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作月子要喝雞酒

馬英九市長在護士節提到他的大女兒在美國出生時,因為塞車醫師趕不及,結果由護士接生的,他更感謝護士在他老婆作月子時,因為嬰兒一直哭鬧不休,護士教過馬市長夫人一個絕招,就是要她在餵母奶前,先喝一口啤酒,果然一開始餵母奶,吸吮兩三口大女兒就安靜下來,還邊吸邊睡,一吸飽馬上就呼呼大睡,馬市長對美國護士這門高招,佩服得五體投地。

鴨嘴大夫正納罕說,用這種「二手酒」的方式把嬰兒灌得微醉,和耳聞有的育嬰中心會用微量的安眠藥加入牛奶,以保持嬰兒睡得甜美安靜的犯罪行為是否有異曲同工之處?甚至有否違反兒童福利法之時?忽然靈機一動方憶起其實我們老祖先老早洞燭先機,傳統以來作月子猛吃麻油雞,燒酒雞,不也都是一直在喝著香醇薰醉米酒嗎?產婦量力而吃雖還不致於醉醺醺到不省人事,但微醉之下餵食著母奶, 紅嬰仔因酒氣而全身更加通紅,母子兩人整天相擁香甜入眠.景象多麼溫馨動人!(930510)

.急診的病人表情必須誇張一點

病人踏入急診處時最好呼天搶地表情誇張,否則重症優先人命第一,您若還會談笑風生,誰理您啊?十年前鴨嘴大夫有一次去馬偕急診看一位友人的老爸,見到兩個年輕人雖然車禍受傷,滿臉傷痕累累,但相互嬉鬧旁若無人,躺在急診推車上還打來打去,醫護人員正忙著搶救其他緊急病患,也沒人有空理他們。忽然之間他們兩位都都靜下來,原來有一位奄奄一息, 另一位已經動也不動了,護士小姐很警覺馬上跑過去量血壓,才知道,乖乖!兩個人都已經昏迷不醒人事了,一大票人馬馬上移師過來,並馬上診斷是「顱內出血」,迅速送往開刀房開刀,搶救回兩命。

忽然想起十多年前鴨嘴大夫有一位近七十歲的姻親,因為胃不好常到診所來打營養針。有一天假日下午點滴打到一半時,他忽然說肚子有點痛,鴨嘴大夫趕到診所檢查,只見腹膜炎的現象並不明顯,痛點雖集中在右下腹,但也不怎麼像闌尾炎。但當時要解決他的問題空談無益,只好先當作是盲腸炎,召集開刀小組把他開腹切除闌尾再說。手術當時發現闌尾的確有點腫脹,但似乎也沒有嚴重到發炎化膿的現象,果然開完刀當晚疼痛如故,半夜再給他照一張X光才研判是胃穿孔,只好請長庚的一般外科醫師來緊急幫忙開刀才解決問題,後來還為了傷口癒合不全的問題折騰了好久。

問題根本就是出在診斷不出來,無法診斷出來而已,因為胃穿孔時對男人來說他所承受到的痛苦應該足以媲美女人分娩生產的痛苦度,也可以說他應該是會痛哭流涕痛心疾首,輾轉反側坐立不安,典型的姿態更應該就是抱著肚子半坐在床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幅涕泗縱橫、哀爸哭母的人間慘劇,醫師大都一見面相便知,即可以憑此診斷出來胃穿孔。但是鴨嘴大夫這位姻親大老一向忍辱負重,喜怒不形於色,更不輕意哀痛,最多縐縐眉頭已經是應該解讀為痛不欲生了才是,鴨嘴大夫不知內情如此才會輕敵發生誤診。同樣的情況就是子宮外孕,如果一個子宮外孕的病人當她輸卵管破裂,腹內出血時,不只會劇痛到恨不得一頭撞死,嚴重時都還會休克昏迷,但醫師只要看到年輕貌美的少女,一臉蒼白驚慌失措的表情就可以據以診斷出來,當然這和婦產科醫師的職業直覺多少也有關係。(91020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