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殘蝕的理性影片說妳不乖,要把您的心靈放逐地獄

在這片由宗教團體大團結所推出免費發行的青少女性教育影片,雖是宗教宣傳影片,但我們看不到宗教團體勸人為善的嗆聲,也看不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宗教胸襟,只像慈祥的媽媽對著哭鬧不休的小孩,一味只會嚇他說警察來了! 警察來了!再哭,要叫警察把不乖的小孩捉去關...,我們似乎只看到一群知識暴徒,頂著宗教家的光環,拿著外國人的過時武器,對一群驚弓之鳥無辜的台灣少女權威式的恐嚇、恫嚇以及洗腦。或有小女生因此嚇哭了,看到吐了,或甚至引發她們心中一角的罪惡感的祕密發作了, 但會有那位教育家會去考慮到她們後續的心理重健問題?因為這些青少女連拒看影片的基本人權都沒有;或也有身為小老百姓的父母看不下去了,但位卑權低,沒有媒體撑腰,誰會理會些小人物的心聲吶喊?直到聽到女人團體的不平之鳴,才讓我們相信這個社會還是有正義悍衛之士在努力以赴。

問題是為什麼沒有人想到要諮詢一下我們婦產科醫師的醫學意見呢?抹黑優生保健醫師就可以杜絕台灣未成年少女懷孕的原罪了嗎?唾棄墮胎就可以成就校園性教育的完美目標了嗎?宗教團體勸人為善,用下油鍋上火山的地獄輪迴教育,本不為過,人們即使不會因此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不可能因此就遠離犯罪世界大同,但宗教人士的苦口婆心、敬業樂群的開放胸襟還是恆久為世人所崇拜。但今日無厘頭的用一片1987 年的殺胎得獎記錄片來愚弄百姓洗腦少女,也沒有事先告知青少女要看什麼?更沒有考慮到內容會不會殘害她們的幼稚純潔的心?或問問她們可以自我決定要不要看再看?這種強制洗腦的灌輸教育,有否犯罪不談,不也是殘蝕理性的一種寫照?

這個社會最不理性的地方就是端上自以為是的理論,口口聲聲說是教育良心言論自由,又要別人無條件的全盤接受,不能有反對或異言的自由,卻忘了自己所依據的,也正是她們最不願別人也同樣擁有的自由權及被尊重權。

. 是誰的理性先被殘蝕了?

這片殘蝕的理性恫嚇式性教育影片的最大敗筆有五點,第一是其內容根本已不是事實,醫學進步日新月異,1987年影片記錄的那個年代,對懷孕三個月以上的胎兒也許95 %要用肢解胎兒的方式來墮胎的影片,即醫學上的所謂D&E Dilatation and Evacuation(子宮擴張及排空術),但時至今日,50 歲以下的婦產科醫師可能聽過,卻從未看過,更遑論有人做過這種子宮擴張及排空術。

如果有人工流產的適應症,毀滅胚胎生命破壞胎兒身體這種生命不也有多種選擇嗎?醫學一日千里,中期流產一般只會選擇藥物催產方式,最簡單的道理就是超過三個月人工流產手術很容易子宮穿孔,腸子破裂而令孕婦致命。醫學上的人工流產史來說,民國六十年代以前超過三個月的死胎或畸胎都是用催產素Piton-S催生,一般產婦要痛三天三夜才會自然分娩出來,後來七十年代前列腺素Prostaglandin發明了, ,利用海草擴張及子宮內前列腺素注射,廿四小時之內即可順利娩出,減少孕不少痛苦;而直至近十年Mifepristone(即RU486)引進之之後,使用RU486加上前列腺素,中期懷孕的孕婦痛不到四到八小時之內就都可以平安順利分娩出來而且毫髮未傷誇張一點屁股拍一拍就可以走人了。我們不是在強調流產或催產多方便就可以有恃無恐為所欲為,事實上最方便最快速的流產方式就是子宮切開術,不到三十分鐘就完全解決了,但醫師會昩著良心叫孕婦白肚子挨一刀嗎?

第二是該片最大的誤導就是完全避開不說明為什麼要作人工流產?為什麼影片中該胎兒為什麼要被公開記錄謀害過程?相信可以公開拍攝又公開發行,一定是有其正醫學理由的, 否則無正當性與阻卻違法,豈不等同公開謀殺?所以放映之初,合該先對青少年作背景說明---是否該胎兒已証實本身為畸形兒或母親得了德國麻疹或照了X光放射線,不得不放棄繼續懷孕, 難道是讓它出生自生自滅會更好嗎?為什麼不能先作個背景交待?

第三選擇當時只能使用的「子宮擴張及排空術」,也是可奈何的。江湖大盜罪該萬死, 殺人斬首雖然阻卻違法,但刀起頭落太殘酷太沒人性了,後來進步到一槍斃命,甚至改良到使用毒氣、用電椅、注射用毒藥,連殺人犯我們都會因時代進步而改變作法,難道對胎兒對母親醫學不會進步嗎? 是否只要揚棄子宮擴張及排空術,選擇用子宮切開術對孕婦就會比較好嗎?時至今日還再用二、三十年的舊法來清算新帳?這種過時的批判合理合時嗎?

第四我們醫師也要質疑為什麼必須遲至妊娠週數超過三個多月了才決定要做人工流產手術?其實一言以蔽之,今日青少女性教育的盲點,其根本不就是正在此點而已嗎?若少女知道當月月經不來,就有導師已經事先教育她,協助她,教導她去做個簡單的妊娠試驗,而不是忙著說教,事情都可以在惡化到不可收拾之前,即有充分時間做好溝通心理輔助及找合法優生保健醫師平安合法解決了,事發再能輔導,為她心理重建設的補救工作,不才是愛的性教育嗎?

