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診療室溫情

在驚聞我們醫師同仁黃文賢醫師今年二月廿六日在天母自家診所一樓電梯門口被三名不明歹徒圍殺十數刀,當場失血六千西西慘絕人寰,幸急送榮總緊急手術八小時,縫合一千多針才挽回一命,但右手已殘之事,婦產科醫師人心惶惶,提罷工者有之,練自衛術者有之,但難免風聲鶴淚草木皆兵,人人自危。學會理事長名義發出的聲明稿披露之後,鴨嘴大夫也收到一封感人肺腑的網友來函,也就是黃文賢醫師的病患的心聲,足証醫師自陽明醫院服務到開業多年已來一直都是一位真正視病如親的好醫師,聽聽他的病患對他的信任、依賴、感激與出自內心的安慰與鼓勵。

函曰「鴨嘴大夫您好:很冒昧打擾您,由於我是黃文賢醫師的病患,且於今年1/5日順利生產,在黃醫師的事情對外公佈後,除了震驚,還有更多的錯愕,我曾試著撥打黃醫師留給我的手機聯絡號碼,雖未和黃醫師本人通話(我想黃醫師在休息,也不便打擾他),但得知目前狀況較穩定了,心中才稍覺放心。不久前還是產婦的我,對黃醫師的感覺既像朋友,又像家人,在將近一年的時間中,陪伴先生,寶寶與我一同成長及誕生,在寶寶即將出生時,先生和我完全將生產的事,放心的交給黃醫師,而得以順利且快速的生下健康寶寶!!剛因我的朋友也是黃醫師的病患,同樣的關心黃醫師的近況,在此,由我代表寫了這封mail給您,如您有機會和黃醫師聯絡,請轉告他,『我們知道,他是一個樂觀又負責任的人,對於未來,他有更多的遠見及規劃,相信他會以無比的勇氣及積極的態度去面對不同的挑戰",他是一個喜歡創新的人,期盼在休息的日子中,他有更多的靈感得以突破及創新,也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黃醫師能再和我們這些病人或是朋友,一同在歡笑中交換意見!! 』,為人父,母的我們,對黃醫師的細心及認真的態度,有著無比的感謝!! 」。一位樂觀、負責、積極、突破及創新的青年才俊,如今右手已殘、心力交瘁,對這個社會環境心有餘悸,仍會令人酸鼻痛心老淚縱橫。

二.  需不需要使用預防性的抗生素?

門診時許多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像流行性感冒等,理論上不需要使用預防性的抗生素,臨床醫師都是可以理解、承認與接受的,但是在許多感冒就未必是病毒所引起的,尤其在年紀大的老人就必須給他抗生素,否則嚴重漫延到變成了肺炎、敗血病,必須住院之外,所花的抗生素藥物反而會更貴更好,有時仍然會延誤就醫而回天乏術。現在健保局為了預算困難的關係,幾乎必須把使所有使用抗生素的場合一律刪除,這時他們就不惜請一些醫學專家出來說明濫用抗生素是不對的;同樣的,其他有醫學上適應性必須使用各種儀器或手術的時候,健保局都可以因為預算的關係自訂標準,就像新生兒光照治療標準都可以提高到危險臨界值邊緣,以前血中值超過12%就要光照治療,如今健保局標準可以提高到1416%才照可以照,又譬如住院日數的刪減或是其他醫師裁量必須使用的藥品也完全以社會保險的財務預算作為唯一指標,結果會都因為不符合健保局規定的標準而被大幅刪減,縮水。就因為標準都是健保局自訂的,健保局自己是裁判兼球員,把標準提高訂出來之後再要求依他們自己的標準訂出善惡、對誤與否的裁判,把整個醫療生態都扭轉了,連帶製造出今天社會許多的亂象。

最可惡的是健保標準訂出來之後,因不符醫療的正當性,在付諸施行之前,當局就都會先消毒人心,首要之務就是先把醫師抹黑一下,像抗生素不能使用就先放話說都是因為醫師都在濫用抗生素之故。事實上在濫用抗生素的場合不只是藥師而已,連養雞場,養豬場甚至魚類養殖場也爭先恐後大量使用,甚至連廟中灰燼中也加入成斤上噸的抗生素(更散盡天良的是也有加入類固醇─美國仙丹攪拌者)。從沒有人想過就是因為醫師裁量權的應用才使得病人減少惡化重病的機會,更因而節省了多少醫療資源的浪費。

今天全民健保因為經費的關係把嬰兒照光指數標準依自自由心証都祕密提高了,現在必須遵照要超過15%以上才能照的認定標準,這些「有權利斯有知識」的健保官員,毫無顧忌的把新生嬰兒置於可能「腦性麻痺」的危險當中,而即使一旦發生這種醫療糾紛的問題,民眾也不可能反過來追究這些官員的行政責任,為什麼呢?不會的原因是官方通常都會事先找一些獨排眾議的小兒科醫師來為官方的標準背書,這些醫師就是這樣被牽這鼻子走而渾然不知;但是從一個開業醫師良心的立場,鴨嘴大夫仍堅持要把照光標準訂在12%以下,所以至今仍無法昧著醫師良知,加入健保特約行列。(900523)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