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990108

  1. 民法增訂條文487條:「受雇人服勞務,因非可歸於自己之事由,致受損害者,得向雇用人請求賠償」,此為按為自己利益,使用他人從事具有一定危險性的事物者,縱無過失,應賠償他人因從事該項事務所遭受的損害,此乃「無過失責任」之歸責原則中所謂「危害責任原則」之一類型,這是比照民法546條第三項委任的規定中,受任人處理委任事務,非可歸責於自己之事由致受損害者,得向委任人請求賠償。
  2. 在醫療糾紛中,醫師遵從委任契約,是為受任人,他為了委任人患者自己的利益,而從事具有一定危險性的醫療事務,若因此發生結果責任,而遭受醫療賠償的傷害,是不是可以反過來要求委任人(就是患者本身),也就是向患者本身請求賠償(即受任人處理委任事務,非可歸責於自己之事由致受損害者,得向委任人請求賠償。),要求這種所謂醫療「可容性危險」的一些賠償損失,這是一個從來沒有被想過的賠償的概念。

    鑑於「雇傭契約」與「委任契約」都是同屬於勞務契約,鴨嘴大夫感到跟醫療實務不太一樣的地方就是說,受雇人或受任人患者自己無獨立裁量之權。若依民法536條,偶而除非受任人有急迫的情勢,且可推定委任人若知有此情勢,亦允許變更其指示者之外,不得任意變更委任人之指示----而醫療委任契約完全不同的地方是醫師大部分都有獨立裁良之權,這就是跟一般的雇傭和委任有所差異之處。

  3. 有時候患者在診斷治療時,病情尚未好轉,忽然人就失蹤,自行轉到別家診所診斷治療;不久又忽然再度出現在門診向醫師抱怨說她是因為癌症或說別的醫師說她已有孕三個月,在別家醫院開刀或做了人工流產手術了,專程回來指責初診的原來醫師為什麼沒有看出?,有的甚至說她長了一個巨大的瘤,還怪說為什麼早先的醫生沒有看出來呢?所疑惑的是,如果病情這麼明顯,譬如後來的醫師照超音波說子宮內的胚胎已經長大到甚至已經有心跳了,而事實上在原先的醫生超音波檢查連連個影子都沒有?子宮頸抹片檢查也都正常。難免要懷疑得到最大利益的後來醫師,是不是在太誇張或甚至會不會在欺騙病人?藉機大撈一筆這也罷了,還反而要回來咬原來的醫生一口,或是不做善意的解釋。

因為事實上如果是一個診斷不是很明白或不是很容易診斷的疾病,後來的醫師大可說,這個事情是很難預料的---原先醫師在當初怎麼樣也不會想得到吧,至少可以化解一個醫療糾紛,得了便宜又賣乖這種醫師才是醫療刑法要追究故意犯才對。

3.根據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6、27條,租佃爭議,出租人與承租人因耕地租佃爭議時,非經調解調處,不得起訴,經調解調處成立時,由耕地租佃委員會給予書面證明,一般不履行時,得申請法院強制執行,並免收裁判費用、執行費用。如果在醫療法能設定說,醫師及患者因醫療事故發生爭議時,非經調解調處不得起訴,則可能免除刑事、民事的困擾,而直接經由這個公證人士的調解,而給予解決,可以避免醫師防衛醫療,而病人得到實質的民事賠償這就是衛生署立法醫療強制調解的旨意吧。

4.針對集集大地震開始之初,很多熱心的志工朋友,就在詢問有否醫界的朋友自願共同去參加災區的救難?個人以為,有關這個醫療行為,如果由個人行動,可能涉及一些處置不當或是醫療事故的法律問題發生,如果這些醫護人員能由醫院統籌指派的話,方便統籌調派處理,依個人專長分工。就像鴨嘴大夫診所有一位護士,也很熱心想要請假去,殊不論診所這邊的作業,會因為她一個人突然離去而發生問題,而且她個人的所學,所知,對這個醫療救助並沒有多大的幫忙,徒造成醫療作業的困擾。今天,9月24日了,行政院衛生署發布緊急啟事,正式提到目前傷患多已妥善獲得照護,災區醫療資源尚屬足夠,為有效利用醫療人力資源,持續各項緊急救護行動,本署籲請熱心的醫界朋友,勿再自行前往災區,有心支援或救助之朋友,請先上網或電話02-23961614登錄,都由醫療救護指揮體系統一規劃調度,這就是個人對這個醫療救災行動相同的看法。