第五國情民俗不同,許多留美親美人士動輒要把美國那一套思想或行動,原封不動搬回台灣如法泡製,妄想對台灣青少女洗腦,其實根本就沒有考慮到時空背景及國情民俗、文化差異,最明顯的是國外拉梅茲無痛分娩法生產時,允許先生陪同老婆進入產房分娩,但在國外他們夫妻兩人都要先接受一系列的產前運動配合課程, 建立默契及完成心理準備後先生才能入產房陪產,在台灣也有不少前衛之士倡導陪產,結果許多老公胡裡胡塗進入產房,或性感形象破滅或不願製造老婆痛苦, 因而性無能,或從此內疚不敢再和老婆行房,不知因而製造多少怨偶?天主教原是贊成人工流產手術前的心理諮商最賣力的團體,結果成者是它,敗者也是它,先要人發瘋,再來心理建設還會有用嗎?

.先自青少女有沒有拒看權談起

性教育應該不是教青少女什麼事不能做而是應該指導她該如何作,如何尋求協助管道,早日解決問題,而不是諱疾忌醫。但首先第一請先自青少女有沒有拒看噁心殺胎影片的權利談起,再來讓青少年相信性並不是罪過。如果教育家也同意宗教家的看法,堅持要放殘蝕的理性給表少年看,請先1.請要看的學生簽同意書,但也可以中反悔退出不看。2.背景說明,事先讓青少女瞭解該片胎兒人工流產的原因是什麼。3.醫學說明: 純粹自醫學觀點子宮擴刮術Dilatation and Curretage現在早已沒有醫師在冒險做這種「子宮擴張及排空術」Dilatation and Extraction,而早就都是子宮擴吸術Dilatation and Suction,輕而易舉不十分鐘就清潔溜溜的真空吸引,只有一團血水那裡看得出什麼蜘蛛絲馬跡?現代前列腺素PGF及口服人工流產藥RU486普遍,就以畸形兒或胎死腹中的不正常妊娠,不要說十二週以後子宮壁薄如片紙,稍一不慎子宮就會穿孔,接著腸子,大網膜都可能被夾破或吸出,未及時發現,一定會引發敗血症死亡,妊娠十週以上就沒醫師敢冒險犯難了。

第二要澄清的是正如優生保健法 4 條所言:「稱人工流產者,謂經醫學上認定胎兒在母體外不能自然保持其生命之期間內,以醫學技術,使胎兒及其附屬物排除於母體外之方法。」。而優生保健法是「為實施優生保健,提高人口素質,保護母子健康及增進家庭幸福,特制定本法。」,相反的墮胎正是刑法上使用的犯罪名詞,代表不合法的流產犯罪行為,對合法的人工流產不應該污名化的。

第三問題要聲明的是並不是說現代醫學進步,催產簡易又快速就是在鼓勵青少女墮胎,何況早期發現意外懷孕,早日作家庭人生規劃,真要決定「以醫學技術,使胎兒及其附屬物排除於母體外」也要選擇三個月之內,可以及早實施簡單安全的人工流產子宮擴吸手術。換句話說當然也不能說胎兒多可憐就可以不顧一切,有懷孕就一定要生下來,這應該給女人一個多方考量的思考空間,一個生涯規劃緩衝的餘地,我們不是千方百計要爭取人權,爭取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為什麼就可以用醜陋的影像來刻印銘記洗少女純真單純的小腦瓜,用知識暴力來箝制別人的思想?

一個健康的性教育,必須包括避孕,自我保護等「安全的性」開始教育起,有如洪水,一味圍堵不如疏濬,而其後一個可以溝通的親子關係管道,一個可以介入容許取代父母條款的社工團體,一個訓練有素的優生保健醫療團隊才是防止這種恫嚇式法西斯主義性教育的萬靈藥。若只一味假教育之名對青少女思想改照和強制性洗腦,暗行宗教宣傳是該被譴責的,宗教自由不也包括不信教的自由嗎?當今台灣婦女無助又汲汲營營,甘心破財消災尋求嬰靈的心理慰藉治療而不獲之際,殘蝕的理性影片的落井下石,更是對青少女的一次迎頭痛擊,不教而殺才是殺嬰的真正凶手,而優生保健醫師或人工流產不過是工具傀儡而已,就像天主教禁慾,也不能就因一兩位神父晚節不守就全盤否認其教人為善的崇高教義。

行筆至此最感悲哀的是在國外尤其瑞士,婦女要作一次人工流產手術,都一定要慎重其事的由心理或精神科醫醫師心理諮詢,評估可否接受流產手術,更甭談繁瑣的術後心理重健工作。不必奢談中西文化的差異,我們台灣婦女事後重健可以社會習俗的祭拜嬰靈來完成,但事前的心理輔導不但沒有人伸出援手, 行政單位司法單位或連社工也都不願捲入這種漩渦,以免殃及池魚,不料今日悲天憫人的宗教人士卻更反而落井下石。剩下學校老師及心理社工人員責無旁貸必須承擔這個重責,若仍不用疏導方式,思索如何健立親子關係,一味軟硬兼施要恫嚇,人工流產雖不能鼓勵,但完全設限或困難重重,物極必反反而促使她們去找藥房買非法口服墮胎藥,愛之不適足以害之---我不殺伯仁,伯仁亦可因你而死,正是當今青少年墮胎問題的社會寫照。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