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超音波會害胎兒流產

多年前鴨嘴大夫每月還接生數十名嬰兒的年代,當時春風得意驕縱自滿。有一次一位雍容華貴年紀不輕的高級知識份子,因為不孕好不容易又懷孕了來看診,尋求醫師協助她順利安胎分娩。因為不久前她才發生過一次自然流產,當然忐忑不安到處遍訪名醫,期間她也曾請教過一位七、八十歲大師級的中醫師,大師醫術高明不言自喻,但偏偏卻嚴重警告她絕對不可以照超音波,並胡說八道告知照超音波就一定會流產這麼沒有水準的話。其實以患者她的高齡,卵巢功能一定不好,都可以知道再流產的機率本來就是很高,但也就是這樣才更需要安胎,及用超音波檢查來追蹤胚胎及胎兒的發育,患者真的是流產怕了,又被大師洗腦之後,對鴨嘴大夫要用超音波來確定胚胎發育情形的建議抵死不從,而鴨嘴大夫也堅持若不知胚胎健康與否情況下,絕不盲目安胎,結果爭執甚久僵持不下,最後不歡而散,病人連病也不想看了。

從前沒有號稱第三眼的超音波時代,胚胎萎縮或胎死腹中都只能自子宮大小的變化盲目瞎猜,或要一直等到懷孕第廿週用聽診器可以聽到胎心音時,只有到此時用聽診器怎麼樣也聽不到胎兒心跳時,婦產科醫師才能確定大勢已去,但至此已耽誤至少兩,三個月的時間,白安胎空作夢事小,總是還有一線希望,但若碰到過期流產(即胚胎萎縮超過六週)時「彌散性血管內凝血病變DIC」的合併症,,血液就像水龍頭的水一樣殘潺潺而流都不會凝固,不只病人遭殃健康受損生命不保,連醫師也難逃其咎。(930211)

.Who care?

未成年少女來找鴨嘴大夫解決意外懷孕的問題時,實在她自己走頭無路也已經夠煩惱了,問題是她們寧死不屆,打死她也不敢她父母知道,只希望鴨嘴大夫幫幫忙,不要監護人出面的條件下,替她非法墮胎。護士當然知道鴨嘴大夫不但擇善固執有所不為,而且更不可能知法犯法,結果護士再義正詞嚴,道貌岸然道貌岸然,一板正經的嚴厲拒絕這些無助的未成年少女的不合法的墮胎要求,順便再道德勸說丁番,真是情何以堪?護士還會三令五申告誡她譬如說可不可以由她姐姐出面代簽,或由男方的母親出面簽名更是禁忌不可以,因為這是最危險的訟源.男方父母當然希望早日拿掉孽種結束孽緣,或甚至精明無情的拆穿少女謊稱父母都雙雙過世或出國不在台灣的謊言,但民法第一千一百十一條監護人之順位與法院之選定次序,護士也都耳熟能詳難不倒,因為第一千一百十一條明文:「規定禁治產人之監護人,依左列順序定之:一.配偶。  二.父母。三.與禁治產人同居之祖父母。四.家長。五.後死之父或母以遺囑指定之人。不能依前項規定定其監護人時,由法院徵求親屬會議之意見選定之。

但當護理人員振振有詞說我們診所醫院才不會違法行事,我們醫師是法學碩士,怎麼可能會為妳知法犯法時,問題是這席風涼話對正焦頭爛額、走頭無路的原本天真燦爛的少女不但無濟於事而且雪上加霜,好像連一點同情關心都沒有人,其實她自身難保才來尋求幫忙,醫師是不是法學碩士,是不會被捉去關, Who care?

.親子問題由醫師概括承受法律責任

鴨嘴大夫常愛告誡診所護理人員同樣是一席說勸說請未成年少女叫她的母親出面,我們醫護人員好言相勸所考慮的絕對不是在保護自己而已,其實本來就都是站在患者的立場來著想,我們是想替她解決她意外懷孕的問題以及後續衍生的責任歸屬,但考慮到她年輕天真純潔,本身就是限制行為能力人,思慮一定會有所不週,不知如何爭取或保障自己的法律上權益,所以才一定要她請她的父或母出面,協助她來維護自身權益。優生保健醫師可以保証人工流產手術醫學上完美無缺,絕對不會傷害到她的健康,但若沒有監護人出面,又能如何落實保護她的健康生育甚至生命的權益?基本上醫師與護理人員也都不願看到她被人欺負,任人宰割而還受盡屈辱。

最近就有一位古意的老病號,身為母親居然事後一個多月女兒身體出毛病了,才得知道她未成年女兒被男朋友悄悄帶去墮胎過兩次。事後打電話去找對方家長理論,還被男方母親譏諷說是她女兒主動勾引她的兒子,而且是心甘情願去墮胎的,一陣搶白氣得她要鴨嘴大夫替她爭取公道。為顧及小女生的名節,加上鴨嘴大夫也心知肚明再鬧下去,第一個替死鬼就是無辜的優生保健醫師,最後還是勸她息怒忍氣吞聲。作女兒的有事都不肯在事先先找媽媽商量,至少可以避免這些事後無可奈何,無的放矢的羞辱,為何卻都抵死不從呢?這個親子問題的癥結到底在那裡?但總之請先不要讓我們優生保健醫師概括承受這些社會責任吧! (930214)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