從這裡想到,針對這次921的震災,中央的指揮中心以及分散下去的指揮分部並沒有完全建立起來,是政府最大的一個失策,但這正是我們中國人處理事務一向的弊病。回想鴨嘴大夫在四、五年前,診所的大廈六樓發生大火來說,當時情況非常緊急,救火人員非常地賣力,而且行動效率非常好,唯一個問題是,在場的人每一個人都是指揮官,每個人都在,大聲指揮大聲吶喊,各自負擔自己行為,誰也不聽誰的,看不到一個統一調度的指揮官。救火的工作是很快平息下來了,但是當時對病患的搬運疏散,完全是由我們醫師跟護士老弱婦孺親自一個一個把開完刀的產婦跟病人,及十幾個嬰兒,一一自行搬運下來, 一直找不到任何壯士可以協助。當救火人員陸續離開的時候,也找不到一個人可以問說:到底可不可以進去,連後來來的派出所的主管,他也搞不清楚狀況,突然間冒出一句命令要求:所有的病患移往馬偕醫院!無根無據,即使鴨嘴大夫給予個人醫療上的保證,他也不能接受,甚至抵制不願意協助我們護理人員再把病患台上去……

這種本位主義,依個人自主行動的缺點在這次921的震災都可以看出完全相同的弊端,這是我們中國人或是說我們台灣人在緊急處理的時候最大的問題。個人以為一有事故,第一件事就是要設立一個緊急指揮中心,統一指揮,統一調度,第二.要求每個人都遵照他自己的工作範圍來進行,不要各自為主,各自為政,和自以為是。這次震災目前資源物資非常豐富,但是東西堆積在那裡,沒有一個人來指揮調度,真正需要的人又拿不到,希望這次能讓我們政府痛定思痛,訂下一個緊急危難處理程序,這才是最重要的大事。

  1. 報載在地震摧殘後的埔里鎮民,有一些工廠倒閉的外勞,他們缺水缺糧,也沒有親戚朋友可以幫助,所以他們就變成一種盜民到處趁火打劫,該地區的居民甚至要組成自衛隊,造成地震後的第二次傷害。基本上,在國外,我們可以看到當有事故發生的時候,馬上軍隊就調動出來,除了協助救難外,有效阻止防止搶劫或是趁火打劫的暴徒或是哄抬物價的不法奸商。

除此以外,本地災難一發生,電台一直在呼籲沒有帳篷、沒有電源、沒有四輪車可以載送救援物品到山區去,這時候軍隊(平常是用來對付中共)應該就該動員發揮它的功能,正可當作一種實務演習---軍隊裡面有多少的帳篷,多少的吉普四輪胎動車,有多少的汽油或是發電設備,除了戰備緊急需要的部份,以外的東西都可以趕快拿出來適用於百姓,也是算一種軍事演習。結果大家又是本位主義,或是說上級沒有命令不敢動用,若有一個比國防部更高級上位的指揮中心出來,馬上做這種緊急的調度,事情就解決了。

雖然高層來探訪災區是非常的重要,可是他們為了探訪山區,把緊急就難的直升機,或是需要執行任務的警員,給調去開路,調去迎接,反而造成不少的耽誤及傷害,訪視災區還不如說實際地給予直接的指揮行動。所以,缺乏一套應變程序,哪裡有問題就哪裡去捕破洞,結果才會造成這些搶水搶糧食的外勞,一起趁火打劫,以及趁機照常有人哄抬物價,雖然法務部通函災區各地檢查署,嚴防不法行為,要嚴加偵辦,甚至警政署也派經濟組人員去調查,但是最直接的行動就是說請軍方調動這些備戰的人員,以及備戰的物質,來加以支援,也正可以表現軍民一家,軍民合作的最好的一個機會。

這次連監察院都發現,災區政府都是全力投入,民間團體也自動發起賑災,但是各項救援物質送達災區後,時常發現無人領去或是分配凌亂的現象,這種救災工作的凌亂,已經由監察院發現了,如何主動協調相關的分配聯繫工作,這就是這一次921大地震一個最大的問題,希望經由這次的錯誤的領導指揮,可以讓我們將來應付緊急危難的時候,有一套完整程序提出來,不要再讓第二次的傷害、第三次的傷害,再度陸續的一直發生。