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0年6月24日

1  尼傭留下的惡夢

爸媽過世走了以後,從此再也不必天天監督那兩三個印尼傭有沒有摸魚偷懶,也不必她們管有沒有好好照顧父母親,有沒有偷吃東西,把爸媽愛吃的珍品都吃掉了?有沒有欺負老人家,故意不換尿布或不給她洗澡、吃藥?事後聽鄰居在說,母親偶爾單獨回埔城街住的時候,印尼傭見都她兒女沒在旁,餵她吃飯時甚至不給她裝假牙齒。二姐還告訴鴨嘴大夫,老媽只敢和她訴苦,不敢把印尼傭的劣行告訴日夜同住一屋簷下「內在美」的鴨嘴大夫,因為鴨嘴大夫會罵她們,待一出門印尼傭就會開始電她們整她們老人家了,嚇得老媽任其宰割都不敢吭聲。每一想爸媽遭受如此百般凌虐,至今父親去世己滿一年, 午夜夢迴仍啃蝕自己的心。想想身為兒女的都不怎麼關心,怎麼能期望一個外來的印尼野蠻民族會來盡孝心照顧我們的爸媽?可歎的就是時勢所逼,自己的父母不能奉養,還要靠外人來侍候,又能怎麼樣期待呢?

2 無罪推定主義

刑事訴訟法第95條警察在詢問犯罪嫌疑犯時有告知之義務,而嫌疑犯有緘默權,表面上是非常尊重犯罪人的人權,但是警察又擺POSE寫出他的住址姓名,放縱記者媒體大量拍照,置嫌疑犯之自尊心於不顧。日後如果因詢問後發現嫌疑犯無辜或有不在場証明而釋放,如何去洗清他自己的罪名。這種媒體審判,果真把刑事訴訟法標榜的「無罪推定主義」及嫌疑犯的「不自入罪原則」破壞殆盡。

3 誰在主導台灣的法學教育?

    台灣的法學教育,最後要由南陽街的補習般來掌控,因為補習般的這些名師們,能夠綜合各家的理論,作一番整理,而且能夠因應考試出題老師所需要的答案。只有能夠遵循這個遊戲規則的學子,才可以考上司法官或是律師,相反的只看一本教科書持一家之說,或太有見地的,絕對無法達到這種錄取水準。所以對這些考生來說,當他碰到一個爭議的問題,他就要記住甲說、乙說、丙說、丁說,然後再找出自己認為的是那一說?而關鍵就在此說最好要和出題的老師他的那一說要一致,這就是說台灣的大學課堂上的法學教育方式已不足以勝任這種科舉選拔的工作,而必須由補習般的名師們來主導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