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斷不出來子宮外孕,醫師有罪嗎?

最近有一位醫師同仁,他有一位病人只來看過兩次門診而且算起來懷孕還不到五個禮拜,受精卵才剛著床,正常情況下作超音波連妊娠囊都看不到,更談不上有任何蛛絲馬跡跡象可能顯示出會懷疑到子宮外孕的可能性,居然在看過他的門診當晚即因為肚子劇痛,到教學醫院掛急診,緊急作腹腔鏡檢查才意外發現子宮外孕而開刀挽回一命,病人康復之後就回來找原來的醫師算帳:「因為他沒有診斷出來她有子宮外孕」。

相同的情況鴨嘴大夫也有過一個病人,一直不正常出血將近一個多月,因為她堅持說她自己驗過尿不可能懷孕,但是鴨嘴大夫採用獨家祕方使出渾身解數,仍一直不能止血,所以鴨嘴大夫還是堅持要她去驗個血看有沒有懷孕跡象,結果檢驗HCG果然證明她是有懷孕現象沒錯,當然鴨嘴大夫首先會懷疑是因為自然流產沒有流乾淨,再照超音波子宮腔內當然也看不到任何胚胎或妊娠物,因為非常有可能大部份妊娠物都早已流掉了,但右邊卵巢區倒看到一團腫大陰影,只是她一點都沒有壓痛或不適的感覺,更沒有腹內積血的影象,這種情況實在無法確定她是不是子宮外孕?臨床看起來明明就不像是子宮外孕,但法律上說又不得不有合理的懷疑? 師出無名又不知道要如何遽然叫患者開刀?沒辦法鴨嘴大夫最後只能夠先把她當做「不完全流產」治療,首先清除子宮同時送病理檢查確定有沒有絨毛等組織妊娠物再說,看能否間接`否認子宮外孕,結果病理報告仍是說無妊娠組織,危急存亡之刻,病人才在不得已下心不甘情不願的作腹腔鏡檢查下,果然証實而同時手術切除才就解決這個問題。

事後回想一下,不禁暗捏一把冷汗,其實鴨嘴大夫也真是在玩命(玩自己和病人的命)而且祖上積德福氣沖天。先是剛開始時合該鴨嘴大夫一向生性多疑,才會在經過二、三次門診治療無效就高度懷疑子宮外孕,而在漫長的等待診斷中,子宮外孕的輸卵管居然沒有爆裂,加上患者信任鴨嘴大夫,才能不厭其煩的耐心配合檢查,定時報到門診 ,要不然若病人一本頑固拒絕驗尿的堅持來說,這種情況下醫生根本無從去想像到子宮外孕的可能性,遑論如何下手診斷出來?也好在病人相當的合作,終於可以早期在輸卵管爆裂前發現,否則一內出血休克,事發至不可收拾時.即使子宮外孕肯定不是鴨嘴大夫造成的(要歸責她先生造成的),想鴨嘴大夫也無法全身而退了。

問題是子宮外孕雖撲朔迷離,只要一但破裂腹內出血,連馬偕醫院推床的阿嫂都會面相診斷一看便知,只是子宮外孕沒破裂之前,任比鴨嘴大夫還學富五車的醫師,作夢也無從想像起,何況子宮外孕的發生率說高不高, 三百次正常妊娠中只有一次會是子宮外孕。因而為了明哲保身,鴨嘴大夫都教後進醫師,每個初期懷孕患者都要先告知有子宮外孕的可能性,冒著被罵觸人霉頭也罷,總比被告好吧!醫學上這叫做Ectopic mention。然患者一但合併有出血現象而超音波檢查又看不到妊娠囊時,不管她是否只是排卵較晚的正常現象,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之下,也只有無情的一律都警示她可能是子宮外孕, 醫學上這叫做Ectopic Warnning,再慎重一點乾脆先發一張隨身卡給她帶在身上,免得萬一搭公車腹內出血昏迷,送到急診處,被急診科醫師到處會診,到奄奄一息了才想到要找到婦產科醫師開刀,為時己晚矣。

總之,醫師之難為可見一班,診斷不出子宮外孕您還會認為是醫師的犯罪行為嗎?(930414)

.千萬不要強迫老公進產房陪產

 國情民俗不同,許多留美親美回國的政治人士或學者大家,動輒要把美國那一套思想或行動,原封不動的搬回台灣如法泡製,表示他的學問淵博見過世面,其實根本就是沒有考慮到時空背景及國情民俗、文化之橘枳差異。最明顯的失敗例子就是國外拉梅茲無痛分娩法生產時,允許先生陪同老婆進入產房陪伴分娩那一套。其實拉梅茲無痛分娩法是台大宋維村教授引進台灣不久,由當年R1的鴨嘴大夫奉宋主任命令下,在長庚醫院開始推動的始作俑者,當年上電視,演講不勝餘力,今日怎麼反將自己推廣的東西一軍呢?說來話長…

說在國外要學習拉梅茲無痛分娩法,首先夫妻兩人都要先利用每週週末下午接受一系列的產前運動配合課程, 包括生理介紹.觀看分娩影片等等,以建立良好默契及完成心理準備後,最後才能讓先生進入產房陪產。而在台灣雖也有不少前衛之士倡導陪產,但從來就沒有人感覺夫妻共同參與懷孕過程的可貴性,以及事前準備工作的重要性,結果許多老公在胡裡胡塗,矇矓不知的情況下.臨時就被帶進入產房以「加強維繫夫妻感情」。結果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一下子忽然看到一向溫柔婉約,嬌滴滴的老婆披頭散髮哭天喊地,歷經前所未見,聲嘶力竭慘不忍睹有如人間地獄的分婏慘狀之後,或是性感形象的泡影破滅因而性無能,或是從此內疚不願製造老婆痛苦,許多老公或長或短都會有一段時間不敢再和老婆行房,也不知因而暗中製造多少情緒怨偶?結果成者是它,敗者也是它。

強迫老公進產房,不要忘了要先自問老公的神經夠大條嗎?否則先要人發瘋再來奢談心理建設的補救,大勢已去了還會有用嗎?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