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療水準比美國都高

最連續看了好幾位自美回來的我國華人,基本上大家都是很有水準的,只是有時難免要拿美國那一套醫療制度來相比較,鴨嘴大夫自卑感重,就隱約覺得有點看不起我們台灣醫師而有點不快。疏不知其實台灣近年來醫療水準日積月累,醫師人力過剩,又採菁英政策,目前醫師水準遠比美國高級多了。鴨嘴大夫曾有一位英文男老師一直為鼻病所苦,在美國不知看了多少家庭醫學及專科醫師都藥石罔效,來台找了一位主任級退下來的耳鼻喉科小診所醫師看第一次就好了一半,看了兩次就居然藥到病除,令他驚為天人嘆為觀止不已;還記得十年前美國朋友UCLA的婦產科主任來台玩,看鴨嘴大夫診所規模設備應有盡有,不比他們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差到那裡,嘆為觀止, 再耳聞小小診所一個月可以開10 多台剖腹生產,甚至子宮切除,對台灣醫師的藝高膽大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其實美國地大物博,一定要像中國大陸一樣大量訓練一些赤腳型醫師來為廣大群眾作初級醫療服務,所以不得不必須先重量不重質。在美國許多一般科醫師能自大都會的醫學院畢業的都已經很了不起了,那像台灣醫師人力飽和,個個開業醫都是教學醫院四年嚴格訓練後,做到累積臨床經驗多年的主治醫師才退下來的的專科醫師,那像在美國,要看到專科醫師難如登天,通常都要先由家庭醫師或一般科醫師看過數次,一直看不好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由家庭醫師或一般科醫師寫轉診單,才能轉介給專科醫師看,這其中可能也已折騰折磨到不藥而癒或回天乏術了。

     在美國看病好是可以和醫師閒話家常,但這可是要談話費的,看診一位病人醫師可以收療費50~200元美金,這還算是普通收費,而何況看診時間中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是在簽同意書,瞭解書,醫師己解釋過書(証明醫師已事先用普通話告知說明清楚了),總之最後真正看病的時間也和台灣差不多。但回台的台裔美人患者忘情的把醫師霸佔著二、三十分鐘,鴨嘴大夫倒處之泰然,唯心想若比照美國中等收診療費2000,不知患者會有什麼反應?台灣診療費低廉到看健保蓋個章至少還有320,但鴨嘴大夫拼感情,對自費病人還是有內診的200,無內診的100,光談話又很有禮貌的不要錢,保証物超所值,但先覺條件是要彼此尊重,,又能聽醫師的話,接受醫師的治療和建議以及信任醫師。

比較受不了的是一位亂經出血十多天的美國回台患者,雖是很客氣又很有禮貌,但堅持繼續亂經出血,堅決不注射止血針,情願讓不正常出血弄得她發炎貧血,分泌失調更弄得情緒敗壞,再加上她自己連抹片都已兩年沒作過,這次又因出血一直沒辦法作,心中更是毛毛的,但就是寧死不屈,拒絕打針。其實鴨嘴大夫所掛念的是即使再多流個三四天要回國,只要不血崩也沒什麼大不了,問題是回去美國,光等預約門診看診就要好幾天,再經家庭醫師看了半天保証無法對症下藥,最後再轉診婦產專科醫師,再作完一系列檢查後再開始治療,至少已是三個月以後的事。不過亂經而已沒錯,折騰半天,亂者恆亂,到時貧血再加上發炎等合併症,得不償生。畢竟現在美國的月亮已經不再是最圓的了!真是天下本無事反庸人自擾之。 (930312)

.保險法的禁反言原則

前大法官施文森大法官的保險論文集,其著作雖因人不在其位而乏人問津,但對求知若渴的鴨嘴大夫來說,在唸完指導教授林勳發的著作後,遍訪名著無意中唸到這本論文集,發現不蒂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令鴨嘴大夫唸得如魚得水,處處恍然大悟茅塞頓開。.

最近唸到一向矇矓不清的什麼「禁反言原則」,更是忽然豁然開朗,原來「禁反言原則」一言以蔽之,就是禁止「得了便宜又賣乖」。一般來說被保險人要保訂立契約時對保險公司的書面詢問都有告知義務,不可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主要是怕帶病入保,因為違反這樣保險法第六十四條的據實告知義務,保險契約無效, 而在台灣保險界中糾紛最多也都是犯了這條法律的情況,保險公司最愛事故之後,再引用這保險法六十四條宣告保險契約無效而免除理賠責任。但許多情況是若保險人只要簡單的身體檢查或稍加注意就可以看出要保人的病徵,如一眼即可見到被保險人腹部新開刀的刀疤,但保險人不願或不想盡到檢查義務,為貪圖佣金就先率爾收下保險費,心想反正有保險法第六十四條在保護公司。

但問題是美國法院會認為今天保險公司既然收下了保險費就表示相信且接受了被保險人才訂定了保險契約,即使後來被保險人病發死亡,也確定的確和他不告知說明的疾病有關,但也不可再引用保險法六十四條沒有據實告知而主張保險契約無效,即保險公司不能先接受被保險人入保的保險契約後,拿了保費,日後再用相反的看法來否認當初承認保險契約有效的之效力,也就是不能得了便宜又賣乖。而在台灣保險公司最愛引用保險法六十四條乖免除理賠責任得了便宜又賣,而最令被保險人咬牙切齒的是當初何必假惺惺,信誓旦旦接受了被險人入保,事故發生之後又再前恭後倨推諉責任?原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國保險法居然漏訂出禁反言原則的法規,因此保險往往和民眾的期望值差距太大,才會令人恨得癢癢的,對保險公司及業務員更失去信任與信心,以致保險業務,尤其醫師責任保險始終一厥不振。(93031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