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婦產科醫師拒絕問卷調查

最近有不少公共衛生系學者作問卷調查為了突破,尤其喜歡問婦產科醫師有關人工流產的敏感題目。本來對教授學者鴨嘴大夫一向尊崇有加,若有所求當然是唯唯諾諾,不敢造次。惟近年來一直最被鴨嘴大夫所詬病的就是一但問卷調查有了統計意義,學者馬上如獲至寶召開記者會,得意忘形的亂加解釋、隨意揣測、妄為批判,口沫橫飛盡情抹黑醫師,最後再加上記者的生花妙筆,語不驚人誓不休,結果見報時每個醫師就都成了眾矢之的人人喊打,攤在陽光下任人嘻笑怒罵,毫無招之力,只能怪自作自受。

醫師中尤其是開業醫師中,婦產科醫師更是學者最感興趣追逐烤問最愛對象,有學術修養的當然是循規蹈矩問卷調查,但暗箭難防也有假託朋友,聊天之中被詐騙問卷調查的事了,真是大開眼界;更等而下之的則是連問卷調查也省了,乾脆想當然耳-所以才有林森北路婦產科醫師每年做三百件處女膜整型的電話問卷調查烏龍報導,不說鴨嘴大夫汗顏三十年來做不到五件處女膜整型,蔡明賢老師加上董漢卿學弟我們三位被指名的林森北路婦產科醫師,加起來一年都不到三件,不知該研究者是否有病?居然可以閉門造車,幻想妄想出三百件的天文數據?

因為鴨嘴大夫被學者與學術單位教訓詐騙了好幾次,每次看到問卷調查有關患者業務祕密的大標題,即使已經過醫師公會全聯會認証過,甚至出具公文告知會員可以安全盡情接受訪問調查無妨,但最後信誓旦旦的學者還是不能免俗,急於把戲劇效果的統計意義公諸於世,再來淘侃醫師,最終是連醫師公會全聯會也被出賣了罷了。鴨嘴大夫總想不通,不知道為什麼不能醫學的歸醫學,科學的歸科學,八卦的歸八卦?年輕人好名就不要求利,好利就不要求名嘛?如果學術的研究歸學術,何必一定要公開發表妄加評判譁眾取寵呢?不過現在年輕學者好大喜功,大概聽不進去,為維護醫師美名, 鴨嘴大夫只有消極不作為自保。今天特為此文是對被教授逼迫緊迫盯人,兩次催鴨嘴大夫寫問卷調查空跑的委屈的學生致歉,為了醫師不被抹黑,在尚未找出如何控告背信毀謗的學者言論之前,鴨嘴大夫是打死也不願被問卷調查的了,請不要再來了。(930311)

. 鴨嘴大夫言必先稱是國立政治大學法學碩士

人家都以為鴨嘴大夫愛秀,但每次去參加行政機關的開會,許多官員大概都以為醫師不過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井底之蛙耳,是礙於行政程序法的規定,行政命令一定必須公開為原則,所以一定經過要公告、公聽的公開程序。醫師雖是才高八斗,但總是限於醫療專業而已,最後不過是用來當作會議背書專用的橡皮圖章而已。鴨嘴大夫開過不下五場的會議,只見官員急就章的一直唸條文,順口喘息時問一下沒意見就通過,除非事先做過功課,保証出席的醫師還未會意過來已不能免俗家在鼓掌了,甚者還有的會議會後還亂竄改會議記錄或扭曲醫師的發言,但與會醫師也矇在鼓裡,茫然若失。

但這碰到鴨嘴大夫這燙手山芋這套作風就沒輒了,因為鴨嘴大夫不但會事先就該法條,開夜車做功課,還會臨場打電腦當場白紙黑字作筆記,在政大法研所打倉頡已練到可以打到七成的實況記錄,而且有時又自備錄音筆,數位相機,還有SolomonGPR無線網路可隨時隨地當場上網馬上拿到一手資料(不過如勞委會會議桌上己有ADSL連線,值得其他政府機構學習),所以其實不是鴨嘴大夫愛宏,愛到處宣揚,每次發言前都要先大聲言明本人是真的,如假包換的國立政治大學法學碩士是不得已的,主要是在事先表明以下言論絕對不是無的放矢,更不是言不由衷,而是言簡意賅字字珠璣,事都做過功課,而且身負重任,保証言之有物,讓與會官員瞭解同樣一句話,有証照和沒証照可能含義就大不相同。也可惜不少與會人士,包括有些醫師都沒聽清楚,以為公聽會不過應景而已,鴨嘴大夫幹嘛那麼嚴肅,那麼慎重其事?上次參加醫界大老邱立委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上路了」的記者會,有關持有及使用毒品者無罪的說詞,語焉不詳.居然誤導許多記者以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上路之後,使用RU486者反而無法條可治?不知鴨嘴大夫在一旁扼腕乾著急,又沒發言權,真是枉費開夜車一天一夜未睡,可惜英雄無用武之地也是徒勞無功,真是百無一用是書生。

不過話說回來,鴨嘴大夫自己的私人問題也是一籮筐,像在上午門診時間一定不參加任何開會,一則不能失信於患者,二則沒有門診收入,無法付兩名兒子在美國唸書的學費,所以全套視聽配備及無線上網GPR購置六個月以來,居然都沒有參加過任何重要會議,也是枉然。(930227)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