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誰冤枉誰?

患者可愛的小女兒才十三歲不到,月經已來過兩、三年了,雖早已充分發育,但仍一幅天真無邪童心未泯的孩子氣,沒大沒小的倒也惹人疼愛;平日雖也愛玩偶還會偷跑去泡網咖,要不就整天和網友膩著用手機談個不停,情話綿綿?她因為是由鴨嘴大夫接生的,也經常陪同她媽媽來到出生地,和全院護士早已打成一片,大家都把她視如己出。話說有一天她月經來的時候,血塊多又腹痛如絞,痛到在地上打滾,最後排出一片約百元大鈔大小的膜狀大肉塊,到這團肉塊掉出後才解除痛苦,但該肉塊實在大得驚人,所以她老媽就包著帶到診所請求鴨嘴大夫鑑定。鴨嘴大夫生性多疑一看到這類肉塊念頭一轉,第一個就到會不會是子宮外孕時經常會伴隨的蛻膜鑄塊Decidual Cast?但沒有一絲佐證,不敢明言只有先送病理檢查鑑定再說。

一週後病理報告出爐了,果然是鴨嘴大夫所預期的蛻膜反應,也就是子宮內膜在懷孕期時的蛻膜變化,病理報告單上還註明沒有看到絨毛或胚胎組織,箭頭就是指向子宮外孕的可能性很大了; 鴨嘴大夫就理直氣壯的先問小女生她有沒有好的男朋友,她居然丈二金鋼摸不頭腦,瞠目以對莫名其妙,不知鴨嘴大夫在說什麼? 鴨同雞講,話不投機只好先驗血液懷孕指數β-HCG再說,鴨嘴大夫嘴巴雖說相信她真的連男朋友的手都沒碰過, 檢查β-HCG不過是為了証明她的清白清純,心中其實是想多辯無益,抽血出來就自然一翻兩瞪眼,立見分曉(930621)!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 β-HCG答案居然是0.0,亦即沒有懷孕指數,雖說仍可能是完全性流產了,否則子宮內膜不可能沒事會變成蛻膜反應?但見她仍一幅大辣辣的憨樣孩子氣,一再追問鴨嘴大夫什麼叫流產?什麼叫子宮外孕?連男生的手都沒有碰到過也會流產啊?一下子就把鴨嘴大夫完全打敗了,這回輪到該鴨嘴大夫瞠目結舌,無言以對了。

.壽險業務員無理蠻悍恐嚇醫師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話說有一天鴨嘴大夫診所來了一位伶牙齒俐齒的OS,自稱是某外商壽險公司的十年資深業務員,沒憑沒據沒任何患者親筆書面同意資料,只出示一名在本院接受人工流產手術患者的診斷証明書及院方收據,就大辣辣逕行要求院方要馬上更改診斷証明書內容,並且繳交收據明細表,否則公司不理賠,責任必須由診所負責。其實站在維護患者利益的立場並不是絕對不行更改,只是身為國立治大學法學碩士的鴨嘴大夫,好歹也是有過六年的法學素養,還參加過保險司針對業務員管理的會議,再加上涉及患者隱私問題,是不是要先向患者求証一下,問清楚有否委託或代理這位有名有姓的業務員全權處理?都是要思索的題,不過醫師正沈吟一下,這位資深業務員馬上來就話峰一轉口出惡言說,不下十家的診所她一出馬,莫不馬上當場更改,一分鐘都不敢遲疑;說著說著口氣愈來愈重,…護士小姐向她解釋說我們醫師也是唸法律的,而且專攻保險法,他正要再研究一下而已,請她稍安勿燥,不料她不但沒有肅然起敬反而更激怒了她的尊嚴,馬上接口警告護士說你們太不合作了,這樣的話以後她要向客戶宣傳,更不要介紹病人來這家診所喔…。

因為人工流產手術一向慣例都是不能申報保險理賠的,也許這家公司契約條件不同,但這都是至少可以讓鴨嘴大夫求証一下的嘛,加上醫療法一向規定本來沒有患者授權的書面証明文件,我們醫師根本都不必理會商業保險公司,何況行政院衛生署還函告醫師「即使患者同意要不要給保險公司病歷資料,要不要言聽計都仍可由醫師裁量決定。」,保險生意人本來就是要和氣生財,有求於人還一幅老大作風實在有違企業行銷原理,枉費如此資深?而且動輒搬出要宣傳不要到你們診所看病手術,恐嚇醫師斷人財路更是行商一大禁忌。正如這位業務員所言其他一般老實的醫師很吃她這一套,莫不被嚇得予取予求,但鴨嘴大夫身為保險法的守護者,一心一意正力圖要扭轉外界包括醫師們對保險業的形象和宣導保險功能不勝餘力,想不到大水沖倒龍王廟,出師未捷自己就先嘗到這種盛氣凌人的滋味,真是百感叢生。

更令人跌破眼鏡的是當時鴨嘴大夫也真有點動怒了,透過護士告訴她說我們要和壽險公會反應再說,想不到她不改口仍一再嗆言威脅說一定要去宣傳病人不要到你們診所來治療…,還且罵且走,差點把高齡的鴨嘴大夫氣得當場中風。保險界居然有這樣的業務員可以如此耀武揚威肆無忌憚?不待她的外商保險公司道歉,不待她的壽險公會檢討,不待她的頂頭保險司的鎮怒,鴨嘴大夫早已汗顏至無地自容。現在還會有這種跟不上時代的第一線業務員藏污納垢在暗中浸蝕我們形象, 真是枉費咱們保險界早已力圖上進扭轉頹勢耳目一新的努力,相信不久保險界的自清,即會自然而然把這些敗類淘汰掉才對,這點鴨嘴大夫倒擔敢在此保証。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