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做超音波掃瞄和正當防衛緊急避難

早期妊娠時超音波檢查其實相當詭譎,大家都以為超音波檢查是萬能的工具,什麼蛛絲馬跡都逃不出超音波的法眼,其實回想到民國六十六年鴨嘴大夫時任第三年住院醫師時,長庚醫院才緊跟著台大很早期就添購了一台AlokaB超音波掃瞄機後,財大氣粗之後不久又接著再買了一台可能是全台第二的實況性Real-Time的超音波掃瞄機,由於當時實在太珍貴了,弄壞了賣身都一定賠不起,所以主任都視為禁臠,住院醫師只能看不能碰,平日大門深鎖,害我們三位第一線的資深住院醫師整天都哈得要命,只能乾流口水羨慕。所以每次急診時,自認身為第一線的急診醫師,鴨嘴大夫總愛找張總醫師,兩人偷偷摸摸的摸黑請警衛去開超音波室的門,偷偷掃瞄一下急診病患的腹部,摸硯仔兼洗褲,可診斷又可操作自我訓練,也因此診斷了不少子宮外孕內出血的案例。第二天清晨會,主任發現好像有人動了超音波儀器,又看到計數器無緣無故增加了幾次記錄,大為震怒,但苦於查無實據,我等作賊心虛也趕緊裝著好忙溜去急診室躲避風聲,故作不知道,想主任一定恨得咬牙切齒。三十年過後才敢在此悔悟自首,好在追訴期已過,套句法律名詞,當時也實在符合刑法第二十三條正當防衛(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的權利)及第二十四條的緊急避難(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為)規定,不過事後孔明馬後炮之遁詞,後生小輩不足為訓。

.眾目睽睽下視若無睹的多指症

話說當時許多畸形兒都是分娩出來了,大家才傻眼了,生出畸形兒只能怪自己風水不好,怪自己亂剪亂敲東西,怨天尤人什麼都怪,但是就是不會責怪醫師,因為照超音波如此珍貴難得,偶爾用超音波發現胎兒畸形,患者雖也不會感謝,只是提早傷心而已,也沒有什麼成就感。時至今日,風水逆轉,今天若連一隻手指殘缺都膽敢沒有早期發現照出來,就要怪罪作超音波及臨床產前檢查診斷的醫師,動輒求償上千萬,實在匪夷所思。前幾天有位六歲多男孩由他媽媽帶來門診,發現他出生時右手姆指邊多長的那個指頭(多指症),居然還沒有遵醫囑在二歲時找小兒骨科醫師切除?也令鴨嘴大夫回想起當年出生時的糗事,話說六年前他在鴨嘴大夫診所產房出生時,大家都很高興產婦終於如願生了一個男生,放在嬰兒室照顧四天,護士及產婦一天餵六次奶,居然到第四天出院那天,護士才異外發現他右手姆指上多長了一個小指頭,大吃一驚,奔走相告,鴨嘴大夫都有點無地自容。

好在是多一指不是少一指,患者也沒有怪罪鴨嘴大夫視而不見,會診小兒科也表示只要到二歲時再找小兒骨科醫師初切除就好了…,想想生出來在肚子外面,眾目睽睽之下,不知歷經多少人眼見為信,天天洗澡換衣,親撫他的小手,居然都沒有一個人看不出他多一根手指?而當胎兒局限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 縮頭縮尾歪七扭八,神龍不見首尾,手掌有時握得緊緊的,有時又藏得無影無蹤,產科醫師不能說看不到手就說胎兒沒有手?否則萬一墮胎出來,發現有手豈不犯了謀殺罪? (930313)

.推動國家應設婦女生育補償基金

孕婦其實很可憐,因為生產是女人責無旁貸的天職,生產又不是生病,但都要由她一人負擔懷孕時的所有風險,如妊娠毒血症,妊娠糖尿病,妊娠期急肝炎,以及腎臟病或紅斑性狼瘡等疾病都會因懷孕而致命,分娩時的風險如羊水栓塞症, ,全身抽筋,DIC出血不止,中風昏迷,,更直接威脅到產婦的生命。不僅如此,生下的胎兒沒有一位母親不煩惱會不會畸形?會不會健康?會不會聰明?誰不怕生芔畸形兒?誰不寄望醫師可以給她百分百保証?但醫師豈是萬能?問題是許多診斷錯誤大都是出於不可意料,不可抗力?所以鴨嘴大夫針對婦女團體推動的生育補償基金十分支持,這些生命身體的威脅,日後殘障或植物人的風險,以及新生兒的殘障照護,都必須由政府在人口政策之上再多一層追加考量才對。

相對站在醫師立場,許多疾病理論不都是在CPC病理解剖討論後,事後才恍然大悟,而為時己晚?為什麼會畸形可能沒有人知道,更不是婦產科醫師照了超音波才導胎兒致畸形 (沒有相當因果關係),但因為胎兒畸形的診斷可是一翻兩瞪眼,一分娩眾目睽睽之下即有目共睹無所遁形,且沒有解釋推脫轉圜餘地,所以婦產科自然成了一個箭靶,古清華律師曾說過只有婦產科醫師有兩個當事人,當然醫療糾妢有多別人一倍的機會,豈只如此而已?(930313)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