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還老婆一個清白

患者為一三十餘歲婦人,因近日白帶多會癢本也司空見慣不在意,但因為做愛後老公也同時有頻尿現象,泌尿科醫師就說一定是他的老婆白帶多才傳給他的,老婆心有不甘,才來找鴨嘴大夫求教,問她既不會頻尿,小便也沒有發燙或剌痛,一點都沒有膀胱炎的現象,但老公雖然頻尿但又沒有淋病時小便痛如刀割的症狀,怎會去扯到什麼性傳染病呢?所以當然第一步就是檢查白帶看是否是性病;所引起的,最可能和膀胱有關係的性病就只有淋病或披衣菌兩種,所以最直接了當的就是要病人作白帶的細菌培養及以及細菌塗抹片檢查看有否淋病雙球菌,並同時抽血檢驗有否披衣菌抗體。只要証明兩者都不是就可以証明她根本沒有性病,不是性病老公的頻尿現象就和她完全無涉,至少可以還她一個清白。

不過言明在先,她沒性病問題並非就証明她老公就有問題? 頻尿說不定只是逼尿太興奮激惹,根本不是什麼性病,証明泌尿科醫師只是太過慮了。其實女人的白帶一般是不會傳染給男人的,只會產生乒乓球感染,即病菌會依附在男性生殖器上寄存,偶或滴蟲感染時膿性泡沫狀白帶太多,男生會有小便不適之外,大都不會有什麼症狀,病菌只會伺機而動再物歸原主還回去,而不是像性病一樣,真的先讓男生感染得病後,下次作愛後再傳染性病回去,源源不絕,源遠流長。 (930227)

二.不作橡皮圖章

一般人都以為鴨嘴大夫愛秀,老愛把「國立政治大學法學碩士」的頭銜掛在嘴邊,到處廣播唸唸有詞,深怕沒有人知道,那知鴨嘴大夫真的是有心故意不謙虛。因為每次去參加任何行政機關的開會或公聽會等集會,與會官員可能都以為醫師不過是井底之蛙,除了看病開刀不食人間煙火,雖是才高八斗也可能是生活白痴,原來醫師只是被當作比當花瓶好一點的橡皮圖章,,但總算廢物利用可以拿來當背書專用,因此有的行政機關還甚者會竄改會議記錄或扭曲醫師發言內容。

偏偏碰到鴨嘴大夫有強迫心理症,開會前不但會事先就相關法條查資料做功課,開會當中還會臨場用倉頡打電腦筆記,在政大法研所訓練四年到如今實況記錄可以打到七成左右了,而近日自己也又配備有錄音筆,數位相機,USP無線網路都可隨時隨地上網,馬上拿到一手資料,所以絕對是有備而來,而且充滿殺機。所以不是鴨嘴大夫愛太宏,發言開頭都要先說明真如假假包換的正牌是國立政治大學法學碩士, 有証照和沒証照同樣一句話可能含義就大不相同,在在都在強調表示鴨嘴大夫的發言內容絕非無的放矢,更不是言不由衷,而是言簡意賅字字珠璣,慎思明辦言之有物。可惜與會人士還都沒聽清楚,以為公聽會不過是應應景,醫師都是最多放放炮發發牢騷而已,他們又懂什麼法律行政程序?上次一月九日鴨嘴大夫參加醫界大老邱立委所召開的「第四級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新制上路記者會」,有關使用RU486無罪的說詞,,刑事局的官員語焉不詳.誤導記者以為使用RU486反而無法條可治,不知鴨嘴大夫沒發言權在一旁扼腕乾著急,真是百無一用是書生,枉費一天開夜車一夜未睡最後也是徒勞無功。

不只於此,配備齊全以來偏偏兩個多月來都沒有機會參加過何重要會議,真的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問題是鴨嘴大夫也嚴守逢看門診的時間絕對不參加開會的院規,否則兒子註冊費不保事小,對不起遠道奔波來看病的老患者事大,可陪罪不起。(930227)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