫師。有一天自己真的犯了業務故意重傷害罪吃上公訴官司時,病家一定比現在人多勢眾,口水雞蛋也一定比現在強悍數百倍,方知當年一時之怒降格以求,拋棄學術,遠離科學之滔天大錯,為時已晚 (93012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