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也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最近天母有一位婦產科醫師因捲入醫療糾紛而遭黑道廝殺事,患者是合法接受人工流產手術後,當天自行和男友步行離院,次日也有回診狀似輕鬆,一切正常,但在一週內突然昏迷變成植物人,昏迷原因不明,但當然和人工流產手術無關,因為人工流產手術的合併症只有出血,子宮穿孔,感染三種,而最嚴重的子宮穿孔甚至腸受傷不但馬上痛不欲生,而且很快腹脹、發燒、敗血症休克而死亡,傳聞和患者本人有吸毒習慣有關,但亦不過馬路消息不足為憑。事實上受害醫師也自認家屬蠻明理的,調解過程也相當順利,但忽然遭暗算廝殺,連受害醫師也認為既然要醫師賠償,怎可能殺上數十刀欲置之於死?如今醫師雖檢回一命,但右手已全殘,身心交瘁,前途堪虞。

然最令受害醫師所畏懼的不是醫療糾紛事也不是被砍殺的凶險,畢竟失血六千西西,縫合一千多針,手術八個小時也都撐過來了,2 26 日發生的凶殺案,事情到3 3日為止,除了黑道歹徒不時打電話進來病房恐嚇外,都沒有人理他,也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新聞封鎖?),他才逼不得已打電話要學會出面去給治安單位施壓,希望儘早破案以還他免於日夜恐懼的自由……

聞之令所有的老少醫師都不禁唏噓不已,不只是兔死狐悲,行醫本身已承擔許多法所容的危險,再加上因醫病溝通不良所必須承擔又負荷不起的求完美保証義務--新生兒出院得腦膜炎變植物人要醫師負責(傾囊所有賠償,否則要醫師好看),超音波照不出來而後生出肢體殘缺的嬰兒也要醫師負責(求償二千萬),患者因特異體質本身體質對麻醉藥過敏而導致麻醉時的惡性高熱致死也要醫師負責(求償三千六百萬),已足夠悲慘了,而今竟因病人身份特殊, 手無縛雞之力的醫師執行業務,最後全盤儘輸竟然連生命都要完全付出來,任人宰割。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嚴正聲明新聞稿    民國九十三年三月四日

本會會員 黃文賢醫師於今年二月廿六日在天母自家診所一樓電梯門口被三名不明歹徒圍殺十數刀慘絕人寰,當場失血六千西西,幸急送榮總緊急手術八小時,縫合一千多針才挽回一命,但右手已殘,心力交瘁。當日雖向天母派出所報案且由士林分局第三組接手偵辦中,但黃醫師隱匿房療傷時仍不時接獲歹徒打電話進來恐嚇,警告不得張揚,令被害人忐忑不安,遑遑不可終日。

凶案發生之前不久,黃醫師正因一件黑道男女流產手術的醫療糾紛事件談判調解當中,加上該案涉及毒品濫用和黑道恩怨,合理的懷疑應該和該件糾紛有所牽連;加上凶案發生後疑雲重重,不但媒體完全封鎖新聞噤若寒蟬,警調單位也低調處理毫無進展,一次問案後就未再和被害人黃醫師聯絡,而期間歹徒居然消息靈通,膽敢肆無忌憚的恐嚇放話,令被害人更心生畏懼,無所適從。若不幸再發生歹徒殺入病房置被害人於死地的慘劇,醫師手無縛雞之力也只有引頸受死,一途,對台灣的治安與司法豈不是一大諷刺?

醫師為濟世救人任勞任怨勞苦功高,即使偶有疏失也必須付出刑事、民事和行政責任的代價。但今只為一件不相干的黑道恩怨已被廢手廢腳之外,竟還必須整日恐懼度日,淪落到隨時有喪失生命之虞的絕境,治安單位竟不聞不問,真是情何以堪。我們婦產科醫學會在此嚴厲譴責不法凶手,並請檢調單位採取積極行動伸張正義,循現場錄影帶証據,將目無法紀的不法之徒早日繩之以法, 保護良民,方能讓我們婦產科醫師能在免於恐懼之自由的社會環境繼續為我們婦女同胞服務下去。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